768.第768章 hello,舅舅4

    时思南如果像时丽娜一样招婿,公司就落到了外姓人的手中。

    宁舒看老爷子的意思,有点想要把公司给席慕城,现在正处于考验席慕城的时期。

    既然走不通老爷子这条路,宁舒就只能自己想办法对付席慕城。

    宁舒出了书房,下楼看到时思南正在桌上写试卷,而席慕城站在时思南的旁边,俯身手撑在桌子上,高大的身体遮挡住时思南娇小的身躯。

    席慕城看着时思南写字,还时不时指出时思南的错误。

    席慕城手握着时思南的手,带动时思南手中的笔划动着。

    时思南感觉心跳如雷,感觉非常怪异,却又说不上哪里怪异了。

    觉得有些不妥,但是又不好说不出口。

    “外甥女,舅舅说的这些,你都记住了吗?”席慕城问道。

    两人的身体挨得很近,气息都能彼此交缠。

    时思南甚至能闻到舅舅身上的味道,让人眩晕的味道,让人手脚都有些发软。

    “记……记住了。”时思南声如蚊呐,脖子上爬上了粉红。

    席慕城眼波潋滟,脸上没有表情,异常高深莫测地看着时思南。

    看到这一幕,宁舒都想直接冲进厨房,拿菜刀直接剁了席慕城。

    这样勾.引涉世未深,脑子少根筋的孩子,简直罪大恶极。

    宁舒赶紧下楼,问道:“思南,你在做什么?”

    时思南有些崇拜地说道:“妈妈,舅舅正在给我辅导功课,舅舅好厉害。”

    席慕城勾了勾嘴角,微微歪了歪头,“外甥女好像有点笨哦,这么简单的题目都不会。”

    “舅舅。”时思南忍不住喊道。

    宁舒淡淡地说道:“你不是很早就辍学了吗?高中的也懂?”

    席慕城就不像是没文化的。

    老爷子能看不出来吗?肯定能,选择性忽略这些事情,是因为席慕城是时家的男丁。

    还让席慕城成了自己的儿子。

    “虽然辍学了,但是不妨碍我继续学习不是。”席慕城非常没有诚意找了一个理由。

    时思南看着席慕城,黑白分明,莹润水光的眼睛看着席慕城,“舅舅是自学的?”

    “是。”

    宁舒在旁边都感觉到了这两个人之间奇怪气氛,旖旎暧昧。

    宁舒朝时思南说道:“该睡觉了,晚上跟妈妈睡。”

    “好。”时思南的脸上带着笑容,收拾桌子上的试卷,跟着宁舒上楼了。

    宁舒转头看到席慕城正看着自己和时思南,眼神深邃,一看就没有憋什么好事。

    进了卧房,宁舒看着时思南的试卷。

    时思南的功课并不好。

    时思南洗了澡出来,宁舒朝时思南说道:“如果学习真的吃力,就不用学习了,跟着妈妈学习管理公司的事情,要么就去读金融学校,不用这么苦巴巴学习。”

    像时思南这样家庭的孩子,可以不用像普通学生一样,视高考为人生转折点。

    就算学习成绩不好,也可以送出国,就算是要读大学,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时思南擦着湿头发,朝宁舒撒娇地说道:“妈妈,我想靠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想要过大学生活。”

    “随你。”宁舒淡淡地说道。

    “谢谢妈妈。”时思南环住了宁舒的脖子,在宁舒的脸上亲了一口。

    宁舒又说道:“思南有喜欢的男孩子吗?在学校。”

    时思南赶紧摇头,“没有,妈妈,我没有早恋。”

    “不是,妈妈的意思是,思南是女孩子,一定要懂得保护自己,不要和男孩子过度亲密,只要是男人都要保持距离。”宁舒朝时思南说道。

    时思南皱了皱眉头,问道:“我也要和外公舅舅保持距离吗?”

    “你外公是你亲外公,但是你舅舅是年轻男人,还是要保持距离知道吗?”宁舒朝时思南说道。

    席慕城对时思南就不是舅舅对外甥女,就是亲舅舅也不会有这样亲密的距离。

    这是男人一寸寸探入女人心扉的距离。

    “睡吧。”宁舒跟时思南说道,然后去洗澡了。

    等到时思南睡着了,宁舒在屋里布了聚灵阵,盘坐在床上修炼绝世武功。

    修炼绝世武功能让身体变得敏捷,就算是像剧情里一样有车祸,也能自救。

    不过身边有个丫头,修炼的时候还得注意时思南是不是醒了。

    虽然不方便,但是宁舒还是不会让时思南一个人睡,一点都不放心时思南一个人睡觉,有好几次席慕城就装疯卖傻进了时思南的房间。

    虽然没有发生什么,但是这样闯入了时思南的闺房。

    一个男人这样进入了自己的房间,还躺在自己的床上。

    这对时思南的心里冲击还是蛮大的,尤其是她的舅舅还是一个俊美无铸的男人,加上席慕城的刻意勾.引,母蚊子都能迷晕了。

    而且席慕城对时思南的占有欲,撩动着时思南的心扉。

    宁舒:发.骚的贱人……

    大约到了凌晨两点的时候,宁舒悄悄下楼了,到厨房拿了水果刀,直奔别墅车库去了。

    手中拿着电筒找到了席慕城的车,用水果刀背割底盘的油管,用刀背切割面不会那么平整,让人一看就知道是被人切了。

    宁舒忙得浑身汗水,总算是将油管弄出了口子,油管里有油漏出来,弄了宁舒一手,宁舒又拿棉花塞进油管里。

    做完了这些事情,宁舒就离开了车库,回到卧房洗了一个澡,接着修理。

    修炼一夜,宁舒感觉身体很舒服,丹田里有头发丝大小的气劲。

    宁舒叫醒了时思南,时思南一脸迷糊,扑扇着睫毛睁开了眼睛,脸上红扑扑的,很是好看。

    单纯美好,是充满仇恨的席慕城所没有的,所以对时思南是又爱又恨。

    宁舒和时思南一起下楼,席慕城已经坐在餐桌上喝咖啡了,他身上穿着白衬衫,领口解开,胸膛若影若现的。

    一早就看到了这样的美色,确实赏心悦目。

    时思南有些害羞,移开了目光,不太敢往席慕城的身上看。

    席慕城放下了咖啡,眼神深邃地看着时思南,语气带着调侃:“思南已经是大姑娘了,怎么还跟妈妈一起睡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