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第616章 四爷的后院23

    钮祜禄氏感觉不少人盯上自己的孩子,现在她根本不能信任别人,就想让宁舒照顾自己的孩子。

    生产的时候,这丫鬟救了自己和孩子,钮祜禄氏的心中稍微信任了一点宁舒,而且她还会医术,如果孩子有什么异常会第一时间发现。

    钮祜禄氏看着宁舒说道:‘妙菱,我希望您能帮我照顾孩子,我现在的身体情况没有办法信任别人。“

    宁舒被钮祜禄氏拉着手,心中很想要甩开她的手,恭敬地说道:“奴婢没有照顾孩子的经历,奴婢怕是要辜负格格的期望。”

    “不需要你照顾孩子啊,我希望你能跟在孩子的身边,顺便……”钮祜禄氏小声说道:“顺便替我监视奶娘,我不放心奶娘。”

    接二连三的事情让钮祜禄氏犹如惊弓之鸟,对这个帮了自己好几次的丫鬟也信任了很多。

    宁舒:不,我不……

    “等我出了月子,就亲自照看孩子。”钮祜禄氏说道,朝彤玉使了眼色,彤玉从化妆台上拿出了一个小匣子。

    “这个是格格赏你的。”彤玉说着打开了小匣子,小匣子里是一些首饰,有项链,有头钗,还有手镯,光是这么一匣子的珠宝,价格不菲,能够普通人家过一辈子了。

    宁舒连忙福了福身,说道:“格格,这太贵重了,奴婢不能要。”

    有时候钱多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她现在只是一个丫鬟,如果她真的收下这一匣子的东西,才去照顾孩子。

    只怕到时候钮祜禄氏脱离现在窘迫的局面,就该找自己算账了,换位思考,如果自己是主子,让自己的奴才做事还得赏东西,心里会没有疙瘩才怪。

    到时候随便一个理由就能把她摁趴下,她只是一个命不由己的奴才,根本就不可能和钮祜禄氏做到公平交易。

    而且的任务完成了,离开了这具身体,原主就会回来,万一钮祜禄氏找原主的麻烦,原主有什么事情,这可是算在她的头上。

    使用了原主的身体,宁舒没想过留下一堆麻烦就走了。

    想通了的宁舒摆了摆手说道:“奴婢一定会好好照顾小主子,只是这些东西奴婢不能收下,奴婢只是一个奴才,有这么多贵重超出奴婢身份的东西会引来麻烦的,况且格格之前已经赏赐了奴婢不少的东西,奴婢心中已经不安了,万万不能再收下这些东西了。”

    宁舒又福了福身说道:“奴婢一定会尽心尽力照顾小主子。”

    钮祜禄氏勾了勾嘴角,“既然如此,谢谢你了。“

    “奴婢不敢当。”宁舒看到钮祜禄氏轻快的表情,心中瞬间就明白自己被坑了。

    拿出这么一匣子的东西,不论她收不收都要去照顾小主子,甚至对方根本就没有想过真的把这么一匣子的东西赏给她。

    如果真的想赏赐,随便从匣子里拿出一件物什,对于一个丫鬟来说都是贵重无比。

    都是人精。

    这还可能是一种考验。

    宁舒:→_→

    任务什么时候结束?!

    钮祜禄氏才生产,整个人都疲累无比,恰好这个时候胤禛过来了,过来看钮祜禄氏和孩子。

    宁舒退出了房间,心中无语地要死,她的任务是照顾宋格格的孩子,宋格格的孩子现在由年氏养着,养的很好。

    现在她又要给钮祜禄氏照看孩子,这个任务是要干啥,明明不是自己的娃,自己还得像亲妈一样操心,不,比亲妈还要操心。

    彤玉替宁舒换了房间,房间换到了钮祜禄氏房间的隔壁,房间蛮大的,宁舒和奶娘就在这个屋子照顾孩子。

    宁舒要做的就是保护孩子,不让危险的东西靠近孩子,同时也监视奶娘,奶娘吃的东西她先入口,就是孩子要穿的东西她都的仔细检查一下有什么不对的。

    晚上不睡觉,就盘坐床上修炼,摇篮就在床边,宁舒时不时要查看孩子的情况,偶尔半夜孩子饿了,宁舒会把孩子抱给奶娘,给孩子喂奶。

    到底是瓜熟蒂落的孩子,孩子很健康,也很能吃,白白嫩嫩的,跟当初的小格格完全不一样。

    钮祜禄氏是一个好母亲。

    宁舒跟奶娘的饮食是不一样的,奶娘的饮食是另外做的,奶娘吃的东西都有助于下.奶。

    宁舒都会尝奶娘的饭菜,不过今天的饭菜有些咸,就是宁舒吃都感觉咸了。

    一锅肘子汤有些不能下咽,宁舒看着产婆问道:“今天的菜怎么这么咸。”

    奶娘吃咸了产奶就咸,对孩子的肠胃是一种负担,不是说不可以吃盐,而是不能吃这么咸。

    奶娘朝宁舒说道:“从来到府里,嘴里一直淡淡的,就让膳房的厨娘放了一点盐巴。”

    “你也知道,我是乡下人下饭就吃点咸菜,吃的菜本来就咸,所以现在嘴里寡淡得很。”

    宁舒皱了皱眉头,“你现在要给孩子喂.奶,吃太咸了对孩子不好,而且还不利于下奶,作为奶娘,这些事情不知道吗?”

    “妙菱姑娘,只是吃这么一次,没有关系的,这些东西都没有一点盐味,我也吃不下东西,吃不下怎么有奶给小主子吃。”奶娘的神色有些不满。

    宁舒看着这个奶娘,很富态脸色红润,开始照顾孩子还算尽心,现在闹出了什么幺蛾子。

    被宁舒看着,奶娘有些不自在的移开眼神,随即说道:“好了,我下次不会吃了。”

    膳房重新弄了奶娘的膳食,奶娘吃过了之后,给孩子奶过奶之后,宁舒就将孩子抱到钮祜禄氏的面前。

    钮祜禄氏对孩子很在意,一天要看好几遍,把孩子放在自己的身边。

    “最近有什么异常吗?”钮祜禄氏接过孩子,满脸柔情,柔软得很。

    宁舒停顿了一下说道:“没事,暂时没有情况。”

    钮祜禄氏的眼神就没有从孩子的脸上移开,“这段时间你多注意一些。”

    “奴婢知道了。”宁舒有心想说奶娘的事情,但是只凭借奶娘想吃口味重的饭菜并不是什么多大的事情。

    只不过以后除了要照顾孩子,还要观察这个奶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