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7.第647章 代孕妈咪26

    “必须把倪婧带回来,带不回来,你也不用回来了。”景少泽爸爸朝景少泽吼道。

    景少泽表情有些发愣,显然是没有意料到宁舒要跟他离婚,他从来没有设想过的事情,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快去,现在家里已经够乱了,你们不能在这个节骨眼离婚了。”景少泽爸爸催促,不光是景少泽发愣,就是他拿到法院传票的时候,都愣了好一会。

    景少泽转身就跑去客厅,到车库开了车朝倪家去了,车速飙得老高了。

    景少泽到倪家的时候,走进客厅看到宁舒正坐在沙发上跟倪妈妈交头接耳地说着话。

    看她这幅悠然自得,闲适无比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要离婚的人。

    景少泽的心中一下就冒出了火气,她是不是在耍人玩。

    景少泽一走进,倪家人就把眼神集中在他的身上,眼神鄙夷无比又愤恨,倪爸爸立马站起来就要给景少泽教训。

    宁舒按住了倪爸爸,说道:“我来处理。”

    “你行不行,实在不行我把他打出去?”倪言翘着二郎腿朝宁舒问道。

    宁舒咧了咧嘴。

    景少泽感觉气氛很不对劲,倪家人看到他,像是把他生吞活剥了,看着宁舒露出了伤心之色,“婧婧,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要离婚。”

    “离婚我怎么办,你这不是要我的命吗?”景少泽脸色带着无可奈何的宠溺,“别闹了,跟我回家,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家再说好不好。”

    宁舒面色冷漠,淡淡地说道:“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我们离婚,法庭上见。”

    “为什么呀?”景少泽是真的不明白,看着宁舒冷漠的面容回不过神来,倪婧是最温和的人,笑起来非常地温婉。

    现在这样冷漠疏离,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冷意让景少泽感觉很陌生。

    宁舒说道:“上了法庭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离婚,温馨提示一下,很快就要开庭了,你请好律师了吗。”

    “我是认真的哦。”

    景少泽烦躁地拨了拨头发,朝宁舒走了两步,宁舒立刻后退几步和景少泽保持距离。

    “婧婧,你一定要这样吗,为什么呀,就算是要判我死刑,你也应该给我一个罪名不是,这么无缘无故离婚,我决不同意。”景少泽强硬地说道。

    “你同不同意我根本就不在乎,反正我要离婚。”宁舒嗤笑了一声。

    告上法庭,那个时候你的意愿重要吗?根本不重要。

    景少泽有些压不住火气了,“你再胡闹什么,前段时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我们都挺过来了,我以为你会永远在我的身边,到底为什么呀?”

    “今天不说清楚了,不跟我回家,我就赖在这里。”景少泽抿了抿嘴唇,干脆往地上一坐,神色可怜地看着宁舒。

    倪爸爸看到景少泽这不要脸的举动,气得指着景少泽骂小畜生王八犊子,反正怎么难听怎么骂,把景少泽都骂懵了,一张脸黝黑黝黑的。

    景少泽真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以前倪家夫妻对他很好,现在态度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景少泽的心中有些不安,朝宁舒哀求道:“婧婧,我们能不能单独谈谈。”

    宁舒微笑,“不能。”

    景少泽更烦躁了,拨着头发,想要发火但是忍了下来,“那你总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吧,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就要跟我离婚,这样对我公平吗?”

    “公平?”宁舒差点崩坏了自己高贵冷艳的气质,景少泽谈公平,景少泽对倪婧又公平?

    宁舒又微笑,“就不告诉你。”

    景少泽:……

    景少泽心中非常无力,“婧婧,别闹了。”

    “跟我回家吧,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说,”景少泽的声音颤抖,带着哀求,看着宁舒的眼神带着难舍难分的爱意。

    “你不跟我回去,我今天晚上都睡在这里。”景少泽再赌他的妻子心中有他,会心疼他。

    宁舒微笑着朝倪言说道:“大哥报警,说有人私闯民宅,咱家丢了雍正时期的珐琅彩瓶。”

    倪言挑了挑眉头,最后笑着打电话了。

    景少泽这下真的懵逼了,愣愣地看着宁舒,呢喃道:“婧婧。”

    景少泽无法相信他的妻子会这么狠心,完全没有征兆,突然就变得这么冷酷无情了。

    景少泽做在地上没有动,心里存了一点希望,看着宁舒。

    宁舒转头和景少泽的眼神对上,宁舒像倪婧一样朝景少泽温婉地笑着。

    景少泽愣愣地看着宁舒脸上的笑容,明明是一个人,明明是一样的笑容,一个温婉动人,但是一个充满了冷意,带着铺面而来的寒意,让景少泽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

    宁舒坐在沙发,没有理睬坐在地上的景少泽。

    没过多久,警车呼啸而来,警笛声越来越大,警车停在了别墅门口。

    几个穿着警服的警察进来,倪言过去跟警察交涉。

    “谁私闯民宅?”警察问道。

    宁舒指着景少泽,“警察叔叔,就是他。”

    “倪婧。”景少泽咬牙切齿地看着宁舒,又愤怒又悲伤地说道:“你一定要这样吗?一定要做得这么绝吗,你忘了我们的感情了吗?”

    宁舒微笑着说道:“我不认识你。”

    景少泽:……

    景少泽简直都要吐血了,能不能好好说话。

    倪言对警察说道:“麻烦你们把他送走,从哪里来,就送回哪里,多谢。”

    警察上来准备将景少泽押起来,景少泽从地上崩了起来,朝宁舒跑过去。

    倪言一下挡住了景少泽,一拳头砸在景少泽的脸上,景少泽被打趴在地上,被警察押起来了。

    景少泽看着宁舒,喊道:“倪婧,你到底想干什么,倪婧。”

    宁舒拍了拍心口,害怕地说道:“快把他抓走,他刚刚想打我。”

    景少泽:噗……

    “婧婧,倪婧……”景少泽被警察拖走了,一边挣扎不停地喊着倪婧的名字。

    “倪婧,我是绝对不同意离婚,除非我死。”景少泽趴在警察车窗,嘶吼道:“婧婧,我爱你,不要这样对我。”

    警察把车窗一关,景少泽的哀嚎声顿时听不见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