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1.第711章 老实的男人18

    蔡安琪做了胃镜肠镜,身体有些不舒服,正有理由躺在床上不动。

    宁舒也没有叫她起来,拿着陶罐去给她煎药。

    好在现在煎药不用拿着扇子扇。

    除了中医大夫开的药,宁舒又往里面加了一些药材,等到药煎好了,端着药去蔡安琪的房间。

    宁舒敲了好一阵子门,蔡安琪才开门,见宁舒端着黑黢黢的药,连忙捏住了鼻子,咦了一声。

    “喝了吧。”宁舒把碗递给蔡安琪。

    蔡安琪摇头,“我不喝,生不生孩子是我的自由。”

    宁舒也没有生气,把碗放在床柜上,认真看着蔡安琪,问道:“你的底气为什么这么足?就因为王博喜欢你?”

    蔡安琪手指缠绕着自己的头发,挑着眉头说道:“你可以让王博跟我离婚,我是愿意离婚的,就是不知道王博愿不愿意。”

    宁舒抿了抿嘴唇,淡淡地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有社会责任,也有家庭责任,家庭妇女也是一项工作,我并没有想过非要让你做家务,你可以去上班。”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去上班,为什么要做家务。”蔡安琪说道。

    宁舒有些瞠目结舌,“那么你对这个家有什么贡献,男主外女主内,并不是女人什么都不用做,你也该有你自己的事业或者工作。”

    不工作,不做家务,不生孩子,家庭成员都是有分工的,所有的事情一个人干,跟公司里所有事情都一个员工干什么区别,迟早走人。

    家庭是需要经营的,不管是做家务还是工作,都是在维系这个家庭。

    如果你工作了有钱,请钟点工无所谓,但是你特么什么都没有,还要人天骄地宠地宠着。

    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从人类进化而来,男人干着最危险的狩猎活动,而女人主持琐碎的事物,社会发展到现在,女人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和喜欢的工作。

    但是没有说过女人什么都不用做,就算什么都不用做,你还有一项工作就是繁衍后代,靠这个获得生存需要的资源。

    “哦,是女人就要生孩子吗,我就不想生。”蔡安琪无所谓地说道。

    宁舒:……

    好吧,宁舒无言以对。

    “把药喝了。”宁舒端着温热的药。

    蔡安琪不耐烦地说道:“我都说了我不喝。”

    宁舒斜眼说道:“喝吧,没说喝了就要生孩子,你有严重的妇科病,就当治治你的妇科病。”

    蔡安琪顿时脸色发黑,端起碗深深吸了一口气,把药喝了下去,苦得干呕了一声。

    宁舒拿着碗出去了,蔡安琪切了一声,倒在床上接着睡觉。

    宁舒也没有把蔡安琪叫起来做家务。

    等到王博下班回来了,宁舒对王博说道:“你去看看你老婆,她的身体不舒服。”

    王博连忙到卧房去看看。

    晚饭就是一人一碗面条,蔡安琪看到清汤寡水的面条,脸色不好看,问道:“怎么吃这种东西?”

    宁舒面不改色地说道:“你现在在喝药,中药忌口,太油腻辛辣的东西都不能吃。”

    宁舒:妈蛋,迟早把厨艺练上来。

    蔡安琪翻了一个白眼,拿着筷子戳碗里的面。

    王博安慰蔡安琪,“这段时间就忍忍吧,”

    “又不是你喝药,站着说话不腰疼。”蔡安琪没好气地说道。

    王博神色有些暗淡,蔡安琪从来不肯好好跟她说话,从来不顾及他的感受。

    王博见宁舒盯着自己,喉结滚动了一下,低下头吃面。

    说真的,每次看到王博这个德行,宁舒就抓心挠肺的,恨不得抓着王博的衣领咆哮一声,特么的挺直背说两句话能死啊。

    不欺负你这样的人欺负谁,做人没有底线,要么被人欺负,要么就是肆意妄为潇洒无比。

    显然王博和杨子怡就是被欺负的。

    蔡安琪选中这家人不就是看老实人好欺负么。

    宁舒淡淡朝蔡安琪说道:“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我不想插手,但是王博是你的丈夫,最起码的尊重应该有吧。”

    蔡安琪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他有什么地方知道我尊重的。”

    宁舒把筷子放下,问道:“那么他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是因为他工资不高,老实不懂浪漫,他就是这样的人,这是你当初自己选择的,现在把你的错怪到了王博的身上。”

    “当初我就是瞎了眼。”蔡安琪愤愤不平地说道。

    “妈……”王博小声朝宁舒喊道,他的神色暗淡,只能叫宁舒停止争端。

    宁舒没有再说话了,拿起筷子吃面。

    王博松了一口气,转头看到蔡安琪戳着面条,显然是不合胃口,很生气。

    吃过了晚饭,宁舒把药倒给蔡安琪。

    蔡安琪看着药,脸色比药还黑,难闻又难喝。

    蔡安琪一股脑把药喝了,不是为了生孩子,而是为了治病。

    蔡安琪一喝完药就回卧房了,玩手机玩电脑。

    王博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呆呆愣愣的,以前就看着老实不善言辞,现在看着更傻了。

    宁舒切了个果盘拿到王博的面前,说道:“试着跟你的老婆多沟通沟通。”

    王博有些挫败地说道:“她根本就不听我说话。”

    “而且我也说不过她。”

    如果面前不是自个儿砸,宁舒都想狠狠嘲笑一顿。

    都说娶妻娶贤,想要妖艳贱.货,又想要妖艳贱.货贤惠,也不看看自己能不能降服,咋不上天呢。

    崇拜强者是人类的本能,女人都渴望被强大的男人征服。

    如果王博是个总裁,他什么都不用做,金钱,社会地位就会自动给王博身上加持一层又一层的魅力,沉默寡言就能变成冷静自持,木讷能变成呆萌。

    呵呵呵……

    宁舒朝王博问道:“难道你以后就这样生活,如果我死了,你回家来可能连口热饭都没得吃。”

    “我自个做。”王博迟疑了一下说道。

    宁舒点头,“有志气,妈很看好你。”

    王博:……

    王博拿了凉席铺在客厅地上,躺在地上。

    “不回房去?”宁舒问道,王博都睡了好长时间的地板了。

    王博摇头,“我想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