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第611章 四爷的后院18

    钮祜禄氏怀孕的消息还没有爆出,反而爆出了小钮祜禄氏怀孕了,比较凑巧的也怀孕一个多月了。

    这可真稀奇,宁舒咂了咂嘴,到底是姐妹啊,一起怀孕。

    钮祜禄氏也跟乌拉那拉氏说自己怀孕了,乌拉那拉氏的脸上闪过一丝冷凝,随即让钮祜禄氏和小钮祜禄氏好好养胎。

    宁舒能感觉到乌拉那拉氏对钮祜禄氏不是很喜欢,哪怕面对胤禛宠爱的年氏都没有这样的冷漠。

    钮祜禄氏做事处处周到,很明白自己的身份,对乌拉那拉氏也很尊敬,但是乌拉那拉氏对钮祜禄氏的态度非常地冷淡。

    钮祜禄氏和小钮祜禄氏出了乌拉那拉氏的院子,小钮祜禄氏笑着对钮祜禄氏说道:“姐姐,没想到我们一起怀孕呢,就是不知道这两个调皮的孩子谁先出来。”

    钮祜禄氏淡笑着说道:“到了时候自然出来了。”

    钮祜禄氏并没有多跟小钮祜禄氏说什么,寒暄了两句转身就走了。

    宁舒跟在钮祜禄氏的身后,回头看了一眼小钮祜禄氏,小钮祜禄氏站在原地,手摸在自己的小腹上,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宁舒收回了眼神,心里猜测接下来估计又是一翻争斗。

    胤禛送了一些补品到钮祜禄氏的院子,钮祜禄氏收下了补品,放在库房里并没有动,显然是不打算吃胤禛送过来的补品。

    钮祜禄氏对宁舒说道:“这个院子里,只有你懂医术,我希望你能多注意一点,等到我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会重重有赏。”

    宁舒福了福身,“奴婢尽力做到。”

    钮祜禄氏点点头,也没有逼着让宁舒说一定做到,世事变幻无常,谁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

    钮祜禄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论如何她都要保护好自己的孩子。

    虽然钮祜禄氏让宁舒帮忙保护肚子里的孩子,但是吃食入口的东西都不会让宁舒碰,显然没有完全信任宁舒。

    宁舒也不在意,每天还是扫院子擦地,钮祜禄氏肚子里的孩子也轮不到她操心,未来的皇帝福气大着呢,肯定能平平安安生下来。

    不过最近几天,宁舒总感觉有人盯着自己,每次去到膳房里吃饭的时候,都有丫鬟故意撞向自己,然后又跟她道歉,还询问她叫什么名字。

    宁舒皱了皱眉头,观察了好几天,确定这个撞自己的丫鬟对自己有话要说,用膳的时候找了一个偏僻的位置坐下。

    那个丫鬟果然过来了,坐在宁舒的对面,在桌下递给了宁舒一张纸条,宁舒把纸条收下了。

    用过膳之后,宁舒回到房间,打开了纸条,上面写着‘子时假山见’

    宁舒把纸条烧了,自己要不要去?

    算了还是不要去了,陷入这种宅斗阴私中,稍不注意就嗝屁了。

    宁舒只想在这个后院活到任务结束。

    第二天,那个丫鬟见到宁舒的时候,眼神带着质问,显然是在生气昨天昨晚宁舒没有去。

    丫鬟端着膳食,撞向宁舒,显然是想要把饭菜都洒在宁舒的身上,宁舒一个闪身就躲开了,结果丫鬟自己被门槛一绊,倒在地上,汤汤水水都弄自己身上了,一片狼藉

    丫鬟尖叫了一声,看着宁舒的眼神有些不好,不过立刻又换了另一幅面孔,朝宁舒说道:“能不能帮忙一下,我想要回房间换衣服,我的手被碎片划伤了,听说你懂医术,能不能帮我处理一下伤口。”

    周围人看到这个丫鬟这么狼狈,被碎瓷片划伤的手鲜血滴在地上,纷纷朝宁舒说道:“你去帮帮忙吧。”

    宁舒扶着丫鬟回到了房间,丫鬟不顾自己手上的伤口,朝宁舒问道:“昨天晚上你怎么没到,是我的主子找你有事。“

    “我就是一个小丫鬟,没有什么值得你主子注意的。”宁舒看着她的手,“你的伤口处理不处理,不处理我先走了。”

    宁舒转身就走了,根本就不想跟这些纠缠,不知道是谁盯上了自己。

    “喂,你等等,你怎么说走就走。”丫鬟跺了跺脚,朝宁舒的背影喊道。

    宁舒对此不闻不问,现在找自己准没有什么好事,她还想在这个后院活下去呢。

    偶尔钮祜禄氏会让宁舒把把脉,其实有大夫给钮祜禄氏把脉,根本就不需要,让她把脉完全是多此一举。

    不过宁舒还是老老实实认认真真给钮祜禄氏把脉,然后把一些需要禁忌的饮食都一一告诉了钮祜禄氏。

    钮祜禄氏都一一记在心中,又赏了宁舒一点赏钱。

    从来到钮祜禄氏的院子,宁舒都已经收了不少的赏钱了,让宁舒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有些想不通钮祜禄氏这是什么意思。

    说信任她吧,根本就不信任,但是又时不时给点赏钱,比在宋格格的院子好多了。

    这是要降服自己?!

    宁舒问心无愧,她对钮祜禄氏没有什么恶意,大家平平淡淡,宁舒也不会背叛钮祜禄氏。

    “格格,沁心园的格格过来了。”彤玉走进去来钮祜禄氏说道。

    钮祜禄氏皱了皱眉头,对宁舒说道:“跟我一起出去看看吧。”

    小钮祜禄氏看到钮祜禄氏,“姐姐,我太无聊了,所以来找你说说话。”

    “这都怀孕了,还是注意点。”钮祜禄氏淡淡地说道。

    小钮祜禄氏倒不是很在意,“只是怀孕了,又不是残废了。”

    “尽瞎说。”钮祜禄氏啐了她一口。

    小钮祜禄氏把目光放在宁舒的身上,语气带着羡慕说道:“这个丫鬟会医术,上次宋格格难产,可是这个丫鬟出手的,到时候姐姐生产就无需担心了。”

    宁舒:→_→

    通常她被人提起都不会什么好事情。

    钮祜禄氏点着头说道:“确实,而且还是女子,到底方便一些。”

    “真羡慕姐姐。”小钮祜禄氏看着宁舒,“到时候我生产的时候,姐姐把这个丫头借给我行不行。”

    小钮祜禄氏说话非常直爽,像后宅女人谁会用别人的人,女人生产就是在鬼门关走一遭。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下黑手,那就直接入鬼门关回不来了,甚至可能一尸两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