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第612章 四爷的后院19

    宁舒不觉得小钮祜禄氏是真的想要让自己替她接生,也就是随口一说。

    “姐姐,我能不能借给这个丫头一会,姐姐你也知道我喜欢种花,院子里都是花,我现在怀孕了,也不知道那些花会不会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小钮祜禄氏开口要宁舒。

    宁舒:→_→

    莫名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不找大夫找她做毛?

    钮祜禄氏看了宁舒一眼,没有立刻回答小钮祜禄氏。

    “姐姐,就借一会,一会我就让人把她送回来。”小钮祜禄氏撒娇地说道。

    钮祜禄氏只能点头。

    小钮祜禄氏立刻笑开了,“我马上就让她回来。”

    宁舒跟着小钮祜禄氏到了她的院子,走进院子就闻到一股花香,院子里种着各种各样的鲜花,有蝴蝶和蜜蜂围着花朵打转。

    “你看看这些花有没有会伤害我肚子里孩子的?”小钮祜禄氏朝身后的丫鬟挥了挥手,这些丫鬟就退开,守在不远处,就只有宁舒和小钮祜禄氏站在一起。

    “格格现在正在怀孕,最好还是不要种花。”宁舒说道。

    小钮祜禄氏皱了皱鼻子,显得有些娇俏,点点头说道:“是啊,不能种了,说不定会让孩子花粉过敏。”

    宁舒装作没有听到小钮祜禄氏说的现代词汇。

    “我知道你在姐姐哪里是不受宠的,你之前是宋格格的人,姐姐是不会信任你的。”小钮祜禄氏突然说道,“我之前让人找你,你都没有过来。”

    宁舒心中一下就明白了,原来那个丫鬟是小钮祜禄氏的人。

    宁舒福了福身说道:“格格对奴婢很好。”

    “好不好不是靠说的,是用眼睛看的,是用心感受的,姐姐其实并不信任你,把你带在身边也不过是做给福晋看的,据我所知,你在姐姐的院子并不受重用,干的都是三等杂扫丫头的活计。”小钮祜禄氏勾着嘴角,微笑着说道。

    “你是一个有本事的,我是真的希望在生产的时候,你能在我的身边,姐姐不愿意信任你,我愿意信任你。”

    宁舒听着小钮祜禄氏的话,心中明了,对方这是要拉拢她,不对,准确来说是要让她做事。

    宁舒福了福身说道:“奴婢多谢格格夸赞,奴婢愧不敢当。”

    小钮祜禄氏弯腰摘了一朵花,放在鼻尖闻了闻,说道:“我直说了吧,我想要让你家格格肚子里的孩子神不知鬼不觉得地消失。”

    “格格,这个奴婢做不到。”宁舒一脸惊恐地说道。

    小钮祜禄氏手指抚在花朵上,“可以的,你是大夫,你肯定有办法的,我这里有一些药,你只需要将这药擦在自己的身上,让她闻闻这个味道,孩子就会自然死亡。”

    “肯定不会连累到你的身上。”

    宁舒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这种药不会让孕妇直接流产,而是让肚子的孩子慢慢死亡,成为一个死胎。

    小钮祜禄氏怎么下得去手的,而且她和钮祜禄氏还是有血缘的关系。

    “奴婢不敢。”宁舒低着头惶恐地说道。

    小钮祜禄氏摘了一片花瓣,说道:“我相信你肯定能做到的,到时候我会给你泼天的富贵。”

    宁舒就当这话是在放屁,谁都喜欢忠心不二的人。

    她要是真的这么做了,到时候别说一个泼天富贵,她能不能活着都是问题,谁会喜欢一个背叛主子的人,今天能背叛别人,明天就能背叛自己。

    小钮祜禄氏这是要弄死未来的乾隆帝啊。

    “这个是我赏给你的。”小钮祜禄氏朝一旁的丫鬟挥了挥手,那个丫鬟走过来递给宁舒一个红绸香袋。

    丫鬟拿出香袋的时候,小钮祜禄氏退了好几步,捂住了鼻子。

    宁舒接过袋子,打开一看,里面有几锭银子,里面还有一个小瓶子,小瓶子里有几颗黑黢黢的药丸,带着一股淡雅的味道。

    “这个药丸你化了水,抹在手上或者脖子上就成了。”小钮祜禄氏朝宁舒说道。

    宁舒:……

    “格格,奴婢真的做不来。”宁舒直接拒绝。

    小钮祜禄氏淡淡地说道:“你以为你现在回去姐姐还会信任你吗?从你踏入这个院子开始,你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宁舒:→_→

    德行,真以为自己是穿越者就是主角。

    “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小钮祜禄氏淡淡地说道,“你手中的银子只是一小部分,等到成功了,我还有银票给你。”

    宁舒笑了笑,收起来香袋,小钮祜禄氏这才勾了勾嘴角,“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自己人了。”

    宁舒:呵呵呵呵……

    出了小钮祜禄氏的院子,宁舒将几颗药丸拿出来闻了闻,分析里面可能有的材料,也不知道小钮祜禄氏从哪里弄到这样的药丸。

    确实效果跟小钮祜禄氏说的那样,药效没有打胎药那么猛烈,但是对腹中的胎儿伤害是持久的,最重要的是,这个味道还蛮好闻的,淡雅无比,味道不浓烈,不会让人一闻就受不了。

    宁舒拿了帕子一层一层将瓶子包了起来,洗了手才去见钮祜禄氏。

    钮祜禄氏正在给孩子绣肚兜,看到宁舒的时候,神色淡淡地说道:“她院子里的花草是怎么处理的。”

    “格格说把院子里的花草都除了。”宁舒拿出了小钮祜禄氏给自己的赏钱和药,把自己和小钮祜禄氏说的话都告诉了钮祜禄氏。

    钮祜禄氏听到这些话,惊得针扎了手指,看着站得远远的宁舒手中的药瓶,吃惊地说道:“她真的这样说的?”

    宁舒点了点头,钮祜禄氏脊梁一垮,有些惊恐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只以为她什么东西都想跟我抢,现在居然要害死我的孩子,我是不会放过她的。”

    宁舒说道:“格格还是好好养身体,生下孩子再说,来日方长。”

    “格格,这银子?”宁舒朝钮祜禄氏问道。

    “既然是她赏你的,你就收着。”钮祜禄氏揉了揉额头,宁舒福了福身转身就出了房间。

    没过多久,彤玉就出来了,递给宁舒几锭银子,比小钮祜禄氏给的还多了两锭,彤玉笑着对宁舒说道:“妙菱,这是主子赏你,你收着吧。”

    连续收到两份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