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3.第693章 牵情丝

    宁舒走进酒楼,店小二迎面而来,朝宁舒说道:“客官,有客官要跟你拼桌,请你去那边。”

    宁舒顺着店小二说的方向看去,就看到衣冠楚楚的张嘉森,遥遥朝她一笑。

    宁舒顿时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转身就要走,店小二立刻说道:“客官,那位客官知道你不愿过去,让我给你带句话。”

    “什么话?”宁舒挑了挑眉头,遥遥看着张嘉森。

    “可以彼此合作。”店小二说道。

    跟张嘉森合作,扯犊子。

    卖了还要替张嘉森数钱呢,合作个毛。

    宁舒转身就走了,出了酒楼。

    张嘉森摇了摇头,追上了宁舒。

    宁舒警惕地看着他:“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跟我死磕,是要找我报仇吗?”

    张嘉森淡淡地说道:“以前的种种不过是过眼烟云,我为什么要找你报仇,我只是想跟你合作而已,再说了我们彼此算个熟人不是。”

    一点都不熟好么,宁舒拒绝,“合作不用了吧,我们也许不会在一个位面遇到。”

    张嘉森说道:“如果恰好在一个位面遇到,如果是敌对的情况,互相不知晓岂不两败俱伤,所以才想要合作,毕竟我们是熟人。”

    宁舒哦了一声,没有说话。

    张嘉森的眼神闪了闪,又说道:“如果在一个世界遇到,知道彼此的存在很重要,说真的,我是不想和你为敌的。”

    “然后呢?”宁舒看着张嘉森。

    张嘉森拿出了一道红绳,说道:“这个道具可以让我们知道彼此的存在。”

    宁舒看到张嘉森手中的东西,瞳孔缩了缩,心中波涛汹涌,这特么不是牵情丝么。

    张嘉森居然拿出牵情丝。

    这个不安好心的贱.人。

    宁舒面上冷笑,说道:“不需要。”

    宁舒转身就走了,张嘉森伸出手碰了一下宁舒的胳膊,一碰既收,立刻就收回了手,而牵情丝顺着张嘉森的触碰窜进了宁舒的胳膊。

    最后在手腕出形成了红绳,宁舒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腕,冷冷地看着张嘉森。

    张嘉森一笑,说道:“这样我们在同一个位面遇到,也不会对面不相识,也不会自相残杀。”

    宁舒直接翻了一个白眼,抬起手,“你看清楚了。”

    宁舒手腕上的红绳子渐渐消散,最后化成了红烟不见了,而宁舒手腕上再也没有了牵情丝。

    面对这样的情况,张嘉森只是挑了挑眉头,平静地说道:“你不同意?”

    “我为什么要同意,你对我用牵情丝,怎么的,以为我是苗妙妙,被你骗最后弄到命都没有了。”宁舒一脸讽刺。

    “你要想报仇,我们摆明车马。”宁舒后退了两步。

    张嘉森勾着嘴角一笑,摇了摇头,“就因为我们曾经不睦,所以你就对我抱着如此大的敌意。”

    宁舒:卧了个大槽……

    明明是你这个贱.人不安好心,还说人有敌意。

    “是,我对你有很大的敌意。”

    宁舒在心里朝233说道:“回系统空间。”

    张嘉森只是面色淡漠地看着宁舒消失,无所谓地转身走了。

    宁舒回到系统空间,盘坐在沙发上默念清心咒,真是被张嘉森那个贱.人气呕血了。

    真以为她花信仰力兑换的能够阻挡一切诅咒的信念光环是吃素的吗。

    幸好当时做女皇吃了亏,宁舒立刻兑换能够抵御诅咒的信念光环,没想到第一次使用还是在张嘉森身上。

    这个贱.人绝逼要要报仇,当初把他害到自杀,连无辜单纯的苗妙妙都直接弄死,会放过她才怪。

    宁舒有点幸灾乐祸,牵情丝毁了,浪费你的积分,活该。

    宁舒先不打算去做任务了,这次的事情让宁舒的心情都没有调整过来。

    从书架上抽了一本书,仔细看了起来,看完了之后,将书放回了书架。

    宁舒拿着洒水壶给鲜艳欲滴的盆栽浇水,还是觉得不舒服,干脆躺床上睡一觉。

    舒舒服服睡一觉,然后端坐在沙发上朝2333说道:“看这次任务的委托者吧。”

    “好。”2333话音刚落,空间里就浮现出了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有一头小卷的短发,年纪大约有五十多岁。

    宁舒有些诧异,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年纪的委托者。

    “我叫杨子怡,我想请你帮我逆袭。”杨子怡朝宁舒说道,上下打量宁舒,“你这么年轻……”

    杨子怡的神色有些怀疑,“你是任务者?”

    宁舒点了点头,“逆袭是有代价的,需要付出灵魂力,你确定逆袭?”

    杨子怡沉默了一下,点头说道:“为了我的儿子,我愿意。”

    宁舒再次确定,“你确定要逆袭吗?”

    “我确定。”杨子怡说道。

    宁舒听到这次的任务对象是她的儿子,点头接下了,“任务我接下。”

    杨子怡的灵魂从系统空间消失了。

    宁舒做了两个扩胸运动,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进入任务吧。”

    “好哒。”2333话音一落,宁舒就感觉一阵眩晕。

    等到宁舒和身体契合,还没有睁开眼睛,就听到隔壁房间咚咚咚的声音,跑得地板都咚咚咚地响。

    宁舒心中‘腾’的一下冒出了火气,心中烦躁得很。

    宁舒在心中默念清心咒。

    感觉浑身都是汗,很不舒服。

    宁舒感觉整个身体都不舒服,烦躁易怒,而且还心悸得很,这症状绝逼是更年期综合症。

    真尼玛苦逼,大姨妈来难过,不来更难受。

    默念清心咒,等到心情平静了一些,宁舒开始接受剧情。

    杨子怡是单身妈妈,跟丈夫没有熬过七年之痒就离婚了,杨子怡的丈夫是那种结婚了之后才遇到真爱的人,遇到了好单纯好不做作跟家里黄脸婆好不一样的真爱。

    愿意支付一大笔赡养费跟杨子怡离婚,孩子给杨子怡养,然后丈夫就欢快跟真爱结婚去了。

    每个月都给杨子怡和儿子王博生活费。

    杨子怡那种比较善良,也不能说善良,只能说比较逆来顺受懦弱的人,带着才六岁的儿子独自生活,这么多年也没有成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