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6.第766章 hello,舅舅2

    经过一系列的误会纠结,为虐而虐的车祸身世杀我全家的故事桥段之后。

    席慕城最后和时思南在一起了,在、一、起、了!

    宁舒接受完剧情,大写的懵逼。

    这剧情是宁舒做任务以来,第一次见到这么复杂的剧情,夹杂着上一辈的恩怨情仇,报复,爱恋,囚禁。

    嗯,我和杀全家的凶手在一起,在、一、起、了!

    宁舒现在就是这对的恋人的妈妈,关系可真够复杂的……

    对于时思南这个女儿,时丽娜的心中很复杂,到底是自己的女儿,但是她的所作所为又让时丽娜的心中痛恨不已。

    享受着时家的富贵生活,却没有尽到一点的责任,最后还和时家的仇人搞到一起,稍微有点血性的,麻痹的老娘跟你同归于尽,还我爷,我妈命来。

    不过爱能化解一切戾气和仇恨。

    宁舒:(╯°Д°)╯︵┻━┻

    宁舒摸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狗血程度世所罕见。

    “彭……”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了,走进来一个身穿西装,宽肩窄腰大长腿的男人走了进来。

    秘书正不安地拦着他,朝宁舒说道:“总裁对不起,我不好拦着副总裁。”

    宁舒看着席慕城,大约有二十五六岁,他的脸轮廓深邃,俊帅无比,整个人看着狂傲不羁。

    宁舒朝秘书挥了挥手,“去给副总裁倒杯茶。”

    席慕城举起手,制止了秘书,“我不是来喝茶的。”

    席慕城看着宁舒,被他的深邃的眼神看着,宁舒都有种抑制不住的心跳。

    果然是霸道总裁,颜值逆天,难怪时思南能够放下杀全家的仇恨,跟他happyend。

    宁舒一脸冷漠,“那么你是来干什么的?”

    “姐姐。”席慕城朝宁舒喊道,姐姐两个字在他的口齿间流转,有些缠绵,又诡谲,更多是一种让人脊背发寒的冰冷和恶意。

    “现在已经是到了下班的时候,我要先下班了,我不喜欢加班,以后我都不加班。”席慕城说着拿起了宁舒桌子上的铭牌。

    席慕城打量着铭牌,嘴角挂着微笑。

    宁舒伸出手从席慕城的手中拿了自己的铭牌,放在桌子上,“既然你想下班就下班,不用来跟我说。”

    席慕城一笑,“那好,我就先走了,姐姐,你还是早点下班吧,没事就出去约会,你这样……”

    席慕城上下打量着宁舒,他的眼神似乎有穿透性一样,被他扫视到的地方,皮肤都有种发烫的感觉,后背一下涌出了潮汗。

    这就是看谁谁怀孕的技能?

    “你这样真是浪费了一身的资本。”席慕城说完转身就走了。

    宁舒盯着席慕城的背影,反正这次的任务是弄死席慕城,将公司守护住,至于时思南这个便宜女儿,再说吧。

    宁舒也准备下班了。

    拿了文件包就到公司地下车库去开车了,席慕城的豪车早就不见了。

    席慕城手中的资本很多,他的手中有自己的公司,而且还有地下黑暗势力,所经营的一切都是为了报复时家。

    但是老爷子却引狼入室,孙女跟仇人跑了,自己和闺女死了。

    宁舒开车回到时家别墅,开门有佣人把拖鞋整齐放在她的面前,宁舒穿着拖鞋,进了客厅。

    客厅里空无一人,宁舒朝佣人问道:“其他人呢?”

    “老爷在楼上书房,席先生还没有回来。”佣人说道。

    宁舒挑了挑眉头,席慕城不是早就下班了,没有回来?

    不过席慕城的窝点很多,有自己的公司和别墅,到时家公司上班,不过是给老爷子做样子的。

    宁舒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是时思南放学的时候。

    时思南现在才是高中生,18岁的高中生而已。

    席慕城这种事情都能做出来,简直畜生不如。

    剧情中的时思南高中毕业就没有读书了,因为在高三这一年,经历了和席慕城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陷入了甜蜜与纠结中。

    然后人生就像脱肛的野马,先是妈死了,之后就是爷爷死了,再然后发现妈妈和爷爷是舅舅杀的,晴天霹雳,世界崩塌。

    想要离开的时思南,又被席慕城给囚禁了,要死不活的,痛不欲生,绝食不肯吃饭,割腕自杀,各种虐心虐身的事情来一遍。

    疼在我身,痛在你心。

    来呀,相互折磨呀。

    宁舒想了想,拿了车钥匙,准备去接时思南放学,现在的时思南还没有和席慕城发生不可描述的事情,能挽回就挽回吧。

    宁舒还没有出门,就听到了别墅门口有车子引擎声,连忙走到门口,看到席慕城的敞篷豪车上坐着时思南。

    席慕城看了宁舒一眼,俯身替时思南把安全带解下来,从宁舒的角度看,席慕城就好像是环住了时思南。

    时思南白嫩嫩的脸上红扑扑的,连耳朵都根都发红,席慕城这样的举动让时思南有些感觉怪异,但是对方是长辈,时思南也没有多想。

    席慕城慢条斯理替时思南解下安全带,他的动作带着一股难言的魅力。

    时思南感觉身上热烘烘的,连忙下了车,看到宁舒站在门口,连忙朝宁舒喊道:“妈妈。”

    宁舒朝时思南笑了笑,说道:“怎么坐舅舅的车回来了?”

    宁舒把‘舅舅’两个字咬得很重。

    “是舅舅到学校接我的,舅舅说是妈妈让他来接我的,”时思南说道。

    宁舒看向席慕城,席慕城勾着嘴角邪笑,肆无忌惮。

    宁舒收回了眼神,淡淡地说道:“进屋吧。”

    “好。”时思南娇俏地说道,见自己舅舅盯着自己,时思南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转身进屋了。

    宁舒朝敞篷车里的席慕城说道:“多谢你接我女儿回来。”

    席慕城说道:“毕竟我也是思南的‘舅舅’不是。”

    宁舒脸上带着微笑,“对,你是思南的舅舅。”

    席慕城看到宁舒的笑容,神色有些不虞,眼神锐利,说道:“姐姐放心,我会好好疼爱思南的。”

    宁舒:溅人……

    宁舒转身进屋了,心里想的是,趁着事情还没有到无法挽回的时候,弄死席慕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