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第610章 四爷的后院17

    “爷,是不是小格格饿了。”钮祜禄氏声音中带着猜测朝胤禛说道。

    “让民妇给小格格喂奶。”跪在地上的奶娘连忙说道,神色充满了懊恼,现在想着将功补过,好好表现一下。

    胤禛冷笑一声,“我可不想自己的女儿靠近你这样的毒妇。“胤禛让自己的贴身太监苏培盛重新找奶娘。

    现在在小格格能吃一些辅食,弄了一些炖烂的肉汁和蔬菜的粥,小格格已经哭得打嗝,一抽一抽的,这会有吃的,倒也停止了哭泣,开始吃东西了。

    “把这个奶娘打十大板,赶出贝勒府。”雍正冷冷地说道,又看了一眼吃东西的小格格,小格格很能吃,这么一会,半碗粥已经下去了。

    “这么能吃好养活。”胤禛心中的阴霾冲散了一些,原以为这个孩子活不过满月,现在看着越来越健康,胤禛的心中安慰了一些。

    “奶娘这个样子,你这个做娘的怎么都没有注意到,如果不是今天晚上孩子哭,都不知道奶娘居然敢对待我的孩子。”胤禛看着宋格格冰冷地说道。

    宋格格拿着手绢抹眼泪,委屈地哭泣道:“爷,妾身真的没有想到她是这样恶毒的人,看着老实巴交的,没想到心肠这么歹毒。”

    “孩子是什么情况你这个当娘的都不知道吗,你要是不想养这个孩子有的是人想养。”胤禛一脸冰冷。

    宋格格顿时噗通一声跪在胤禛的面前,“爷,孩子就是妾身的命根子。”

    胤禛冷哼了一声,转过头来对乌拉那拉氏说道:“福晋你先回去休息。”

    乌拉那拉氏是有些熬不住了,没有勉强就走了。

    “你们都回去。”胤禛朝几个格格说道。

    宋氏看到胤禛似乎要留下来,心中顿时有些心花怒放了。

    宁舒跟在钮祜禄氏的身后往回走,心中着实松了一口气,这件事引起了胤禛的注意,以后小格格的处境就会好一点。

    “以后我的孩子可不能找这样的奶娘,心太狠了。”走在前面的钮祜禄氏朝彤玉说道。

    彤玉也感觉匪夷所思的,“她一个奶娘,怎么敢打贝勒爷的孩子。”

    第二天,宋格格就被胤禛禁足了,连小格格都交给了现在暂时打理后院的年氏,胤禛让年氏暂时养着。

    宋格格哭着求胤禛不要夺走她的孩子,胤禛直接说道:“你不在意自己的孩子,我在乎,等这个孩子大一点再说。”

    宁舒觉得胤禛是知道宋格格对这个孩子不是很在意,所以才把孩子给侧福晋年氏养,至于这孩子以后是要还给宋格格还是由年氏一直养也说不好。

    现在她要见那个孩子更加不容易了,她现在想插手也插不了手,孩子的情况应该会好一点。

    侧福晋年氏就是做给胤禛看,也不互亏待了这个的孩子,总比在宋氏的身边好。

    对于宋格格,宁舒没有责任,也不再关注她了。

    宁舒现在就安心在钮祜禄氏的院子做一个杂扫丫头,钮祜禄氏不叫她,她就不往钮祜禄氏的面前凑。

    宁舒也没有想过往上爬,只要她完成任务就会离开这个世界。

    钮祜禄氏偶尔会问宁舒一些养生知识,或者是吃一些助孕的食物,就是想要怀孕。

    乌拉那拉氏肚子的孩子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顺利生下了一个儿子,是嫡子又是长子。

    胤禛很高兴,生下来就取了名字,叫弘晖。

    再给弘晖办了满月酒之后,李格格也生了孩子,是一个女孩,却也让胤禛高兴。

    而一直被禁足到现在的宋格格,听到这个消息简直都要气死了。

    自己的孩子让胤禛不喜欢,自己的孩子都不能留在身边,乌拉那拉氏是嫡福晋生了男孩就算了,李氏跟自己一样是侍妾,生了一个女孩,胤禛还赏赐了她东西。

    贝勒爷太不公平了。

    钮祜禄氏去看了两个白白嫩嫩的孩子,眼里心里都是羡慕,摸着自己的肚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怀孕。

    宁舒知道钮祜禄氏肯定会生子的,而且只有一个孩子,爱新觉罗弘历,但是生这个孩子抵得过人家几个孩子。

    弘历自由聪明,五岁就学,过目成诵,很得祖父康熙的喜欢,常常在康熙的面前替自己的父亲刷脸。

    弘历和钮祜禄氏都是长寿有福的人,一个活了89岁,一个活了86岁。

    宁舒不知道这个任务什么时候才能结束,现在宋格格的孩子生活地蛮好的,侧福晋年氏将孩子照顾地很好,听说现在都能在地上爬了。

    难道这个任务还没有结束?

    没过多久耿氏又发现怀孕了,而且才出月子没多久的李氏又怀孕了。

    李氏可是说是胤禛后院最高产的女人,弘昐,弘呁,弘历都是她生的。

    后院的女人扎堆地怀孕,钮祜禄氏更加怀疑自己不能怀孕了,为什么人家都能怀孕,她却不能怀孕呢。

    钮祜禄氏对宁舒说道:“你替我把把脉,看看我的身体是否有什么隐疾,我入府这么长的时间了,为何到现在都还没有怀孕。”

    宁舒心中无奈,面上认真给钮祜禄氏把脉,说道:“格格的身体真的没有问题,好果子不怕迟熟,格格无需担心。”

    “我怎么能不担心。”钮祜禄氏有些焦急地说道。

    “格格急也没用。”宁舒冷静地说道,“格格应该放轻松。”

    孩子就是后院女人的依靠,也是资本,总之现在的钮祜禄氏有些焦虑。

    “格格肯定会怀孕的。”宁舒宽慰钮祜禄氏,钮祜禄氏点点头没有说话。

    钮祜禄氏的恩宠还是不少的,所以才急着想要怀孕。

    不过好在钮祜禄氏的焦虑很快就消除了,在耿氏和李氏怀孕三个月之后,宁舒给钮祜禄氏把脉的时候,把出了滑脉。

    钮祜禄氏再三向宁舒求证是不是怀孕了,宁舒把了好多次,慎重地说道:“格格是怀孕了,现在脉搏有些微弱,可以请大夫过来看看。”

    钮祜禄氏长长吐了一口气,总算是放心了,怀孕了说明自己能生,高兴的钮祜禄氏赏了宁舒几两碎银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