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第624章 代孕妈咪3

    而叶昔五年之后回来了,这五年的时间,景少泽没有其他女人,再次见到都叶昔,景少泽决定将叶昔追回来,把这个惹他生气的女人圈养在身边。

    这个可恶的女人偷了他的心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更何况这个女人是他孩子的妈妈,带着孩子追叶昔。

    这个时候景少泽是丧妻的钻石王老五,有野心的女人都想要爬上景少泽的床,但是叶昔对景少泽避之不及,五年前的伤害让叶昔对男人恨和害怕多过爱。

    两人经过一段挫折最终在一起了,偶然间两人谈起了小时候的时候,叶昔说自己小时候遇到一个男孩子。

    那个男孩子被绑架了,叶昔因为看到了歹徒的脸,歹徒顺手绑走了叶昔,两个孩子相互依靠,凭借一点小聪明逃了出来,手牵手跑了很远。

    谈起这件事情,景少泽将叶昔抱在怀中,感叹地说道,幸好没有错过。

    他们就是命定的缘分。

    接受完剧情的宁舒差点喷口血出来,先不说那么多的歹徒看不住两个孩子,后面这个小时候的事情,完全就是在强行洗白。

    他们的爱情是命定了,而叶昔不是第三者。

    宁舒现在完全能够感受到倪倩心中的愤懑。

    宁舒盘坐在床上,打算修炼绝世武功,这动不动扶着心口就瘫软倒在地上的身体不利于完成任务。

    只是现代灵气少,而且这具身体本来就筋脉不全,修炼起来的效果微乎其微。

    宁舒只能慢慢修炼。

    ‘咚咚咚……’正在修炼的宁舒被敲门声打断了,宁舒躺了下来,把被子盖在身上。

    敲门声之后,就是小声的开门声。

    “婧婧,醒一醒。”景少泽走到床边,伸出手碰了碰宁舒的额头,宁舒睁开眼睛,避开了景少泽的手,坐了起来,问道:“怎么了?”

    景少泽的脸上浮现出笑容,景少泽的身上穿着西服,让他的身姿挺拔,洁白的衬衫袖口让他看起来优雅又贵气。

    景少泽看着宁舒,眼睛里流淌着温情,说道:“小懒虫,该起来吃饭了。”

    宁舒咧咧嘴,掀开被子起床了。

    景少泽扶了一把宁舒。

    宁舒下楼了,就看到了已经坐在饭桌上的叶昔,同桌的还有倪婧公公婆婆。

    “身体好点了吗?”景少泽妈妈朝宁舒问道。

    景少泽替宁舒拉开了椅子,宁舒坐了下来,说道:“好多了。”

    “自己要注意身体,总是这样也不好,最主要的还是自己遭罪。”景少泽妈妈说道。

    瞧这话说得,好像她乐意得这个病一样,这种事情又不能自己选择,这话更多是责怪自己用病来折腾大家,假装心脏病发作了。

    宁舒没有说话,打量了一下坐在对面的叶昔,叶昔静静地吃着营养师特别搭配的晚膳。

    叶昔的脸色红润,肤如凝脂,是一个非常漂亮又健康的女人,跟瘦瘦弱弱,病病怏怏的倪婧完全不一样。

    察觉到宁舒的眼神,叶昔和宁舒的眼神对视了一眼,然后低下了头。

    修炼了一下午的绝世武功,宁舒也饿了,默不作声开始吃饭。

    景少泽看到宁舒今天用餐蛮多的,心里蛮高兴了,连忙给宁舒夹菜。

    叶昔看了一眼景少泽和宁舒,低着头吃着自己的晚餐。

    用过晚餐之后,叶昔就帮忙收拾东西,默默在厨房洗碗,尽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景少泽虽然跟宁舒说着话,但是眼神却一直往厨房看,最后朝宁舒说道:“你今天晚上吃得不少,我去给你拿点消化的药,不然待会睡觉该不舒服了。”

    宁舒没有说话,看着景少泽朝厨房去了。

    景少泽走进厨房,看到叶昔正在洗碗,面色冷漠,走过去抓住了叶昔的手腕,叶昔的手中正拿着盘子,被景少泽这么猝不及防抓住了手腕,盘子掉在地上了。

    叶昔一脸愕然地看着一脸冷酷的景少泽,想要挣开景少泽的手,但是景少泽将叶昔往墙壁上一抵。

    叶昔神色惊慌,想要推开面前的景少泽,景少泽冷酷地说道:“收起你的小心思,别以为我会碰你,我爱的人是婧婧,你不过是一个为了钱来做待孕母的女人。”

    叶昔紧紧咬着嘴唇,也不辩解什么,无声和景少泽对峙着。

    这个男人明明是温柔的,为什么对她这么冷酷无情,来做代孕母亦非她所愿的。

    “怎么不说话,白天的事情,你到底跟婧婧说了什么,让她心脏病都发作了?”景少泽手撑着叶昔身后的墙壁,“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景少泽高大的身体几乎笼罩着叶昔的身体,强势的气息让叶昔感觉窒息,连心跳都不正常了。

    “我知道你厌恶我,但是我真的没有说什么。”叶昔说道。

    景少泽嗤笑了一声,神色显得有些邪魅,跟平时在倪婧面前完全不一样。

    景少泽对倪倩是小心温柔呵护,而对待叶昔却是男人征服女人的姿态。

    景少泽嘴上说着厌恶都叶昔,但是动不动就身体接触,动不动就拉胳膊,动不动就来个壁咚,动不动就说锥心刺骨的话讽刺叶昔。

    宁舒悄无声息站在门口看着这两人,景少泽在叶昔的面前表现得完全不像他了。

    景少泽是优雅进退有礼的人,彬彬有礼温柔却疏离的人,现在一副邪魅霸道总裁附身的样子。

    景少泽无论是讽刺叶昔,还是对叶昔做出什么恶劣的举动,都是潜意识里想要引起叶昔的注意。

    偏偏景少泽还在心中催眠自己:老子爱的是倪婧,爱的是妻子,才不喜欢这个为了钱做代孕母亲的女人,绝对不是,这个女人的存在破坏他和倪婧的夫妻感情。

    景少泽就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一边说着爱着自己的妻子,一边又撩叶昔。

    “景少泽,你说我为了钱做代孕母亲,我承认。”叶昔抬起头定定看着景少泽,“为了救我爸爸的公司,我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无论你看不看得惯我。”

    “我做代孕母亲关你什么事,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叶昔倔强地说道。

    “牙尖嘴利,我可不想自己的孩子从你这样的女人肚子里爬出来。”景少泽讽刺地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