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7.第617章 四爷的后院24

    宁舒感觉这个奶娘有些不对劲,就不着痕迹地观察她,但是自从上次宁舒说了不能吃口味太重的东西,奶娘就老老实实吃膳房里做的东西。

    给人感觉就是嘴馋了,宁舒也没有看出什么来,奶娘也老老实实地跟着宁舒一起照顾孩子。

    宁舒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多疑了,这个奶娘是钮祜禄氏娘家精心挑选的人,奶娘关系到孩子的生死,应该不会这么大意吧……

    但是有之前产婆的事情,宁舒一点都不敢放弃对奶娘的怀疑。

    但是奶娘处处都很正常,几乎每时每刻都跟宁舒在一起。

    除了喂奶,宁舒有意识隔开奶娘和孩子,尽量让孩子少跟奶娘接触了

    “咿呀,咿呀……”

    宁舒正在修炼,被摇篮的孩子打断了,睁开眼睛就看到孩子正蹬腿,一脸难受的样子。

    宁舒赶紧下床,抱起了孩子,孩子往宁舒的胸口拱,显然是饿了,而且孩子个嘴唇有些发白。

    宁舒将手指伸进了孩子的嘴里,发现他的口腔中很干燥,显然是口渴了。

    宁舒没有叫醒奶娘,而是倒了水慢慢给孩子喝下。

    孩子显然太渴了,喝了整整一茶杯的水,打了一个嗝,水顺着嘴角流出来了,宁舒拿袖子擦了擦孩子嘴角的水。

    宁舒将孩子抱了起来,轻轻地拍着他的背,还在趴在宁舒的怀里睡着了。

    但是很快宁舒就发现孩子有些不对劲,因为第二天孩子都拉粑粑的时候很费劲,一张脸挣得通红通红的,好像是便秘了。

    而且拉出来的东西很臭,现在孩子还不到一个月,只是喝奶,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宁舒紧紧皱着眉头,清理干净之后,又给了孩子喂了水,孩子喝了整整一茶杯水。

    怎么会这么渴。

    奶娘的饮食吃得很清淡啊。

    “妙菱姑娘,现在要给小主子喂食吗?”奶娘刚刚清洗了一下,一边说着一边要给小主子准备喂食了。

    宁舒眯了眯眼睛,将孩子递给奶娘。

    宁舒想了想,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想了想,觉得源头还是应该在奶娘的身上,除了入口的东西,宁舒想不出有什么地方不对。

    “孩子不饿,先不用喂。”宁舒重新抱回孩子,奶娘一脸愕然,她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个丫头恩么就不同意了。

    宁舒突发奇想,挤出了奶娘一些孩子的口粮放在嘴里尝了尝,很咸。

    “你……”宁舒抱着孩子转身就走了,奶娘都来不及扣上衣襟,连忙拦住了宁舒。

    “妙菱姑娘,求求你了,别告诉格格。”奶娘一脸煞白,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妙菱姑娘,我再也不敢了,求你了。”

    宁舒没有说话,迈着脚步就走了,奶娘抱住了宁舒的腿,“妙菱姑娘,求你了。”

    宁舒甩开了奶娘抱着自己的腿,奶娘被宁舒踹开了,匍匐在地上。

    宁舒抱着孩子去找钮祜禄氏了,朝钮祜禄氏福了福身说道:”奴婢愧对格格,奴婢有罪。”

    钮祜禄氏有些诧异地看了看宁舒,问道:“这是怎么了,还是孩子出了什么事情?”

    宁舒还没有说话,奶娘冲了进来,衣服凌乱,眼神哀求地看着宁舒。

    钮祜禄氏紧紧皱着眉头,“把孩子给我。”

    宁舒将孩子给了钮祜禄氏,钮祜禄氏接过孩子看了一眼宁舒和奶娘,“到底什么事情。”

    “娘娘,这个奶娘将盐水涂在身上,最近两天孩子肠胃都不好,格格应该调查一下这个奶娘。”宁舒直接说道,“这事也是奴婢的疏忽,请格格恕罪。”

    钮祜禄氏神色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孩子,又看看面无血色的奶娘,声音里含着震怒,“到底怎么回事。”

    “你为什么要怎么做?”钮祜禄氏现在庆幸的是奶娘涂的是盐水,而不是毒药,如果涂了毒药,钮祜禄氏都不知道能不能见到自己的孩子。

    “你说啊,是钮祜禄家给你的钱少了,让你这么对待我的孩子。”钮祜禄氏额头上的青筋炸了炸,整个人情绪都有些歇斯底里了。

    奶娘坐跪在地上磕头,大声喊道:“格格,民妇没有想过害孩子。”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钮祜禄氏看着奶娘的眼神带着杀意,再三发生这样的事情,钮祜禄氏感觉自己都被逼入了墙脚。

    为什么这么人要迫害她的孩子,生产的时候有两个产婆要害她,她两个产婆遣会了钮祜禄府,让娘仔细查查。

    一个产婆是钮祜禄府一个小妾的人,这个小妾就是小钮祜禄氏的娘,而另一个产婆则是在进入贝勒府被人给收买了。

    钮祜禄府传过来的消息是,产婆了收了两锭银子,并不知道背后之人是谁。

    “格格,你冷静一点。”宁舒沉稳地说道。

    钮祜禄氏深深吸了一口气,冷冷地看着奶娘,“你是谁的人?”

    奶娘哭着说道:“格格,民妇真的没有想要害小主子。”

    “那你做的事情就是在害我的孩子,你敢说没有害我的孩子。”钮祜禄氏的眼神有些可怖,就好像是受伤的母兽一样。

    奶娘突然恶狠狠地看着宁舒,指着宁舒说道:“都是因为妙菱,都是因为她。”

    面对奶娘的指着,宁舒面色淡淡的,垂首站在一边没有说话。

    钮祜禄氏冷冷地看着奶娘,扫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宁舒,低着头吻了吻自己的孩子,淡淡地说道:“哦,她做了什么。”

    奶娘有些气不过地说道:“格格,民妇才是小主子的奶娘,负责照顾小主子,可是妙菱都不让民妇靠近小主子,民妇就想着如果孩子出了什么事情,格格就不会被将孩子给妙菱养。”

    宁舒:→_→

    呵呵呵,这才成了她的错了。

    钮祜禄氏笑了出来,“这是我的孩子,我给谁照看就给谁照看,你还因为这种理由加害我的孩子,你还有理,你还觉得委屈了?”

    “民妇是想要尽心竭力照顾小主子,但是妙菱根本不民妇靠近孩子。”奶娘表情有些愤懑。

    宁舒皱了皱眉头,看着这个口口声声自称民妇,但是心却很大的奶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