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1.第761章 人鬼情缘33

    现在是法治社会,如果死了人跟他们扯上会很麻烦,之前想的就是把封胤杀了,毕竟封胤千年前就死了,杀了就杀了,无所谓。

    但是宋兮涵不一定啊。

    宁舒也没有料到宋兮涵会鬼化,成为了不死之身的怪物,只能杀了她。

    宋兮涵会越来越强大,失去了封胤,她会肆无忌惮地报复,必须先下手为强。

    老头放下了药碗,说道:“你现在是犯罪嫌疑人。”

    宁舒:……

    宁舒觉得自己不该醒过来,该接着睡。

    老头说道:“她没有立刻死,写了遗书,说是你杀了她。”

    宁舒:……

    “还说公司跟你一起合伙欺负她,现在老谢头痛欲裂,这封遗书对他的公司伤害很大。”

    “之前警察来找你,我就说你根本不可能是个凶手,你出了事昏迷着,怎么可能身上凶手。”老头烦躁地说道,“师父不会让你有事的。”

    宁舒叹了一口气,宋兮涵是真的恨她,就算是死了也不会让人好过。

    还把谢家公司拉下水,这白眼狼的。

    公司给她工作,给薪水生活,就是这样对付谢家的。

    估计是痛恨谢家找了道士来,造成了封胤的死亡,连带谢家一起痛恨。

    宁舒觉得头疼地很。

    “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法医的鉴定是她已经死了好几个月了,尸体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了。”老头宽慰宁舒。

    宋兮涵本来是半人半鬼,能活着全靠鬼王丹,没有了鬼王丹的力量支持,她的身体只会快速腐烂,所以法医才鉴定出了死了好几个月的情况。

    但是那个时候的宁舒都还没有到谢家来。

    宁舒醒过来之后,就被警察叫走了,经过一番审问。

    警察朝宁舒问道:“你到谢家来的目的是什么,到公司里的目的又是什么?”

    宁舒估计警察之前已经询问过其他人了,现在问她不过是看看自己有没有说谎。

    “谢伟明的儿子谢意远鬼上身,我是过来给他看病的。”宁舒老老实实地说道。

    “现在什么年代,还什么鬼上身。”警察不屑地说道。

    宁舒淡淡地说道:“是不是鬼上身不知道,也许是心理作用,所以就给他驱邪。”

    宁舒感觉派出所这样的衙门阴气还蛮重的,但是却有足够的正气阳气和国家气运镇压,让这里处于一种比较平衡的状态。

    警察对视了一眼,毕竟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她杀人了,警察拿出了自封袋,自封袋里是宋兮涵写的遗书。

    “死者宋兮涵在死之前说你杀了她。”警察说道。

    宁舒有些无语了,“我都杀了她,她怎么写的遗书遗书,再说了她都死了几个月了,上面也没有说我为什么杀她?”

    “这份遗书根本就不能作为控告我杀人的证据。”宁舒淡淡地说道。

    “杀人总有动机吧,我为什么要杀她,杀了她我又有什么好处,我是一个道士,更不可能跟她感情上有瓜葛。”

    所以警察也无奈啊,宁舒说的这些,他们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

    然后比较诡异的是,走访了公司的谢家公司的员工,都说前不久还见到了宋兮涵,而且公司还有上班打卡记录。

    尸检结果是好几个月之前的人,说明有人用了手段将尸体变成了这样。

    “你是用什么手段让尸体腐烂的?”警察朝宁舒逼问道。

    宁舒:……

    宁舒心中有些后悔没有妥善处理这件事,让宋兮涵死之前还有机会做这样的事情。

    所以以后杀人一定要补刀,一定要干脆利落。

    宁舒说道:“我现在只是犯罪嫌疑人,并不是杀人凶手,我没有杀宋兮涵,你们最好再重新调查,有足够的证据来指控我杀人。”

    宁舒倒想说宋兮涵是鬼,可是谁信。

    警察最终放宁舒走了,但是不准她离开这个城市,随时提审。

    宁舒出了派出所,看到谢意远靠着车子,宁舒走了过去。

    “怎么样?警察都问你什么了?”谢意远朝宁舒问道。

    宁舒坐上车,说道:“话里话外觉得我杀了宋兮涵。”

    谢意远说道:“没事的,谢家会帮忙走动的。”

    “你们公司都自身难保了,还有空管我,谢谢啊。”宁舒淡淡地说道。

    谢意远突然朝宁舒说道:“要不咱俩结婚吧。”

    宁舒:神经病。

    “怎么可能,我是要做茅山掌门的人,怎么可能跟你结婚。”宁舒高贵冷艳地说道,“你该不是就是想让我帮你看公司哪个员工身边跟着鬼吧?”

    谢意远摸了摸鼻子,让宁舒不停地翻白眼。

    “实在是这次的事情让人成了惊弓之鸟,如果你跟我结婚,这次的事情,我会帮你的。”谢意远说道。

    宁舒咧了咧嘴,果然是商人,什么算得精。

    “我是道士,道士怎么可能结婚呢,当天和尚撞天钟,我就老老实实捉鬼,干嘛要结婚。”宁舒嗤笑了一声。

    谢意远想用婚姻绑住陶琴,让陶琴免费成为镇宅神器。

    前不久还在感叹,哎呀,我对宋兮涵一见倾心,二见钟情,宋兮涵是我要共度一生的女人。

    现在又要跟她结婚,宁舒只想一个大耳刮子扇过去。

    这么变幻无常打自己脸,脸疼不。

    而且还这么敷衍,还用这件事来作为交换,是一种变相的胁迫。

    呵呵呵呵呵……

    宁舒勾嘴笑得阴森森的,谢意远吞了一口口水,没再提结婚的事情了。

    回到别墅里,老头立刻迎了上来,安慰宁舒说道:“没事的,这件事师父能搞定的。”

    宁舒有些怀疑地看着老头,老头也能搞定?

    “这是什么眼神,你师父年轻的时候也是结识了很多的达官贵人,是有权有势人座上宾。”老头见自己徒弟怀疑地看着自己,立刻说道:“我之前就联系了人,肯定会把这件事摆平的。”

    “再不济还有这个死老头不是。”老头指着葛师叔说道,“这老头也认识很多人。”

    葛师叔咳嗽了一声。

    “咳嗽毛,你还想不想要鬼王丹,这鬼王丹可是大丫头幸苦弄来的。”老头没好气地说道。

    葛师叔平和地说道:“大丫头是我的晚辈,我怎么会见死不救,我已经联系了人,过不久就有消息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