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5.第615章 四爷的后院22

    钮祜禄氏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而小钮祜禄氏的心一天比一天凉,月子都没有做安生,心焦得不行。

    小钮祜禄氏再三让胤禛给自己的儿子取个名字,小钮祜禄氏就想不通了,让胤禛给自己的儿子取名叫弘历怎么就那么困难。

    越临近生产之期,钮祜禄氏的心情越紧张,将宁舒带在身边。

    宁舒宽慰钮祜禄氏,“格格,不用担心,你的胎位是正的,而且现在已经入盆了,最近几天就能生了。”

    “格格产婆准备好了吗?”宁舒朝钮祜禄氏问道。

    钮祜禄氏点点头,“我让娘家找了产婆过来,我娘将这些产婆的底细都调查清楚了,应该没有问题的。”

    钮祜禄氏抓着宁舒的手,有些用力,指甲都陷入了宁舒的肉里,看着宁舒问道:“妙菱,我能相信你吗?”

    “格格,请相信奴婢,你出事了对奴婢没有任何的好处。”宁舒淡淡地说道。

    钮祜禄氏没有松开宁舒的手,“我生产的时候,希望你在我的旁边,我把我的性命和孩子的性命都交到你的手上。”

    “格格,奴婢会尽力的。”宁舒面色凝重地说道,“奴婢会尽力,竭尽全力。”

    宁舒摸摸钮祜禄氏的肚子,下坠得厉害,估计这几天的时间,这几天宁舒都守在钮祜禄氏的身边。

    而钮祜禄氏也感觉到自己要生了,肚子有轻微的宫缩,腰酸得厉害。

    在一天早晨,钮祜禄氏用早膳的时候,羊水破了,在地上形成了一摊水迹,宁舒一看,连忙过去将钮祜禄氏扶到了床榻上。

    “彤玉姐姐,格格要生了,去把产婆叫过来,去烧热水。”宁舒对一脸着急又忐忑的彤玉说道。

    “好,好……”彤玉连忙去办事了。

    钮祜禄氏躺在床上,痛的满头大汗,“格格忍忍,不要叫,留着力气生孩子。”

    “妙菱,我相信你,一定让我的孩子平安出世。”钮祜禄氏忍着痛说道,额头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

    宁舒点点头,“格格,相信我,没事的。”宁舒一遍说着切了参片放在钮祜禄氏的嘴里。

    钮祜禄氏感觉有刀子在肚子里刮一样,痛的浑身都没有力气了。

    彤玉带了四个产婆过来,忙着替钮祜禄氏顺胎位,宁舒闻到一个产婆的身上带着浓重的药味,而且还故意靠近钮祜禄氏。

    宁舒抓住了产婆的胳膊控制住她,对彤玉说道:“把她绑起来,关到其他的房间。”

    彤玉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有找到绳子,痛得低声呻.吟的钮祜禄氏小声说道:“把蚊帐剪了。”

    彤玉立刻拿起剪刀把蚊帐剪了,用布条将产婆的手捆住了,拖到隔壁房间。

    “格格放心,没事的。”宁舒对钮祜禄氏说道。

    钮祜禄氏点点头,一头的冷汗。

    “宫口开了,格格用劲。”产婆朝钮祜禄氏说道。

    钮祜禄氏深深吸了一口气,咬着牙使劲。

    “深呼吸,然后再使劲。”宁舒朝钮祜禄氏说道,“吸气,呼气。”

    钮祜禄氏痛的神情恍惚,耳边听着宁舒的声音,只能照做。

    过了快一个时辰了,钮祜禄氏还没有生下来,宁舒有些诧异,钮祜禄氏胎位是正的,生产也不应该用这么长的时间吧。

    “你滚开。”宁舒看到一个产婆将孩子的头往回塞,孩子头刚刚冒头,她就塞回去,把钮祜禄氏痛的死去活来的。

    “绑起来。”宁舒朝彤玉说了一声,“格格,已经看见孩子的头了,再用力一下就能出来了。”

    钮祜禄氏叫了一声,孩子的头出来了,宁舒小心拉着孩子的身体,最后孩子脱离了钮祜禄氏的身体。

    宁舒拍了拍孩子的屁股,孩子哇哇大哭了起来,钮祜禄氏听见了孩子的哭声晕了过去。

    宁舒将孩子身上的血迹擦干净了,用襁褓包了起来,将孩子递给彤玉,“出去报喜吧。”

    彤玉小心接过孩子,又哭又笑的,抱着孩子出去跟守在外面的胤禛和乌拉那拉氏禀告情况。

    宁舒守在里面,收拾后面的事情。

    宁舒一直守在钮祜禄氏的身边,钮祜禄氏醒过来的时候,看到宁舒会心一笑,随即问道:“我的孩子呢。”

    “格格,还在奴婢抱着。”孩子生下来一直都是彤玉抱着,因为之前产婆的事情,彤玉对奶娘也不放心。

    除了让奶娘喂口奶,一直都是自己抱着孩子。

    彤玉将孩子抱到钮祜禄氏的面前,让钮祜禄氏看,钮祜禄氏看着自己的孩子,脸上带着笑容。

    “幸苦你了。”钮祜禄氏朝宁舒说道,“今天如果不是你,我和孩子就可能出事。”

    宁舒嗯了一声,跟钮祜禄氏告退,自己要回去洗澡。

    宁舒回去洗了一个澡,然后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从钮祜禄氏入盆要生的这段时间,宁舒都没有怎么休息。

    至于之前想要害孩子和钮祜禄氏的产婆是谁的人,这些是钮祜禄氏该操心的事情。

    抓住了一个使坏的产婆,没有想到还有第二个。

    可能不止一波人想要弄死钮祜禄氏的孩子。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钮祜禄氏打消了请奶娘的心思,万一奶娘心思不纯,不就是把自己的孩子送入狼口。

    才出生的孩子非常脆弱,一点的伤害都可能让他丢掉性命。

    万一再遇到之前小格格那样的奶娘,心肠歹毒虐待孩子,想想都觉得恐怖。

    钮祜禄氏还询问了宁舒的意见,宁舒倒是觉得孩子喝自己母亲的奶挺好,但是现在的钮祜禄氏正在坐月子,不适合太操劳了。

    宁舒还是让钮祜禄氏请个可靠的奶娘,给孩子洗澡换尿片什么的,这些事情坐月子的钮祜禄氏没办法做。

    钮祜禄氏紧紧皱着眉头,“现在该到什么地方找能值得信任的奶娘,这四个产婆还是我娘找的,都出了这种事情。”

    钮祜禄氏感觉很多人盯上了自己的孩子,其他人生产都没有这样的事情。

    “那些奶娘说不定被人收买了,现在还关着,等到格格出了月子再说吧,格格安心养好身体。”宁舒宽慰钮祜禄氏。

    钮祜禄氏看着宁舒:“我我想把孩子交给你照顾。”

    宁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