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9.第639章 代孕妈咪18

    景少泽忍受了又一次的痛苦采集,出来的时候,脸色已经白得不能看了,身体摇晃得厉害。

    叶昔赶紧扶住了景少泽,扶着他坐下来。

    景少泽浑身都在颤抖,坐在椅子上的时候差点滑倒在地上。

    “景少泽?”叶昔看景少泽这样,忍不住轻声喊道。

    景少泽没有理睬叶昔,用手抱着头,身体快要蜷缩在一起了。

    景少泽妈妈在化验室门口掌握着,双手紧紧握着拳头,不断在心中祈祷千万是弄错了,她的儿子不可能不育症,不可能的。

    景少泽妈妈嘴唇颤抖着,脸皮颤抖着,让她都没有办法控制自己表情了,一张脸显得格外狰狞可怖。

    经过漫长的等待,但是对于守在门口的人来说,每一秒都是痛苦的煎熬。

    景少泽捧着自己的头,手插入头发中,紧紧地揪着头发,眼中慢慢流出了眼泪,眼泪掉在地上晕开了。

    坐在景少泽旁边的叶昔看到他哭了,心中有些震惊,她从来没有想到这个邪魅无所不能的男人,居然流眼泪了。

    叶昔是不了解失去生育能力对男人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男性威严大大降低,男性尊严没有了,更没有了自信。

    现在景少泽感觉被抽了脊梁骨一样,整个人都恍惚不已。

    这件事几乎击垮了景少泽。

    叶昔忍不住抱了抱景少泽,想给景少泽一些温暖,她能理解不能生的痛苦,这几个月以来,她的压力都巨大无比。

    就是疯狂想要怀孕。

    但是叶昔内心松了一口气,现在至少不是她的责任,责任不在她的身上,就算她没有怀孕,责任也不在她。

    叶昔的心中很害怕景少泽妈妈,景少泽妈妈只会让她怀孕,只要她检查了没有怀孕,景少泽妈妈都会冷着一张脸。

    有所求只能低声下气卑躬屈膝,她需要景少泽妈妈给的钱来挽救爸爸的公司,再多的苦难和责难她都会忍着。

    但是随即想到,如果景少泽真的没有了生育能力,她就不能怀孕,那景少泽妈妈会不会把钱收回去。

    关系到自己的切身利益,叶昔也在心头祈祷景少泽的身体没事,一定会没事的。

    ‘嘎呀’一声化验室的门终于开了,守在外面的三个人呼吸不约而同摒住了呼吸,看着医生。

    医生的手中拿着化验单,面对三个人的目光,摇了摇头说道:“同样的结果。”

    “不可能。”景少泽妈妈抢过医生手中的化验单,拿着单子的手颤抖地厉害,最后奔溃地将单子撕了。

    景少泽脸色雪白,最后眼一翻晕了过去。

    叶昔心中愁钱,愁自己和景少泽的感情,她和景少泽那么幸苦,之前的幸苦算什么,看到景少泽晕倒在地上,连忙朝景少泽妈妈说道:“夫人,景少泽晕倒。”

    景少泽妈妈正拽着医生的白褂子,说医生误诊了,听到叶昔的话,转过头来看到自己的儿子躺在地上,嗷了一声扑在景少泽的身上,哭着喊着我的儿啊。

    有护士推着病床过来了,将景少泽推到了病房,景少泽妈妈也眼一翻,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叶昔这才刚把景少泽弄到病床上,景少泽妈妈又晕了过去,让叶昔手忙脚乱的。

    叶昔都咬了咬牙,忍了过来。

    ……

    宁舒正在家里浇花,接到了叶昔打过来的电话,说景少泽和景少泽妈妈都住院了,让宁舒赶紧去医院。

    宁舒一听,放下了洒水壶,解下来围巾,上楼去换了衣服,拿了速效救心丸放在兜里就朝医院去了。

    宁舒到病房里的时候,景少泽爸爸已经在病房里了,他的神色冷凝,额头有汗,显然是才赶到医院的。

    叶昔正在和景少泽爸爸说话,看到宁舒来了就闭上嘴巴没说话。

    景少泽爸爸看到宁舒,叹了一口气,眉头紧缩,宁舒走到景少泽床边,看到景少泽面色苍白,连嘴唇都没有颜色了。

    “这是怎么了,怎么两个人都住院了?”宁舒问道。

    景少泽爸爸重重叹了一口气,“回去再说。”

    景少泽和他妈妈只是气堵在心口,顺不过来晕了过去,不是什么病,两人先后醒了过来。

    景少泽妈妈醒过来,抱着景少泽爸爸,自己的老公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抽噎地问道:“怎么办,这该怎么办啊,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景少泽妈妈不管不顾哀嚎,声音很大,让护士和医生频频侧目。

    景少泽爸爸沉凝着一张脸,低声呵斥道:“闭嘴,回去再说。”

    两人很快就出院了,景少泽爸爸给了医院一些钱,销毁了景少泽的病例。

    景家唯一的继承人没有生育能力,会在公司引起轩然大波的。

    宁舒扶着一直沉默无语的景少泽上了车。

    叶昔站在车外犹豫自己要不要上车,这是他们的家事,自己合适听吗?

    “你也上车。”景少泽爸爸朝叶昔说道。

    叶昔只能上车。

    车子很快就到了别墅面前,回到家里,景少泽再也控制不了的情绪,像疯子一样将客厅里的东西都砸了。

    花瓶碎片一地,茶几椅子被掀翻在地上,地上一片狼藉。

    最后景少泽无力地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景少泽爸爸看着景少泽,“发泄够了,看看你什么德行,一点事情要死要活。”

    “我的儿啊,少泽,少泽。”景少泽妈妈呜咽着,捂着嘴流着泪看着景少泽。

    宁舒面无表情,反倒是叶昔的脸上露出了心疼之色。

    景少泽爸爸让佣人把屋里收拾了,然后就给佣人放假了,让她们离开别墅。

    “老公,怎么办啊。”景少泽妈妈六神无主朝景少泽爸爸问道,遇到大事情,景少泽妈妈到底是女人,只能询问家里顶梁柱,让他拿主意。

    景少泽爸爸扫了一眼宁舒和叶昔,低沉地说道:“这件事不要到处乱说。”

    “知道了。”宁舒和叶昔同声说道。

    景少泽从地上爬了起来,走过去抱住了宁舒,嘴里喃喃地喊道:“婧婧,婧婧……”

    宁舒嘴角挂着温婉的笑意,安抚景少泽,“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你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