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第619章 四爷的后院26

    弘历满月酒之后,爱新觉罗弘历这个名字就记录在族谱上了,母钮祜禄氏。

    上了族谱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没有办法更改了,小钮祜禄氏因此发了好大的脾气,摔坏了很多的东西。

    心中愤恨又委屈,从穿越以来,她小心翼翼地生活,给人做小妾,所谋划的不过是在古代有一个区别于现代的生活。

    小钮祜禄氏心中有些迷茫了,她都不知道自己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思,呆在一片后院里,天天等着一个男人的垂怜。

    甚至来出门都不方便。

    她谋划的事情没有一次成功的,她想要给自己的孩子谋划一个光辉的未来,费尽心力都落空了。

    这是为什么啊。

    小钮祜禄氏疲惫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她感觉自己好累好累。

    不敢怎样都要走下去,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但是没过多久,小钮祜禄氏居然被禁足了,禁足了三个月,幸苦生下来的孩子差点就被胤禛抱走给别人养了。

    小钮祜禄氏哭着喊着,一直在道歉,勉强换来了宁胤禛的原谅。

    其实小钮祜禄氏都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只能通过道歉来挽救。

    胤禛也就宽大处理,只是禁足两个月。

    宁舒得知小钮祜禄氏被禁足了,第一时间就看向了钮祜禄氏,也不知道这件事跟钮祜禄氏有没有关系。

    不过这些事情都跟她没有关系,她只需要当一个好保姆就行了。

    钮祜禄氏的心情显得比较好了,没有小钮祜禄氏打着姐妹的旗帜过来找她。

    钮祜禄氏现在什么事情都不管,就好好照顾自己的儿子,也没有想过争宠,胤禛爱过来就过来,不过钮祜禄氏都不会去拖。

    宁舒给弘历输了两次气劲,让弘历身体好一些,不容易生病,自己照顾起来也轻松一些。

    “妙菱。”钮祜禄氏朝宁舒喊道,宁舒正在检查弘历的衣服,走过去朝钮祜禄氏福了福身问道:“格格,有什么事情吗?”

    钮祜禄氏伸出手握住了宁舒的手,神色有些感叹地说道:“这段时间多谢你陪在我身边,不让我肯定会手忙脚乱的。”

    宁舒福了福身,“这是奴婢应该做的。”

    “不论怎样我都要谢谢你。”钮祜禄氏笑着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贴身侍女。”

    “多谢格格。”宁舒福了福身。

    现在她成为了钮祜禄氏的贴身侍女,算是钮祜禄氏信任的人了吧。

    宁舒又开始整理衣服,现在正是换季的时候,这些衣服都是绣娘亲手做的,宁舒必须要检查这些衣服有没有什么异常。

    特别是还是贴身穿的衣服。

    宁舒心里有些无语,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世界,试炼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宁舒拿起了一件衣服,翻来覆去查看,最后在衣服的领口发现了白色的痕迹,还有些水渍。

    宁舒拿着衣服放到鼻尖闻了闻,皱了皱眉头,朝钮祜禄氏说道:“格格,你过来一下。”

    钮祜禄氏正摇着摇篮,听到宁舒的话,走了过来,宁舒拿着衣服放到钮祜禄氏的面前,钮祜禄氏想拿,宁舒说道:“别动,这上面可能是天花痘浆。”

    钮祜禄氏顿时收回了手,连忙后退了两步,结结巴巴,神色震惊,“衣服上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

    “格格,奴婢去把衣服处理了。”宁舒拿着衣服就出了房间。

    宁舒将衣服放在煮沸的醋锅里煮,用醋翻来覆去地洗手,又熬了一些药喝了。

    她摸了衣服,这段时间都可能不会照顾孩子了。

    把衣服从醋锅里挑出来,然后把衣服扔了,不把衣服处理了,别人摸到可能就染上天花,府里有这么多孩子,很可能就让孩子染上天花。

    也不知道是谁做的这件事,在孩子的贴身衣服上,意图太明显,这个手段可比奶娘在***上抹盐水高明多了。

    要出手就直接放大招,这么小的孩子,染上天花活下去的几率可以忽略不计。

    到底是谁动的手?

    彤玉过来看宁舒,问道:“妙菱,格格问你衣服都妥善处理了吗?”

    “已经妥善了处理了。”宁舒点点头,“这段时间我不会去照顾孩子了,我碰了衣服,过段时间再说吧。”

    “把院子每个地方都撒点醋消消毒,每次抱孩子之前都要洗手。”宁舒嘱咐彤玉。

    彤玉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宁舒本以为自己喝了药之后应该会没事的,但是没有想到几天之后就开始发热了,浑身乏力得很。

    宁舒感觉好坑爹啊,这具身体没有得过天花,身体里没有抗体,接触了病毒,没能抗住。

    本以为自己修炼了绝世武功会没事,没想到还是中招了。

    宁舒自己熬药喝,不停地修炼绝世武功,但是脸上身上都起了水痘,很痒。

    好心塞。

    宁舒跟钮祜禄氏说自己要离开贝勒府,钮祜禄氏站得远远的,看宁舒一脸的水痘,想到自己的孩子,也就同意了宁舒离开。

    钮祜禄氏让宁舒去自己陪嫁的庄子,还派了一个丫鬟去照顾宁舒,宁舒拒绝了丫鬟,自己这种情况还是不要连累别人的。

    钮祜禄氏还给了宁舒一笔钱,让宁舒好好养病,说是要等着宁舒回来照顾孩子。

    钮祜禄氏没有放弃宁舒,谁知道天花只要得过一次,这辈子就不会再得了,钮祜禄氏还是希望宁舒能够熬过去。

    宁舒收下了钮祜禄氏的钱,带上了斗篷到钮祜禄氏的庄园了,钮祜禄氏的庄园并不是多大,有几个佃农。

    宁舒在小房子里住下了,偶尔会进山去找草药,自己熬药,自己煮饭。

    因为她的病,她住的房子并没有人靠近,宁舒想吃什么东西,得自己去到菜园子里摘。

    宁舒本想用系统的药,猜想到现在是试练任务,根本就没有办法用系统中兑换的东西。

    尼玛,真痒啊。

    这病到现在都没有好,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

    宁舒现在只能庆幸自己学过医,能够压住自己的病情,不然得了这种病就只能等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