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第627章 代孕妈咪6

    叶昔被景少泽堵在厨房里,听到景少泽凑在她耳边说的话,清雅的嗓嗓音说着让恨不得钻到地缝里的话,叶昔的的脸色爆红,“你明知道不是那样的?”

    “不是那样是哪样?”景少泽的神色显得越发无赖,“不是你缠着要我么?”

    “够了,不要再说了。”叶昔深深吸了一口气,但是脸上还是一片一片的红云,“你明知道这是你妈妈的意思,你妈妈太阴险了,之前签的是代孕合同,但是她居然让我跟你……,不然就撤资。”

    景少泽嗤笑了一声,“你就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女人。”

    “我现在已经箭在弦上了,只要能救爸爸的公司,我都豁出去了。”叶昔抬起头倔强地看着景少泽。

    景少泽紧紧地皱着眉头,神色不悦,“说的自己就好像是大孝女一样,说到死为了富贵生活可以在男人的胯下承欢,真恶心。”

    叶昔的脸色通红,但是被景少泽这样讽刺,脸上的血色腿得干干净净的,一张小脸一下雪白雪白的。

    叶昔身体踉跄了两下,抿了抿嘴唇,倔强地说道:“我就是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

    “你……”景少泽一时间有些无语。

    叶昔心中有些黯然,“我知道我的身份,我的职责就是替景家生一个孩子,我不会妨碍到你和妻子,但是如果你再这么践踏我的尊严,我就把这件事告诉你妻子。”

    景少泽的瞳孔缩了缩,狠狠地拽住了叶昔的胳膊,狠声说道:“你敢让婧婧知道这件事,我要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能。”

    叶昔被景少泽挟住了胳膊,很痛,但是叶昔咬牙忍着,脸上带着倔强又讽刺的表情,“如果你真的那么爱你的妻子,你又怎么会和我……和我那样?”

    景少泽的表情冷漠,“我当然爱婧婧,而你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件商品,花了几千万的商品,难道不应该享用吗?”

    “再说了,你为了几千万来勾.引我,难道我要坐怀不乱?”景少泽俯身凑到叶昔的耳边,悄声说道:“你的滋味很好。”

    真是让他食髓知味。

    叶昔心里一颤,后退了一步,抵在了墙壁上,景少泽伸出手臂抵在叶昔身后的墙壁上,俯身看着叶昔的耳朵上慢慢爬上了粉红,剔透可爱。

    景少泽俯身含着叶昔的耳垂,用舌头裹了一下。

    叶昔浑身一颤,推开了景少泽,连忙用手捂住耳朵,瞪大了眼睛看着景少泽。

    景少泽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用拇指轻轻摩擦着嘴唇,邪魅的样子让叶昔目瞪口呆。

    宁舒站在厨房门口,听着这两人的对话,心中倒是明白了,果然景少泽妈妈捣乱。

    从找来叶昔这个代孕妈妈,景少泽妈妈,倪婧这个婆婆就打的是这个注意,根本就没有想过用倪婧的卵.子。

    倪婧有心脏病,而且还是先天性心脏病,景少泽妈妈估计是怕再生出一个有缺陷的孩子。

    这个叶昔也该是景少泽妈妈给自己儿子找的情.妇,还是用代孕妈妈的身份,到时候还在生下来,原主还以为这是自己的孩子呢。

    宁舒心中冷笑了一声,看着屋里一言不合就是调情的两个人。

    这一切都是因为倪婧不能生。

    景少泽嘴上说着爱倪婧,却又迷恋和叶昔滚在一起的感觉。

    ‘日’久生情啊。

    宁舒转身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没过一会,景少泽端着一杯果汁出来,放到宁舒的手上,“我刚刚榨的。”

    你刚刚不是去撩妹了,还有时间榨果汁,别闹。

    宁舒抿了一口果汁,景少泽神色温柔对宁舒说道:“待会我要去公司了,你在家里要乖乖的。”

    宁舒乖巧地嗯了一声。

    景少泽拿了提包就走了,走了之前还俯下身来轻轻吻了吻宁舒的额头,够轻如羽毛,只是嘴唇碰了一下宁舒的额头。

    景少泽转头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叶昔,勾了勾嘴角,转身就走了。

    宁舒心中已经有了计划了。

    宁舒转身看到呆愣的叶昔,叶昔连忙低下头避开和宁舒的眼神接触。

    宁舒没说什么,转身上楼了,从抽屉里找出了股份书,这百分之一的股份是当初聘礼,给倪家的聘礼。

    倪婧的父母转手就将这股份给了倪婧,百分之一的股份也够倪婧富贵的生活。

    这百分之一的股份宁舒是不打算要了,至少不会把股份留给景家。

    宁舒换了衣服,将救心丸放在兜里,拿着包就走了,联系了景家公司最大的股东。

    每个公司总有那么一个人手上股份很多,威胁公司主人的股东。

    宁舒就打算这百分之一的股份卖给这个股东。

    那个股东听到宁舒要把股份卖给自己,有些惊讶,他手中的股份已经直逼景家的了,如果再有这百分之一的股份,天平渐渐往自己这边倾斜。

    卖了股份,宁舒因此多了一大笔钱,不过就再也不能从公司分红利了。

    宁舒又到去买了一套银针,还有微型摄像头。

    回到别墅,宁舒看到叶昔正在跑步机上跑步,身姿苗条,身材棒棒哒,一看就非常健康。

    景少泽妈妈给自己的儿子挑选女人废了很多心思呢。

    叶昔看到宁舒,从跑步机上下来了,好半晌才说:“你回来了。”说完又觉得不对,这种话根本就轮不到她来说。

    叶昔再面对宁舒的时候,似乎很怕宁舒,应该不说是怕,而是心虚,也许有那么一点愧疚。

    也许愧疚吧,所以在生下来孩子消失了,再加上她那个时候被景少泽深深伤害,选择离开。

    但是她的离开毫无卵用,反而让景少泽和倪婧的夫妻感情彻底破裂了,而倪婧也因此死了。

    倪婧死了,就再也没有人挡在他们两人中间了,最后幸福地在一起了。

    宁舒想了想,对叶昔说道:“我有一件东西忘记买了,你帮我去买一下。”

    叶昔显然没有想到宁舒让自己帮忙,问道:“什么东西。”

    “我忘记买内衣了,我只穿这个牌子的内衣,你帮我去买一下,家里的佣人估计买不好。”

    叶昔点了点头,拿了宁舒给的钱,转身进了房间换了衣服就出门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