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4.第644章 代孕妈咪23

    景少泽晕了过去,客厅里混乱不已,地上又是花瓶碎片,又是滚落的水果,又是泥泞成一片的面条。

    景少泽爸爸看到这一幕,血压飙升差点也要晕过去了,揉着额头坐在椅子上。

    他的面色疲惫无比,作为景家的大家长,景少泽爸爸控制不住目前的状况,现在事态就跟脱肛的野马,不知道往那个方向跑。

    宁舒朝景少泽爸爸说道:“给医院打电话,让他们叫个人过来给少泽哥看看吧。”

    景少泽爸爸长长出了口气,打了电话。

    很快就有医生护士来了,医生检查了之后,只是说景少泽身体太疲惫太虚弱了,没什么大毛病。

    宁舒看景少泽这样,是怒极攻心晕过去了,听到叶昔说要代孕他爸妈的孩子,让他受不了。

    景少泽被挪到卧房,宁舒守在床边,叶昔想要留下,但是她没有留下来的理由和立场。

    宁舒看到站在门口的叶昔,出声问道:“叶小姐,你真的要代孕我公婆的孩子吗?”

    叶昔咬了咬嘴唇,她的嘴唇已经破了,再加上之前被景少泽妈妈一阵殴打,脸蛋都肿了,嘴角有些血迹。

    “是的,我决定代孕景少泽爸妈的孩子。”叶昔脸色爆红,感觉在倪婧的面前说出这样的话,尤其感觉伤自尊。

    哪怕倪婧不知道她和景少泽的关系,但是在倪婧的面前说出这样的话,叶昔还是感觉自己落了下风,脸上火辣辣,羞恼无比。

    叶昔看了一眼床上的景少泽,转身就走了。

    宁舒守在床边等着景少泽醒过来,以前景少泽光滑白嫩的皮肤黯淡了许多,像是蒙上了一层灰一样。

    论人的心情对身体的影响。

    景少泽睡了有三个钟头醒过来过来,宁舒将吸管插在水杯里,朝睁着眼睛看天花板的景少泽问道:“喝水吗?”

    景少泽坐了起来,含着吸管喝水。

    宁舒挑了挑眉头说道:“之前你不是冷冻了精子吗?我们可以去看看冷冻的精子能不能孕育孩子。”

    “对,对……”景少泽眼睛亮了一下,随即又暗淡了下来,“既然我的身体有毛病,之前冷冻也是一样的。”

    “可以去看看。”宁舒说道,“万一你这个只是短暂的,以前并不是这样的呢?”

    景少泽听了宁舒的话,激动地掀开被子,打算去医院。

    景少泽爸妈陪着景少泽一起去医院,宁舒没去,天天热了,她才不到处跑。

    叶昔看到景少泽匆匆忙忙走了,犹豫了好一阵子,朝宁舒问道:“他们去做什么?”

    宁舒看着叶昔,她的脸上发青,本来美丽的脸蛋现在很不好看。

    宁舒觉得叶昔也是蛮拼的,为了挽救自己爸爸的公司,忍受着种种折磨。

    女人也有女人的优势,女人的身体就是武器,就是资本。

    其实景少泽和叶昔的爱情就是钱.色交易,最后用真爱美化了。

    “他们去医院。”宁舒淡淡地说道。

    叶昔看对方不搭理自己,只能站在一边。

    宁舒等着景少泽他们回来,在心头念着清心咒,去除心灵尘垢。

    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见到各种各样的事情,见到各种阴暗的事情。

    献出自己灵魂来逆袭,都是受了委屈和冤屈的人,给这些委托者造成伤害的人,往往都是最亲的人。

    感情这种东西最不可控最飘渺,是最坚定又是最脆弱的东西,很容易就被破坏,就变质了。

    见多了这些事情,宁舒的心中会愤慨,会愤怒,这些情绪都会让她的灵魂,让她的心灵沾上尘垢,让她的脾性都会发生变化。

    只能不断地清理自己内心的垃圾。

    才能保持最初的自己。

    没过多久,景少泽回来了,脚步没有停留匆匆就上楼了,上楼梯的时候滑了一下,让他跌倒了,他又很快爬了起来。

    景少泽把自己关在卧房里了,任何人都不见。

    景少泽爸爸怕景少泽想不开,拿钥匙要打开卧房,景少泽打开了门,轻飘飘地说道:“让我一个静静,我还不会脆弱到自杀。”

    宁舒看景少泽的眼神空洞,眼神中没有一点光彩,比之前阴郁的样子还要吓人。

    景少泽爸爸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只能依他。

    看这样子,宁舒就知道结果不如意,刚刚看到一点微末的希望,现在希望又破灭了。

    景少泽不出卧房半步,宁舒只能去睡客房,每天吃得香,睡得香。

    景少泽妈妈每天把饭菜放在卧房门口,景少泽会打开门把饭拿进去,吃完了又把碗拿出来。

    房间里也没有什么动静,谁也不知道景少泽在屋里做什么?

    景少泽含着金汤勺出生,从小到大顺风顺水,突然遭遇了这样的打击,一下就扛不住。

    说起来景少泽还没有倪婧坚强,倪婧从小到大忍受着病痛的折磨,不能生育孩子,压力可比景少泽现在承受的压力大,也没有像景少泽这样。

    叶昔也担心景少泽,但是却不敢表达出来,而且还要时时刻刻忍受着景少泽妈妈的刁难。

    景少泽妈妈现在就是想方设法磋磨叶昔,对叶昔非常不客气,说实在的,叶昔和景少泽妈妈就是交易,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忍着。

    估计是爱上了景少泽,叶昔只能忍受着景少泽妈妈的欺负。

    景少泽妈妈一般很少来找宁舒的麻烦,一是因为宁舒不会容忍她的欺负,二是景少泽爸爸再三警告她,不准惹宁舒。

    现在景少泽这样的状况,可不能在失去了倪家这样的亲家。

    以前景家还能底气十足,但是硬气不起来了,倪婧不能生,同样景少泽也不能生,两人才真正平等了啊。

    在卧房里颓废了将近半个月的景少泽出来了,出来之前还洗漱了一番,虽然人瘦了,但是精神还算好。

    宁舒挑着眉头看着景少泽,景少泽抱住了宁舒,深深吸了一口气,“婧婧,我回来了。”

    “我再也不会纠结这件事了。”景少泽说道,“我还要和你白头到老呢。”

    宁舒从景少泽怀里退出来,打量着景少泽,景少泽经历了这场打击,精气神比之前差了,却沉稳了一些。

    景少泽是走出了阴影,还是把这根刺深扎在心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