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第667章 到为师碗里来8

    宁舒并没有按照修真步骤走,什么筑基,然后结金丹,接着是结元婴,再接着是化神期。

    宁舒发现绝世武功其实比什么功法都强大,丹田里可以容纳很多气劲,这些气劲会慢慢变大,形成金色的盘龙。

    而且这气劲盘龙活灵活现的,好像是有自己的意识。

    宁舒很想将气劲释放出来,看看盘龙一样的气释放出来,攻击力是怎样的?

    但是整个青华峰都在青华君的眼皮子下,宁舒不敢冒险。

    不过,为毛她的修炼速度跟开挂了一样,2333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个解释。

    宁舒每次修炼都想哭,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不是这个世界bug了。

    宁舒没事的时候就呆在房间里,,很少往青华君的面前凑,宁舒感觉以自己现在的能力打不过青华君。

    而且青华君也是天地的宠儿,修炼的速度只快不慢。

    宁舒只能努力修炼。

    “肖仙子,青华真君让你去大殿。”小童站在宁舒的房门前说道。

    宁舒心里一跳,心中有种不太好的感觉,整理一下衣服打开门。

    宁舒到了大殿,看到青华君正用折扇敲着玉玲儿的头,说道:“错了,这个法诀不是这样掐的,你脑子被猪吃了?”

    玉玲儿满脸崩溃,“我脑子是被你吃了,你要再敲我的头,我就真的被你敲笨了。”

    “说谁猪呢?”青华君又敲了一下玉玲儿的头。

    玉玲儿气呼呼,那样子恨不得咬他一口。

    青华君看到站在门口的宁舒,收敛了一下眉眼的笑意,说道:“进来。”

    宁舒这才跨过门槛走进去。

    玉玲儿朝宁舒行礼,“大师姐。”

    宁舒回礼,“小师妹。”

    “你去把花浇了,不准用法诀,记得去瀑布那边去打水,也不准让小童帮你。”青华君朝玉玲儿说道。

    玉玲儿顿时垮了脸,跺了跺脚转身走了,像一只蹁跹的蝴蝶一样走了。

    “来到青华峰快一个月了,感觉如何。”青华君一边说着,挥手隔空关上了门。

    宁舒看到青华君关了门,心中的感觉更不好了,身体紧绷暗暗警惕着。

    “弟子愚钝,进步缓慢。”宁舒说道。

    “呵……”青华君一笑,“两个弟子,就你的进步是最大的,你房间的灵气吐纳赶得上我这个化神期了。”

    宁舒紧紧皱着眉头,自己果然在青华君的监视下。

    一举一动都在青华君的眼皮子底下。

    青华君倒了一杯灵茶,动作流畅优雅,拿起瓷白的杯子抿了一口茶水。

    空气中凝聚着一股紧张紧绷的气氛。

    宁舒的后背涌出了细毛汗,看来青华君是要摊牌。

    青华君放下瓷杯,淡淡地说道:“既然你是我弟子,也算是师徒一场,你来化仙宗有什么目的?”

    宁舒暗中调动丹田里气劲,听到青华君的话,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青华君站了起来,朝宁舒走过去,他的脚步缓慢,宁舒却感觉一座大山缓缓朝她压过来。

    宁舒忍不住后退了几步,青华君看着宁舒:“魔族混到我化仙宗有什么目的?”

    青华君伸出手打出了一道灵气要控制住宁舒,宁舒放出了运行到指尖的气劲。

    一条龙形气劲无声咆哮了一声,朝青华君都冲去。

    青华君看到这个攻击的时候,愣了一下,皱了一下眉头,掐着法诀攻击气劲,龙形气劲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样,攻击着青华君,同时又躲避着青华君的攻击。

    但是几招之后就被青华君打散了,这些气劲重新回到了宁舒的丹田里,又重新慢慢酝酿龙形。

    宁舒心里目瞪口呆,没有想到绝世武功的气劲释放出来有这么强大的攻击力。

    现在的气劲还不是金色,如果是金色的盘龙,防御能力是不是更加强大?

    青华君看着宁舒,“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青华君手中的折扇一转,幻化出了十八把森冷的剑,而且这些剑还在不断地分裂,密密麻麻地剑尖对着宁舒。

    宁舒感觉自己一动就会被戳成肉泥,额头上滴一颗颗冷汗。

    青华君走过来,白如玉的手按在宁舒的头上,宁舒顿时感觉一股磅礴的灵气从天灵盖直击丹田,丹田里的龙形气劲抵御着这种攻击。

    这股强大的攻击将隐藏在宁舒丹田中的禁制激活了,黑色法阵散发着浓黑的魔气。

    本该还有段时间发作的禁制被青华君提前激活。

    宁舒顿时感觉自己身体被卡车碾压了一样,浑身的骨头要碎了,又有无数的蚂蚁在她的骨头里爬动,吸允着她的骨髓。

    宁舒心中破口大骂,我屮艸芔茻,这痛苦都快赶上恶毒诅咒了。

    宁舒盘坐在地上,浑身冒着魔气,痛的浑身都在颤抖。

    青华君坐了下来,端起瓷杯喝茶,冷眼旁观。

    宁舒不光要忍受着禁制的痛苦,还有这么多剑对着她。

    禁制发作起来大约有一个时辰,等到宁舒将禁制的痛苦熬过去,浑身就跟水洗一样,痛得浑身都在抖。

    丹田里的气劲游离在身体每个角落,修补着被禁制破坏的身体。

    丹田中的黑色禁制慢慢消失不见隐匿起来了。

    宁舒站了起来,半空中的剑立刻靠近宁舒一些,似乎要将她戳烂。

    “现在想好了,说吧,我知道你是人和魔生下的孩子,虽然带着人族的血脉,但是也有魔族的血脉,人族这边是没有办法容下你,你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也算是了了我们一段师徒缘。”青华君放下瓷杯。

    毫无人性激活了她身体里的禁制,这会说这种话宁舒一个字不相信。

    跟肖素素说过一模一样的。

    她必须要离开化仙宗,在青华君的眼皮底下什么事情都做不了,谈什么逆袭。

    而且化仙宗还有一些强大的老怪物。

    宁舒说道:“我的目的是玄阳剑,拿了玄阳剑回去,魔族就会给我解开禁制。“

    青华君挑了挑眉头,“魔族的话也能信?”

    “可是我没有办法。”宁舒说道。

    青华君手指点着桌面,“玄阳剑我可以给你。”

    宁舒:→_→

    就知道你会给我一个假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