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8.第628章 代孕妈咪7

    叶昔走了之后,宁舒进了叶昔的房间,将微型摄像头安装在隐蔽位置,方向对着床。

    她是要打算跟景少泽离婚,但不光光是离婚而已。

    安装好了微型摄像头,宁舒就出了叶昔的房间,慢慢悠悠打开盒子,然后往自己的身上扎针。

    宁舒只能通过扎穴来缓解心脏的不适。

    叶昔回来看到宁舒扎了一脸的针,有些惊讶,随即将袋子放到宁舒的面前,“这是你要的东西。”

    宁舒点了点头,然后拔下了脸上的银针,朝叶昔问道:“等到孩子生了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吗?”

    叶昔的脸上闪过晦暗之色,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没有想得那么远。”

    “你虽然是代孕妈妈,但是你的身体还是冰清玉洁的,可以跟相爱的人好好过一生。”宁舒看着叶昔说道。

    冰清玉洁!

    叶昔脑海中浮现出了她和景少泽缠绵的画面,她已经不是冰清玉洁的人了。

    叶昔心下黯然,可是这个男人是别人的丈夫,而且那个男人还很爱自己的妻子。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叶昔不太想跟宁舒说话,找了一个洗澡的借口就走了。

    宁舒看着叶昔的背影,挑了挑眉头,叶昔这是爱上了景少泽?

    呵呵哒,你们是真爱啊。

    因为滚过了,所以注定要纠缠在一起吗?

    傍晚的时候,景少泽下班回来了,宁舒拉着景少泽就进了卧房,景少泽有些诧异地问道:“这是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景少泽看宁舒这样急匆匆把自己拉入卧房中,脸上带着宠溺。

    宁舒说道:“把衣服脱了。”

    景少泽挑了挑眉头,“婧婧,这是咋了,想要了,怎么一回来就是我脱衣服。”

    宁舒差点想吐景少泽一脸,拿出了一根闪烁着银光的针,说道:“我最近在学针灸,但是有些找不到穴位,所以……”

    “所以,你想要让我给你试针?”景少泽一脸的无奈,“什么时候想起学针灸的。”

    “爸爸给我找了一个中医大夫,说可以用针灸增强心肺功能。”宁舒拿着银针,催促景少泽赶紧脱下衣服。

    景少泽慢慢解开了自己衬衫,一边无奈地说道:“把那个医生叫到家里来就成,还要自己学吗?”

    景少泽脱下了衣服,露出了精壮的身体,乖乖躺在床上。

    “婧婧,你到底行不行啊?”景少泽朝宁舒问道。

    宁舒手中拿着银针,看到景少泽的后背上有些抓痕,显然是昨天晚上叶昔抓的。

    宁舒面无表情,说道:“我要扎了,可能有点痛哦。”

    “你这个丫头怎么就不能消停一点。”景少泽无奈又宠溺地说道。

    宁舒勾了勾嘴角。

    一边拿着针,一边看着人体穴道图,拿着针扎在了景少泽的背上,景少泽闷哼了一声。

    “什么感觉?”宁舒朝景少泽问道。

    “酸痛的感觉。”

    景少泽非常无奈地说道。

    宁舒的语气带着高兴,“看来是扎对了地方,别动,再来。”

    景少泽的神色更无奈,一动不动任由宁舒扎针。

    宁舒看准了一个穴位扎了下去,景少泽痛的叫了一声,问道:“这次怎么这么痛?”

    宁舒看着人体穴道图,慌忙将银针拔了出来,连忙说道:“对不起,我扎错了。”

    景少泽痛得龇牙咧嘴的,坐了起来朝宁舒说道:“胡闹够了?”

    宁舒有些诧异地问道:“知道我胡闹,你怎么还任我扎。”

    “不让你扎你会死心吗?”景少泽轻轻弹了一下宁舒的额头,“婧婧你就是死性子。”

    宁舒心中嗤笑了一声,多好的男人啊。

    这个男人是真的温柔,还是叶昔面前的他才是真的他,也许在叶昔的面前,景少泽才算是一个男人,对女人充满侵略性的男人。

    宁舒拔掉了景少泽身上的银针,看到一个穴位冒出了紫色的血珠,顺手擦掉了,对景少泽说道:“把衣服穿起来吧,我看我还是先找个假人练习练习。”

    景少泽慢慢套上了衣服,穿衣服的动作缓慢又优雅,带着一种贵气。

    景少泽摸了摸宁舒的头,神色很温柔,“婧婧,不要着急,慢慢来,无论你怎样,我都喜欢。”

    宁舒只是勾了勾嘴角。

    晚饭之后,景少泽陪着宁舒在别墅花园里逛了逛,然后接到一个电话,对宁舒说道:“公司有点事情,我要去处理,可能今天晚上都不会回来了。”

    宁舒点点头,“注意身体。”

    景少泽吻了吻宁舒的额头转身就走了。

    宁舒回到卧房,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电脑里播放的是叶昔房间的情况,叶昔正在房间做瑜伽。

    宁舒开始修炼绝世武功,正在修炼的宁舒被笔记本电脑里传出动静打断了。

    去上夜班的景少泽回来了,到了叶昔的房间,此刻正压在叶昔的身上。

    叶昔的声音有些喘息地说道,“景少泽,我们还是不要这样,能不能人工授.精。”

    景少泽的声音冷酷无比,“自然会停止,直到你怀孕了,既然都选择做代母妈妈,你不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忍受吗?”

    “我,求你不要这样……”叶昔的声音被景少泽堵住了。

    宁舒看着屋里两个人翻红滚浪,景少泽很狂野,叶昔都被他折腾不行了。

    这样的景少泽是倪婧从来没有见过的,景少泽和倪婧在床第之间温柔无比。

    倪婧以为景少泽就是这样的人。

    但是男人都是充满侵略以及攻击性的。

    宁舒将视频保存了下来。

    一晚上两人翻来覆去了好多次,宁舒打着呵欠将视频拷贝到到了U盘。

    而且还拷贝了好几份,毁了一份还有一份。

    等到结束了之后,景少泽就穿上了衣服,而叶昔已经累得沉沉睡去了。

    景少泽看着叶昔被怜爱之后的风情,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随即反应过来,这只是一个代孕妈妈,他有自己的爱人妻子倪婧。

    景少泽的眉宇间带着一股茫然和挣扎,随即恶狠狠地弄醒了叶昔,叶昔一脸无辜和茫然,看着一脸邪恶的叶昔,“怎么了?”

    景少泽看她这样,心中越发生气了,也不知道是气叶昔还是气自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