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第767章 hello,舅舅3

    宁舒进入客厅,看到时思南正在喝水。

    时思南穿着小清新裙子,真是含苞待放的年纪,身上带着青春洋溢的味道,而且时思南长得相当好看。

    长睫毛,大眼睛,樱桃小嘴,微微一笑的时候,能甜到人的心坎里,身上又带着富家小姐的矜贵,无忧无虑的。

    时思南不像时丽娜,性子方面更像是她的父亲。

    加上时丽娜和丈夫离婚了,心中觉得亏欠时思南,有些宠溺时思南。

    时丽娜有时候忧心,到时候时思南能不能够撑得住时家公司,但是面对女人如花娇容,却不舍得强迫她。

    只是没想到,细心爱护的娇花被猪给拱了。

    以宁舒的眼光来看,时思南就是一个玛丽苏,这种玛丽苏应该称之为一脸懵逼玛丽苏。

    被那啥了,一脸懵逼。

    妈妈死了,一脸懵逼。

    爷爷死了,一脸懵逼。

    凶手是他,一脸懵逼。

    不造咋办,一脸懵逼。

    活得这么不食人间烟火,你丫还有什么用。

    老爷子从楼上下来了,看到时思南,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思南回来了,今天在学校有没有不开心。”

    “没有,外公我没有不高兴的事情。”时思南笑容满面地说道。

    席慕城进来看到祖孙和谐画面,微微勾了勾嘴角,显得邪气凌然,却让他充满了魅力。

    老爷子看到了席慕城,朝席慕城问道:“在公司上班如何,适应了吗?”

    席慕城说道:“还不错,挺适应的。”

    “适应就好。”老爷子说道,“以后和丽娜相互扶持。”

    席慕城只是勾了勾嘴唇,不置可否。

    吃晚饭的时候,老爷子说道:“在过几天就是思南十八岁生日了,打算给她弄个宴会,十八岁成年了,也该见见跟时家有生意往来的人。”

    “思南可以请你的同学好朋友过来参加宴会。”老爷子说道。

    “谢谢外公。”时思南甜甜一笑,见席慕城直勾勾看着自己,忍不住低下头了。

    那种炙热的眼神让时思南的心中产生一种怪异的感觉。

    席慕城放下筷子,朝时思南一笑,“那么我这个做舅舅的,是不是还要给外甥女准备礼物。”

    “谢谢舅舅。”时思南红着耳朵根说道。

    席慕城的眼神从时思南的脸上一寸一寸地扫过,似乎再用眼神描绘时思南的五官。

    面对席慕城这样带着掠夺性的眼神,时思南的脸色发红,脸蛋红扑扑的,害羞不已。

    宁舒咳嗽了一声,夹菜的时候用胳膊挡住席慕城的目光。

    这种狼看到肉的眼神,让宁舒想把席慕城的贼眼挖了。

    晚饭之后,宁舒就跟老爷子说道:“爸爸,我有事情跟你说。”

    老爷子说道:“有什么事情你说。”

    “我们到书房去。”宁舒说道。

    老爷子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席慕城,点点头说好。

    到了书房,宁舒直接说道:“爸爸,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个席慕城是什么来历,就把人往家里带。”

    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他其实你大伯的儿子。”

    “爸爸,大伯的年纪比你大,怎么他的儿子这么年轻?”宁舒直白地说道。

    老爷子说道:“当初我和你大伯一起做生意,从小店面发展成了公司,我们遇到你妈妈,我和你大伯都喜欢你妈妈,你妈妈选择我了。”

    宁舒:→_→

    兄弟争一女!

    时丽娜的妈妈也是红颜薄命,在时丽娜十多岁的时候,就去世了,老爷子也没有再娶。

    “你大伯心怀怨怼,挪空了公司的钱,公司就撑不下去了,我跟银行贷款才撑下去。”

    “那大伯呢?”宁舒问道。

    老爷子说道:“他卷了钱就跑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消息,我也一直在找他,前不久才有他的消息,已经过世了,就留下了席慕城这么一个儿子。”

    “我发现席慕城的时候,他正跟一帮混混混在一起,住在狭小的房子里,脏乱得很。”

    宁舒又问道:“大伯死了,大伯母呢?”

    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大伯没有结婚,席慕城的妈妈是你大伯的一个情妇。”

    宁舒:呵呵呵呵……

    就席慕城通身的气派,站在哪里都是黑夜中灯塔一样的存在,怎么可能是小混混呢。

    而且席慕城相当有商业手段,这是一个混混能有的?

    事情根本经不起推敲。

    而且席慕城根本就不是大伯的儿子,而是没见过面的大伯收养的一个养子,

    便宜大伯将一腔仇恨灌输给了席慕城。

    席慕城的到来就是替自己的父亲夺回一切。

    “丽娜,席慕城之前一直都是浑浑噩噩的,做事情不着调,你就担待一点。”老爷子朝说道。

    宁舒心里只有呵呵两个字。

    席慕城的手段可是相当狠辣的。

    时丽娜和老爷子的死,不过是给这段虐恋情深的感情里多加虐点而已。

    席慕城仇恨时家的人,就算对时思南的感情也是爱恨参半。

    能杀了时家其他人,对时思南却下不了手,而是将时思南囚禁起来了。

    就在这栋别墅里上演各种爱恨情仇的故事,当然也少不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各种湿.身捆绑羞耻play。

    席慕城os:爱上了仇家之女,爱你折磨你。

    时思南os:爱上了杀母仇人,恨你折磨自己。

    宁舒默默看着老头子,“你都调查清楚了吗?我觉得他根本就不是大伯的儿子,来着不善,善者不来。”

    老爷子沉吟了半晌,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件事再说吧。”

    宁舒感觉有些心塞,老爷子是对自己的哥哥心怀愧疚。

    愧疚毛啊,把公司的钱都卷跑了,这些钱足够他花天酒地,而且还暗中培养了势力。

    在席慕城男主光环之下,这些势力越来越大,公司也不比时家的弱。

    做错事的又不是时老爷子。

    宁舒抿了抿嘴唇,这件事还是要靠自己。

    老爷子心中还有点疼爱这个时家男丁,毕竟时丽娜和时思南都是女人。

    而且时思南一看就是不能做大事,能够担负起一家上市大公司的责任。

    嗯,时思南就是纯正的清纯不做作的傻白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