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4.第604章 四爷的后院11

    宁舒在钮祜禄氏的院子存在感很弱,虽然如此,但是宁舒还是感觉有人在监视她。

    不,准确来说是在观察她,估计是在观察她是不是老实。

    宁舒也不在意这些眼神,只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她现在根本就没有想过做什么事情。

    宋氏折腾很长时间,总算是要生了,而且还是在半夜发作的,凄厉的叫声让贝勒府都听得见。

    钮祜禄氏起床了去宋格格的院子,后院的格格都守在宋格格的院子,胤禛和钮祜禄氏都在。

    胤禛的神色有些着急,显得他冷漠的脸更加冷硬了,乌拉那拉氏安抚胤禛,“爷,宋格格一定会没事的,而且能顺利生下爷的孩子。”

    胤禛反手握了握乌拉那拉氏的手,脸上露出一丝温情对乌拉那拉氏说道:“福晋,你回去睡吧,我守着就成了。”

    “妾身跟爷一起守着吧。”乌拉那拉氏端庄地笑了笑,对宋格格身边的丫头说道:“跟产婆说,孩子顺利出声母子平安,赏钱加倍。”

    胤禛拍了拍乌拉那拉氏的手背,“有你这样的福晋,是我的福气。”

    乌拉那拉氏只是淡笑着。

    胤禛和乌拉那拉氏的气氛很淡虽不浓烈,却很平和相敬如宾,一看就夫妻和睦。

    宋氏生了大半夜都没有生下来,哀嚎声都越来越小了,宁舒站在院子外面还能听到宋氏的惨叫声,但是这会都听不到了。

    瞧着架势这孩子能不能生出来都是一个问号,宁舒可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就是让宋氏的孩子平安生下来,不能夭折了。

    这会天边都已经开始发亮了,这么久没有生下来,会对孩子造成伤害的。

    宁舒想了想走进房间,先是对自己现在的主子钮祜禄氏说道:“格格,奴婢会一点医术,要不让奴婢进去看看宋格格。”

    钮祜禄氏扫了一眼宁舒,小声问道:“你行吗?”

    如果孩子生下来还好说,生不下来甚至可能牵扯到她的身上。

    宁舒半弯着腰钮祜禄氏说道:“奴婢会尽力一试的,宋格格到现在还没有生产,再拖下去可能会难产。”

    钮祜禄氏心中有些犹豫,如果这个丫鬟没有成功呢。

    “格格,请让奴婢一试。”宁舒看向里屋的声音越来越小,丫鬟端出一盆盆的血水。

    钮祜禄氏深深吸了一口气,扫了一眼宁舒,朝乌拉那拉氏和脸色有些胤禛说道:“爷,福晋,妾身身边的奴婢会一点医术,让她进去试试吧。”

    胤禛这个时候很烦,听到钮祜禄氏的话,皱着眉头说到:“只是一个会点医术的丫鬟,不要进去捣乱。”

    钮祜禄氏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是妾身多嘴了。”

    宁舒心中有些无奈,看来自己这是没有办法进去了。

    产婆撩开帘子,匆匆忙忙从里屋里出来,跪在胤禛地的面前,惶恐地说道:“贝勒爷,格格难产了,孩子的脚出来了。”

    胤禛一听,愣了一下,抹了一把脸冷厉地说道:“尽量保住孩子。”

    “格格,让奴婢去试一试吧。”宁舒的心中很着急。

    钮祜禄氏没好气地小声说道:“你也听到了,现在难产了。”

    宁舒听着里屋里宋格格小声的呻.吟声,气息很微弱的样子。

    钮祜禄氏烦躁地摸揉了揉额头。朝胤禛说道:“爷,让妾身的侍女试一下吧。”

    胤禛头也不抬地挥了挥手,让宁舒进去了,显然是死马当成活马医。

    宁舒撩开帘子就问道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宋氏脸色灰白地躺在床榻上,头发已经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

    宁舒低下头看到孩子的脚先出来了,不把胎位顺正是没有办法生下来的,古代没有剖腹产的技术,没有麻醉药把人的肚子剖开一个口子,简直能把人痛死了。

    宁舒拿起盒子里的人参切了一片放在宋格格的嘴里。

    又找了绣花针要扎孩子的脚,还没有扎,旁边的产婆就抓住了宁舒的手,质问道:“你干什么?”

    宁舒甩开了产婆的手,拿着针扎在孩子的脚上,孩子脚上顿时冒出了血珠,然后缩了回去。

    孩子缩回脚的时候,宋格格痛得哼了一声,脸色更加灰白了,额头沁出了大滴大滴的汗水,宋格格的贴身侍女红梅正在给她擦汗。

    还在的脚重新缩回肚子里,宁舒心里松了一口气,一双手在肚子上摸索着顺胎位。

    宁舒还是第一次帮女人生孩子,心中也是惴惴不安,其他几个产婆也在帮忙。

    “啊……”宋氏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宁舒忙得护身是汗,屋里的蜡烛已经烧完了,天已经大亮了。

    不过万幸的宋格格的孩子生下来,是个很瘦弱的女孩,生下来哭了几声就闭着眼睛睡觉了。

    宁舒擦了擦孩子身上的血迹,将孩子包了起来,产婆抱过宁舒手中的孩子,撩开帘子出去报喜了。

    宁舒从大夫的药箱里拿了银针,扎在宋格格身上,然后才撩开帘子走到了钮祜禄氏的身边。

    钮祜禄氏有些惊讶地看着宁舒,小声问道:“宋格格还好吧。”

    “没事。”

    得知生了的是一个女孩子,胤禛有些失望,尤其是看到孩子瘦弱无比的孩子,更是紧紧皱着眉头。

    这个孩子很瘦弱,加上宋氏怀孕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好好养着,折腾无比,孩子有些先天不良。

    尤其是听到大夫说这个孩子要好好精养,胤禛揉了揉额头,一晚没睡,这会心里又失望,胤禛转身就走了。

    乌拉那拉氏嘱咐了屋里的人好好照顾宋格格。

    乌拉那拉氏走了,其他的侍妾也跟着走了,钮祜禄氏扫了一眼宁舒,也出了宋格格的院子。

    “妙菱,你还会医术,你是怎么做到的?”钮祜禄氏朝宁舒问道。

    宁舒只是说扎了孩子的脚一针。

    钮祜禄氏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宁舒,“你有这本事,宋格格为什么还要把你送人?”

    说起这件事,宁舒就比较无奈,说道:“宋格格并不喜欢奴婢。”

    钮祜禄氏笑了笑没有说话,回到院子之后没有就寝,而是梳洗了一翻就去给乌拉那拉氏请安。

    乌拉那拉氏直接让来请安的人回去了,毕竟大家都熬了一个晚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