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第618章 四爷的后院25

    “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宁舒朝奶娘问道。

    奶娘似乎很讨厌宁舒,“没有人跟我说什么,我就是看不惯你霸占着小主子,就想要小主子亲近你一个人。”

    宁舒有些无语了,就因为这样的理由就要害孩子。

    不,这后宅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任何的行动背后都是有目的。

    “格格……”宁舒凑到钮祜禄氏的耳边说道:“格格,奴婢觉得这个奶娘应该是被人挑拨了。”

    给大户人家当奶娘好处都不少,更何况是奶当今圣上的孙子,无形中能够得到多少好处,如果孩子依赖自己,那好处更不少。

    宁舒不让奶娘亲近孩子,奶娘才这么怨怼她。

    如果这后面还有什么人挑拨,发生这样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钮祜禄氏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奶娘,压抑住内心喷涌而来的愤怒,朝彤玉说道:“去把爷叫过来,这件事要让爷知道。”

    奶娘的脸顿时就白了,跪在地上磕头,头磕得砰砰直想,“格格,绕过民妇这一次,开恩啊格格。”

    “小声点,吵到孩子了。”钮祜禄氏语气轻飘飘地说道。

    奶娘被钮祜禄氏的神态吓到了,立刻闭上嘴巴不敢说话了,一脸惊恐。

    彤玉去叫胤禛了,估计是事情太严重了,胤禛来得很快,走进屋里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钮祜禄氏流着泪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胤禛听完,神色冷酷,揉了揉额头,“这是怎么了,总是遇到这种心思歹毒的奶娘。”

    “不能轻饶了,这府里还有好几个孩子,每个奶娘都是这样,我的孩子还能不能活着长大。”胤禛面色冷漠。

    奶娘吓得面白如纸,浑身都在颤抖,口齿不清惊恐地说道:“贝勒爷饶命,民妇是冤枉的。”

    胤禛让人奶娘拖出去,奶娘大声喊道:“贝勒爷,是有人让民妇这么做的。”

    胤禛面色冷酷,“哦,是谁撺掇你做这样的事情。”

    “是沁心园的格格,格格说如果我得到小主子的亲近,以后会有荣华富贵的。”奶娘连忙说道,生怕迟一点就会被打死。

    胤禛冷冷地说道:“不光虐待我的孩子,还造谣诋毁后院的主子,如此不忠不义的人留着做什么。”

    “贝勒爷饶命。”奶娘凄厉的声音越来越远。

    也不知道胤禛会怎么处理这个奶娘,像之前那样打板子然后逐出贝勒府?

    胤禛转过头来看抱着孩子掉泪的钮祜禄氏,叹了一口气说道:“别哭了,正做月子呢,对眼睛不好。”

    钮祜禄氏擦了擦泪,朝胤禛说道:“爷,能不能给孩子找一个奶娘,妾身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胤禛点点头,“这件事交给爷处理,也会替你处理好的。”

    钮祜禄氏的脸上露出了勉强的笑容,胤禛让屋里的奴才好好照顾钮祜禄氏,这才走了。

    钮祜禄氏看着胤禛的背影,表情有些失望,明明有人想要害她的孩子,可是胤禛却无动于衷,没有想过要处理。

    “格格,你没事吧。”宁舒看钮祜禄氏的神色有些恍惚,出声问道。

    钮祜禄氏的眼泪一下就下来了,抱着孩子无声地哭泣。

    “格格应该高兴,发现了身边包藏祸心的人,让孩子没有受到更大的伤害。”宁舒宽慰钮祜禄氏。

    “这件事也是奴婢的失误,造成了这样的结果。”宁舒福了福身。

    钮祜禄氏擦了擦眼泪,“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这奶娘本来就是心思不纯,这次的事情我谢谢你。”

    “奴婢愧不敢当。”宁舒说道,“没什么事情比格格的身体重要,格格现在应该养好身体,出了月子再说。”

    钮祜禄氏嗯了一声,将孩子留在身边照顾,只让自己信任的几个人靠近。

    胤禛很快找了奶娘过来。

    钮祜禄氏并没有让奶娘靠近孩子,喂.奶的时候让宁舒再三检查。

    钮祜禄氏不信任其他人,照顾孩子的事情都落到了宁舒的身上,把宁舒累得够呛。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了钮祜禄氏出月子。

    估计是为了弥补钮祜禄氏和孩子,胤禛给孩子办了一个几桌的满月酒,还给孩子取名爱新觉罗弘历。

    小钮祜禄氏抱着孩子坐在酒席上,听到弘历这名字,整个人都使了魂魄,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怀中的孩子都感觉很勒,哇哇大哭了起来。

    孩子的哭声引起了周围人的哭声,胤禛淡淡地看着小钮祜禄氏,小钮祜禄氏连忙哄着怀里的孩子。

    心中很是痛苦,为什么,她的孩子都三个月了,胤禛也不给她的孩子取一个名字,钮祜禄氏的孩子现在叫弘历,还有满月酒。

    这么一对比,她的孩子显得好寒碜。

    钮祜禄氏看着小钮祜禄氏,嘴角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妹妹,你怎么亲自抱着孩子呢,不让奶娘抱着呢,孩子这么哭,是不是饿了,让奶娘喂点奶吧。”

    “咦,孩子的奶娘没有跟着吗?”钮祜禄氏淡淡地问道。

    小钮祜禄氏说道:“孩子不喜欢奶娘,没有将奶娘带过来。”

    “是吗?”钮祜禄氏眼中含着冷意。

    小钮祜禄氏嗯了一声,她才不会让自己的孩子亲近奶娘呢,自己的孩子不亲近做娘的,亲近一个下人么。

    宁舒抱着孩子站在钮祜禄氏的旁边,听到这两姐妹的对话,心中明白钮祜禄氏是恨上了小钮祜禄氏。

    小钮祜禄氏再三要害钮祜禄氏的孩子,钮祜禄氏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孩子,也会跟小钮祜禄氏对上的。

    宁舒觉得蛮神奇的,钮祜禄氏作为正宗的古代女子,并没有主动害人,反而是从现代穿越而来的小钮祜禄氏,生活在和平年代的钮祜禄氏,处处想要害死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

    罪不及婴孩。

    就因为这个孩子是弘历,是未来的帝王,就要想害死这个孩子。

    可怕的人心,跟哪里人是没有关系的。

    小钮祜禄氏的作为和古代的后宅女人有什么区别,没有区别,甚至比后宅女人更加没有底线和原则。

    主动加害别人和被动反击是有区别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