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第641章 代孕妈咪20

    从头到尾,叶昔都没有插上一句话,看着她们争吵,自己好像是置身事一般。

    叶昔感觉自己的心都撕裂了一样,为了几千万的代孕费,她将自己尊严都抛弃了。

    从踏上了这条路,她就没有回头的路。

    叶昔看向了景少泽,她多希望景少泽能够站出来保护自己,挡在自己的面前说不。

    但是他的心中只有他的妻子。

    叶昔心中感觉耻辱,她跟景少泽有夫妻之实,却要代孕景少泽爸妈的孩子。

    叶昔多想拒绝,多想说不,但是站在这豪华的客厅中,她要为了钱,一条道走到黑。

    最终景少泽爸爸没有同意让叶昔代孕,显然他知道景少泽是自己儿子的女人。

    景少泽妈妈顿时松了一口气。

    宁舒挑了挑眉头,问道:“找叶小姐来为了代孕,但是现在不需要叶小姐了,那高额代孕费呢?”

    听到宁舒说代孕费,叶昔顿时看向了景少泽妈妈,眼神中带着哀求,她爸爸的公司不能被抽走了资金。

    景少泽妈妈现在看叶昔分外不顺眼,冷冷地说道:“既然没有代孕,那么肯定是要把钱收回来的。”

    叶昔脸色顿时就白了,身体踉跄走到景少泽妈妈面前。

    噗通一声跪在景少泽妈妈面前,拽着景少泽妈妈的裙角,哭着哀求道:“夫人,求求你了,我爸爸还等着要钱呢,我已经把身体……”

    “你起来,你爸爸的公司我会帮衬一点。”景少泽爸爸打断了叶昔的话,显然是不想让她说出身体给了景少泽。

    现在场面已经这么混乱了,可不能再说出什么让倪婧爆炸的事情来。

    倪家那边闹起来会焦头烂额的。

    万事俱备,事情都往好的方向,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自个儿子身体有问题。

    景少泽爸爸这么说是为了稳定局面,稳住叶昔。

    但是却让景少泽妈妈炸毛了,愣愣地看着景少泽爸爸,哭着质问道:“你干嘛帮她,难道你想要让她代孕?”

    “还是你看上了这个狐媚子了。”景少泽妈妈不管不顾地喊道,张牙舞爪的,指甲划在景少泽爸爸的脸上,划出了一道红印子

    “够了,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景少泽爸爸脸上火辣辣地疼,脸皮颤抖,扫了一眼自己儿子,低声朝景少泽妈妈吼道。

    “妈。”景少泽喊道,神色阴郁地说道:“不要胡说八道。”

    景少泽妈妈瞬间冷静了下来,紧紧地咬着嘴唇,不再说话了。

    这么闹一通,大家都疲惫不已。

    宁舒坐在沙发上,喝着水,神色轻松,扫着屋里几人的表情。

    景少泽爸爸忧郁。

    景少泽妈妈愤怒,看着叶昔的眼神带着不善,叶昔再也不是那个给她生金孙的女人。

    景少泽神色恍惚,显然还没有从打击中回过神来,估计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

    叶昔默默流泪,让人看着就心疼。

    一个屋子里就只有她心情是轻快的。

    景家乱了。

    混乱的是人心,景家继承人这个问题因为景少泽没有生育能力变得更加复杂了。

    如果叶昔没有和景少泽有夫妻之实,叶昔真要代孕景少泽父母的孩子,也没有什么。

    但问题偏偏叶昔就是景少泽的女人,代孕父母的孩子,哪怕没有血缘关系,但是给人感觉就是禁.忌。

    “去弄点饭。”景少泽爸爸朝自己老婆说道,之前将家里的佣人都放走了,现在没有人弄晚饭。

    景少泽妈妈转过头来朝宁舒说道:“倪婧,你去做。”

    宁舒摇了摇头说道:“我心脏不好,受不了油烟。”

    景少泽妈妈神色难看,嘀咕道:“还没有见过婆婆伺候媳妇的。”

    宁舒面色平常,像是没有听到景少泽妈妈的话。

    “要不我去做吧。”叶昔小心翼翼地说道。

    景少泽妈妈面色不善瞅了叶昔一眼,撇撇嘴说道:“那你去做。”

    叶昔低着头去厨房,捣鼓了一阵,煮了简单的面条。

    味道不是多好,再加上都没有什么胃口,吃了两口就没有吃了,就只有宁舒把一碗面吃完了,连面汤都喝了。

    景少泽妈妈看宁舒这样,把筷子一放,冷声说道:“看你这个谗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景家多缺你吃的。”

    “够了,不准闹。”宁舒还没有说话,景少泽爸爸就呵斥她。

    景少泽妈妈气得要死,拿起筷子在面碗里戳着,把一碗面搅得不能看。

    吃了晚饭,宁舒回到卧房洗澡睡觉。

    宁舒从浴室里出来看到坐在床边的景少泽,景少泽勉强朝宁舒笑了笑,说道:“婧婧,你会一直陪着我是不是,白头到老。”

    宁舒朝景少泽说道:“你不要想太多了,无论你是怎样的,对我来说是没有区别的。”

    景少泽顿时笑道:“婧婧,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

    景少泽去洗了一个澡,躺在宁舒旁边,宁舒说道:“睡吧。”

    景少泽乖乖闭上了眼睛。

    宁舒迷迷糊糊睡着了,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睡在旁边的景少泽不见了。

    宁舒眼睛转了转,从抽屉里拿出了笔记本电脑,打开一看。

    本该在楼上的景少泽跑到了叶昔的房间,两个人就像受伤疯狂的野兽一样,彼此痴缠着。

    “虽然不能生孩子,但是上.你还是能做到的。”景少泽的声音颤抖,似乎像是要哭了,又像是在发狠,动作非常生猛。

    “你是老子的,不准给其他人代孕。”景少泽粗声说道。

    叶昔低声地哭泣着,却紧紧地抓着景少泽精壮的肩膀,指甲都陷入了皮肉里,而景少泽去感觉不到痛一样,面目狰狞地发泄着。

    两人就跟受伤的野兽,互相****着伤口,却又弄痛了对方的伤口。

    宁舒看着激烈的视频,打着哈欠,保存了下来。

    宁舒简直无语了,睡觉之前景少泽还说要白头到老,这一夜的时间都没有了,景少泽就到了叶昔的床上了。

    景少泽他到底记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

    对一个女人做出了承诺,转眼就跟其他女人在一起了,抵死缠绵。

    他的爱就是这样,他的承诺毫无力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