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3.第613章 四爷的后院20

    宁舒直接将小钮祜禄氏让自己的做的事情告诉了钮祜禄氏,她才不想捏着藏着,这件事就让钮祜禄氏自己去烦恼。

    小钮祜禄氏怎么确定自己不会将这件事情告诉钮祜禄氏呢,大开大合同样能解决问题。

    这件事跟自己没关系了。

    估计是因为这件事,钮祜禄氏对宁舒不是那么信任了,平时都很少让宁靠近了,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都是请府里的大夫,宁舒也不在意,自己该干嘛就干嘛。

    她又没有想过要获得钮祜禄氏的信任。

    宁舒的心中隐隐感觉到小钮祜禄氏想做什么,那就是想杀了钮祜禄氏肚子里的孩子,让未来的弘历从她的肚子里钻出来。

    弘历是老四,乌拉那拉氏生的是长子,李氏肚子里这次是男孩,耿氏不知,现在钮祜禄氏和小钮祜禄氏同时怀孕了,不知道这两个人谁先生。

    这些事情轮不到宁舒管,就是她想管也管不了,宁舒就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离开这个世界。

    现在宋格格的孩子被年氏养得很好,能扶着东西慢慢悠悠走路了,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夭折的。

    “妙菱。”宁舒正拿着扫帚扫地,彤玉走到宁舒的面前,朝宁舒问道:“沁心园的格格送的药该怎么处理。”

    “这药你们还留着?”宁舒问道,“不把它处理了留着干嘛?”

    “这种东西不能留在身边,光是闻气味对孕妇不好。”宁舒有些诧异,这都好几天,怎么还留在身边。

    彤玉说道:“所以我才来问你这东西应该怎么处理,格格很心慌,不知道该怎么做。”

    宁舒淡淡地说道:“随便怎么处理都可以,直接化了水都埋起来就成了,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

    “不过是各种药材混合在一起的东西,稀释了就没有什么作用了。”宁舒随意地说道。

    彤玉看着宁舒:“我能相信相信你吗?”

    “为什么不能相信,我是格格的奴才,格格出了什么事情对我有什么好处吗,我之前是宋格格的人,现在跟了格格,格格不信任我,难道我跟了别人会比现在的情况好吗?”

    谁都信任自己人。

    彤玉看了一眼宁舒,最后说道:“你扫地吧。”

    宁舒哦了一声接着扫地,彤玉看了一眼宁舒,“我感觉你这人挺奇怪的,你求的是什么?”

    彤玉感觉这个人没有什么在意的事情。

    “我怕死,我就想活着。”宁舒笑着说道。

    彤玉嗤了一声,“只要你不做伤害格格的事情,格格自然会护住你。”

    “我自然是向着格格的。”宁舒说道。

    彤玉神色平淡,不知道是相信宁舒的话还是不相信。

    随着怀孕的时间长了,钮祜禄氏出现了妊娠反应,头晕目眩恶心嗜睡,这是怀孕的正常现象。

    彤玉找到宁舒,问问宁舒有没有什么办法,这样吐下去没辙啊老是吃不下东西身体会受不了的。

    宁舒弄了一下装着薄荷叶和橘皮的香袋给彤玉,说道:“难受的时候可以闻闻,做菜可以多加一些醋,开胃。”

    彤玉把香包拿回去了,让大夫看了看,大夫说没有问题,确实难受了可以用这种方式压制一下。

    钮祜禄氏也就放心了,随身带着宁舒弄的香包,不过女人孕吐是什么药都治不好的,只能压制一下。

    钮祜禄氏吐得难受,头晕的连床都下不了,不过钮祜禄氏再难受也不会让叫人去请胤禛。

    偶尔胤禛来看她的时候,钮祜禄氏才会说自己多难受,没有引起胤禛的厌恶,反而引起胤禛的心疼。

    平时钮祜禄氏不会去烦胤禛,胤禛来的时候才撒撒娇,抱怨两下,跟宋氏怀孕时候的做派完全不一样。

    宋氏就是有一丁点问题立马就要请人,搞的是鸡飞狗跳的,结果啥事都没有。

    两人的段数就不在一个层次。

    再说了这后院好几个女人怀孕呢,这个女人叫那么女人也叫,胤禛估计得忙死。

    宁舒依旧干着三等杂扫丫头的活计,每天扫院子擦地,一双手都糙了。

    她特么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啊卧槽,这钮祜禄氏都怀孕快五个月了,她特么还在这个世界呢。

    算起来都两年多的时间了,系统怎么都还不通知她离开这个世界呢。

    小钮祜禄氏偶尔会到钮祜禄氏的院子来串门,每次看到宁舒都跟宁舒使眼色,宁舒就当没有看到,自己做自己的事情。

    钮祜禄氏明知道面前这个人是要伤害自己孩子的人,但是面上不显露出来,小钮祜禄氏叫着姐姐,钮祜禄氏喊真妹妹,两人面对面的时候就跟关系极好的亲姊妹。

    小钮祜禄氏看到钮祜禄氏微微隆起的小腹,眼里闪过迟疑,为什么对方到现在还不落胎。

    看到钮祜禄氏的脸色还算好,再听到钮祜禄氏说感觉到孩子的胎动,小钮祜禄氏觉得自己的计划失败了。

    等到大夫来例行把脉的时候,小钮祜禄氏朝大夫问道:“我姐姐的身体如何了,之前听说她身体不舒服,现在好多了吧。”

    大夫说道:“格格没事,孩子也很健康。”

    “真的没事吗,我挺担心姐姐的。”钮祜禄氏再次朝大夫求证,“姐姐真的没事吗?”

    “没事,很健康的。”大夫说道。

    钮祜禄氏的心中失望又生气,那个死丫头收了钱不做事,没有按照她的指示做事。

    还是因为这个丫头没有办法靠近钮祜禄氏?

    小钮祜禄氏揉了揉额头,朝大夫挥了挥手,让他退下,随即叫住了大夫,“你等一下,现在应该能把出是男孩还是女孩了吧?”

    大夫拱了拱手说道:“格格腹中是男胎。”

    小钮祜禄氏笑了笑,让贴身侍女给大夫了一些赏钱。

    大夫收下钮祜禄赏钱就走了,小钮祜禄氏看着大夫的背影,眼神闪烁,既然丫鬟不行,那就用大夫。

    小钮祜禄氏摸着自己的肚子,“孩子,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在这后院,只有胜利者才能站在高处。”

    她一个现代人,现在厚着脸皮成为了一个小妾,要不是胤禛是未来的大清皇帝,她是不可能跟别人同侍一夫,而且这个男人名义还是自己的姐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