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7.第757章 人鬼情缘29

    谢意远担忧的是鬼王会扯入更多的人,明天的试探的副作用有点可怕。

    “你说鬼王会不会弄公司的员工?”谢意远朝问道。

    宁舒点头,“完全有可能。”

    杀人陪葬这样的事情都能做出来,杀个把员工,完全不用在意。

    特么的封胤都不怕因果缠身吗?

    “要不过段时间再去吧,我想把公司的人安排一下。”谢意远说道,他的眉宇间带着深深忧郁。

    前段时间女上司的事情,为了不把事情闹大,谢家赔偿了一笔钱。

    谢家父子嘴里发苦,那种苦宝宝说不出来。

    “现在是最佳时机,鬼王的实力比之前弱,犹豫只会错失良机。”

    “现在我们就一条船上的人,鬼王已经把我们列入了必杀名单中,谁都逃不掉。”宁舒说道。

    宁舒把布包的东西检查了一遍,看看符纸有没有破损。

    第二天正午,阳气最盛的时候,宁舒,老头和葛师叔出门了。

    坐着葛师叔的车到了宋兮涵的公寓面前。

    葛师叔摇下车窗,打量着公寓周围,惊叹了一声,“好浓重的阴气,这周围的磁场很乱。”

    老头掐着手指,正在卜卦。

    宁舒将牛眼泪抹在眼皮上,朝两个老头说道:“我去敲门,你们随后。”

    宁舒下了车,到门前按门铃。

    两个老头在房屋周围布阵。

    “是谁呀。”宋兮涵打开门看到了宁舒,愣了一下,屋里的封胤冷冷地说道:“她是道士,把门关上。”

    宋兮涵连忙把门合上,宁舒一把推开了门,钻进了房间,两个老头也进来了。

    宋兮涵看到宁舒三人,愤怒无比:“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兮涵,过来。”封胤站在客厅中,脸上满是冷酷,“我没有去找你们,你们反而自动送上门来了。”

    宋兮涵跑到了封胤的身边,目光警惕地看着宁舒,“你是道士,你居然是道士?”

    宋兮涵纸白的脸上满是愤怒,想起之间她送自己符咒,宋兮涵忍不住质问道:“你是故意接近我的。”

    宁舒没有理睬宋兮涵,眼神一直打量着封胤,封胤现在的灵魂比较弱,之前灵魂凝实得像真人一样,但是现在有些透明了。

    失去了鬼王丹,又失去了九阴罡火,现在的封胤比之前要好对付了。

    宁舒朝两个老头点了点头。

    封胤的身上带着浓重的黑气,转头朝宋兮涵说道:“到卧室里去,不要出来。”

    宋兮涵紧紧抓着封胤,“可是我担心你。”

    “没事的。”封胤说道,“这世界上,还没有人能够对付我。”

    这话说得叼炸天。

    宋兮涵虽然相信封胤,但是想到之前封胤脸上滴血,心中隐约明白封胤的情况并不好。

    尤其是他将鬼王丹给了自己。

    宋兮涵心中愤怒无比,挡在封胤的面前,朝宁舒怒吼:“我愿意跟谁在一起谁在一起,我喜欢跟谁谈恋就跟谁谈恋爱,你们这些多管闲事的道士。”

    “打着除魔卫道的口号,为了什么正道,真是让人呕吐,我跟封胤谈恋爱,关你们什么事。”宋兮涵脸上带着讽刺。

    “好像你们干的就是干净的事情,你们闲到管别人的事情。”

    宁舒听到宋兮涵的长篇大论,冷冷地说道:“谁特么想管你跟谁谈恋爱,你跟鬼,跟畜生都不关我们的事情。”

    你们的爱情不想看第二眼,封胤想要杀他们,难道还不允许反抗啊。

    封胤将宋兮涵拨到身后,居高零下冷冷地看着宁舒,“以为找了两个帮手就能对付我,真是太天真了。”

    宁舒手伸进布包里,拿出了符纸,夹在指尖,念着咒语,符纸朝封胤飞射而去。

    封胤皱着眉头,避开了符纸。

    宁舒掐着法诀,符纸在空中飘荡着朝封胤的身上贴去。

    符纸沾到了封胤的魂体,封胤的身上冒出了滚滚的黑气。

    封胤一直弄不明白这符纸为什么对他有伤害,他不是没有遇到过道士,但是那些道士的符纸对他来说就是废纸。

    宋兮涵看到封胤身上的符纸,急地眼睛都红了,伸出手拽掉了符纸。

    碰到符纸的宋兮涵手指发出嗤嗤嗤的声音,空气中顿时弥漫一股烧焦的味道。

    现在的宋兮涵严格说起来也是鬼,符纸对她是有伤害的。

    “进屋去,不要管我。”封胤眼睛赤红地朝宋兮涵喊道。

    宋兮涵咬了咬嘴唇,转身跑进了卧室。

    宁舒不在意宋兮涵,没有了封胤,宋兮涵的命运还不知道是怎样的。

    三人一鬼对峙着,两个老头作法,各种驱邪的道具轮番上阵,封胤都轻飘飘躲开了。

    封胤看着举重若轻地躲过了这些东西,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封胤很忌惮这些东西接触他的魂体。

    换成以前酷炫狂霸拽的调子,根本不会躲,直接废了这些道具。

    封胤的身上爆发出了无穷的阴煞之气,让整个房间无比黑暗,犹如墨汁一样,让人看不清楚周围。

    老头在旁边念着咒语,点燃了一盏灯,火苗如豆,但是周围的阴煞之气慢慢消散了。

    封胤狰狞着脸,趁机掐住了宁舒的脖子,一股股强大的阴煞之气顺着封胤冰冷的双手涌入了她的身体。

    宁舒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是爆炸了一样,脑子一片混沌。

    封胤的眼神中带着对宁舒厌恶和痛恨,显然厌恶宁舒。

    封胤最讨厌的还是这个女人。

    “大丫头。”老头脸色难看,直接将自己手中的灯盏朝封胤扔过去。

    葛师叔在一旁作法,驱散着屋里浓黑如墨的阴煞之气。

    “你胆子很大,敢管我的事,死在我手底下的道士不计其数。”封胤的脸上露出了鲜血,一滴一滴顺着白如玉的脸颊流下来。

    “我要抽出你的灵魂,放在布偶里,任由兮涵玩弄。”封胤的嘴里说着恶毒的话。

    宁舒听着封胤的话,真是狠辣,成为布偶,那真是无穷无尽的痛苦,用针扎,用刀子戳,或者扯断手脚,放在水里淹死。

    这些痛苦是无比真实的,灵魂要承受这些痛苦,却不会真的死亡。

    简直是生不如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