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第626章 代孕妈咪5

    本来应该在下面跟叶昔滚在一起的景少泽上楼了,推开房门看到宁舒正坐在床边喝水,眼神闪了闪,走过来朝宁舒问道:“还没有睡呢?”

    宁舒转过头来,眼神有些讶异,“不是说去公司了,怎么回来了。”

    “已经处理了,不回来难道还要睡在公司。”景少泽看着宁舒手中的水杯,“你刚刚下楼倒水了?”

    刚刚有人踢门,景少泽的眼神在宁舒的脸上巡视着。

    宁舒又喝了一口水,摇摇头,“没下去,这水是李嫂之前端给我的。”

    宁舒的鼻子动了动,“你身上什么味道。”说着又靠近景少泽闻了闻,景少泽连忙后退了一些,“在公司忙了一身的汗,味道肯定不好闻,我去洗澡。”

    宁舒勾着嘴角,温婉地说道:“去洗洗吧。”

    景少泽朝宁舒柔和一笑,转身到了浴室,听到里面哗哗哗的水声,无声嗤笑了一声。

    跟别的女人在妻子的眼皮子低下滚在一起,是不是感觉很刺激啊。

    洗了澡的景少泽,躺在宁舒的旁边,温柔朝宁舒说道:“睡吧。”然后闭上眼睛就沉沉睡去了,显然是之前的运动让他有些疲惫。

    宁舒撇了撇嘴,心中闪过各种念头。

    第二天清晨,景少泽先收拾好了自己,才叫醒了宁舒,“婧婧,该起来了。”

    宁舒睁开眼睛,被景少泽扶了起来,景少泽蹲下身来,摆正了宁舒的拖鞋,让宁舒伸出脚就能穿到。

    接着又拿了梳子宁舒梳了梳头发,熟练挽了一个蓬松优雅的发髻,拿了一枝复古的玉簪插在发髻中。

    景少泽打量了一翻宁舒,说道:“婧婧就跟古代女子一样,温婉柔美。”

    废话,心脏病连走路都不敢走太快了,能不能温婉,哪怕现在宁舒的心中在暴走,但是动作却慢慢的。

    一旦行动过于激烈,心脏就乱跳,会受不了的。

    “谢谢。”宁舒扯了扯嘴角说道,看着景少泽,西装革履,俊朗贵气,脸上带着温和,眼神含情,对待她更是温柔体贴。

    如果不是看到昨天晚上看到景少泽和叶昔在一起,看景少泽这样都会觉得是好男人。

    高大英俊身材好,富可敌国人深情,简直不能更完美了。

    宁舒和景少泽一起下楼了,客厅里景少泽妈妈正在叶昔说话,叶昔时不时拉了拉自己的衣领,感觉有些不自在。

    景少泽的妈妈脸上带着笑容,看着叶昔的眼神带着暧昧,看样子显然是知道了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景少泽妈妈对叶昔的喜欢超过了宁舒这个正牌儿媳妇。

    宁舒走过去,朝景少泽妈妈问了一声早安,景少泽妈妈转过头来朝宁舒说道:“叶昔的身体现在也调理得差不多了,估计过不了多久就能将试管胚胎植入了她的身体里了。”

    宁舒面色淡淡,“是吗?”

    宁舒打量着景少泽的妈妈,她的举止有礼优雅,是一个贵妇人,跟上流社会,富商政.客的夫人打交道,出席任何宴会都游刃有余。

    这是一个非常精明的女人。

    但是宁舒厌恶她,故意把代孕妈妈接到家里来,给自己的儿子拉皮.条,叶昔和景少泽的事情就有她在其中推动。

    “妈似乎很喜欢叶昔呢。”宁舒勾着嘴角说道。

    景少泽妈妈笑着说道:“叶昔这孩子不错,为了家人站出来牺牲自己,这年头这么有孝心的人已经很少很少的。”

    “有舍才有得。”宁舒扯了扯嘴角,是不是孝心宁舒不知道,但是叶昔的付出能让她爸爸的公司起死回生。

    没有什么是不能牺牲的,就看筹码够不够,如果叶家破产了,叶昔也不一定比现在就过的好。

    宁舒看着叶昔问道:“你戴着围巾不热吗?”

    叶昔脖子上缠着围巾,脖子密不透风,显然是想要遮住某些痕迹。

    叶昔摸了摸围巾,吸了吸鼻子,“有点感冒。”

    “那你可要保重身体,调理好身体才能生出健康的孩子。”宁舒淡淡地说道。

    叶昔的神色有一瞬间的黯然,随即说道:“我知道了。”

    用早膳的时候,宁舒的叉子掉在地上了,弯下腰来捡的时候,看到饭桌下,景少泽的脚正在碰着叶昔的脚。

    叶昔不断退让,最后叶昔一脚踩在景少泽脚上,景少泽面色淡漠地看了一眼叶昔。

    叶昔有些心颤地拿开了自己脚。

    “婧婧,我来捡。”景少泽看宁舒弯下腰,连忙收回了自己的脚,弯腰捡起了地上的叉子。

    “谢谢。”宁舒面色淡淡地说道。

    吃完早饭,景少泽没有去上班,宁舒问道:“你还不去上班吗?”

    景少泽摸着自己的嘴唇,眯着眼睛看着叶昔,意有所指地说道“不去了,昨天晚上有点累了,下午去公司。”

    听到景少泽的话,叶昔浑身一僵,转身匆匆忙忙就避开了景少泽的眼神。

    “是吗?”宁舒意味深长地说道:“你要保重身体可别太累了,身体要紧,可别出了什么事情。”

    景少泽看着叶昔慌忙无措的样子,勾了勾嘴角,听到宁舒的话,收回了眼神,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没事的,休息休息就好了。”

    景少泽站了起来,“我到厨房去弄些果汁,婧婧想要喝什么果汁?”

    上次是拿消化药,这次又是果汁,下次是什么理由。

    “好,橙汁吧。”宁舒说道。

    景少泽的脸上带着笑容,去了厨房,走进厨房就将门一关,叶昔心里一抖,放下手中的水杯,就要出去不想跟景少泽单独相处。

    景少泽长腿一迈,挡在了叶昔的面前,叶昔瞬间就感觉让人窒息的气势扑面而来,让她的心脏瞬间失去了节奏,脸色潮红。

    “请你让开。”叶昔低着头声音细如蚊呐地说道。

    景少泽勾了勾嘴角,“让开,你昨天晚上可不是这么说的,腿勾着我的腰的时候,说的可不是让开。”

    “昨天晚上我记得可是你来勾引我的,怎么这会不认账了?”景少泽的神情显得邪恶无比,却又带着一股致命的吸引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