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8.第598章 四爷的后院5

    宁舒锤了锤自己发软的腿,朝2333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其他三个也是任务者,不过现在被人抹杀了。”2333说道。

    一个房间里四个任务者,这样的概率有多大?

    而且宁舒一点都没有察觉出来她们是任务者,估计是接触的时间少,没有察觉出来。

    “为什么要被抹杀,大叔为什么要抹杀他们?”宁舒非常疑惑。

    2333问题,“你为什么叫他大叔?”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是不是也要被抹杀?”宁舒一摸头上的冷汗。

    “那些任务者应该是高级任务者,这是中级任务者的试练任务,她们不应该到中级试练任务捣乱。”2333说道,“不然我想不出其他的理由。”

    宁舒咂咂嘴,“高级任务者说杀就杀。”成为一个高级任务者,多么不容易,她现在还只是一个中级任务者,都觉得好艰难好艰难的。

    说任务者缺少,但是抹杀的时候毫不手软。

    “高级任务者而已,违反了上面制定的规则,没有能力跳出规则,这样乱蹦就要死,高级任务者同样是蝼蚁而已,稍微大那么一点的蝼蚁,稍微强壮一点的蝼蚁。”2333的声音冷漠。

    宁舒的心中拔凉拔凉的,“高级任务者为什么要来中级试炼任务?”

    “肯定是有好处的,这个好处你以后就知道,而且这个好处能让这些高级任务者冒着被抹杀的风险进入试练任务。”

    “不抹杀她们抹杀谁。”2333不甚在意地说道。

    宁舒更无语了,感觉自己躺枪了。

    不过看到三个高级任务者死在自己的面前,宁舒心中发颤,一颗心就好像沁在冰水中一样。

    世界为什么这么危险,做任务很危险,还有更加强大的人说不定一招就把她给秒了。

    人心不古,世道艰难。

    宁舒一直呆在膳房里,不敢回去,不知道校医大叔会不会强迫症要把人全灭了,不敢冒险。

    她是老老实实的中级的任务者,可不能被大叔给误杀了。

    每当宁舒进步一步,却发现上面还有更牛的人,心好累。

    校医大叔能抹杀任务者,说明在身份很高,以前怎么会在低级位面遇到他?

    宁舒:我不敢不敢回去。

    宁舒感觉有些饿了,从膳房里找到一些冷掉的糕点,吃了两块噎得直打嗝便没吃了。

    也不知道在厨房呆了多久,宁舒打算折返回去看看他走了没有,没办法跟这种一起玩耍。

    宁舒先是小心翼翼地从窗口里往屋里看了一眼,本该坐在床上的校医大叔不见了,而之前被抹杀的人,这会活过来了,正在屋里走动呢。

    “这些是原主的灵魂回来了吗?”宁舒朝2333问道。

    2333嗯了一声。

    宁舒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走进屋里,三个人看到宁舒,问道:“这大半夜跑什么地方去了?”

    “该不是去私会什么人了吧?”另一个丫鬟一脸鄙夷地说道。

    宁舒没有吭声,躺在床上,感觉床被校医大叔坐过了,都带着一股冷气,睡在上面汗毛竖竖的。

    脑子里都是黑风衣,镜片反射雪白森冷的光芒,禁欲冷漠,鬼畜值max……

    宝宝好怕啊。

    一晚上宁舒都没有怎么睡好,第二天早上起来,脑袋有些疼,尤其是看三个丫鬟在她的面前晃悠,宁舒就会想到之前在她们身体存在过的任务者,从此消失了。

    总觉得浑身发寒。

    感觉这个世界处处都是危险。

    宁舒感觉有些颓废,实在是昨天晚上有些被吓住了,朝2333问道:“突然觉得没什么意思。”

    “你要有什么意思?”2333反问。

    “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才有收获,凡人你想着长生不老,但是做不到,有些人为了长生不老强大足够掌控自己的命运,拼命修炼,这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你害怕你恐惧是因为你不够强大。”

    2333说道:“如果你想放弃,我可以解除我们之间的绑定。”

    “解除了绑定我会怎样?”宁舒问道。

    2333一字一顿,“被抹杀,连灵魂本源都不复存在,从此宁舒这个人就消失了,不存在任何位面,天道没有任何关于你的信息。”

    宁舒呵呵干笑了一声,“我刚刚是开玩笑的,活跃活跃气氛而已。”

    “任务者是条不归路,半路退出只能被抹杀,只能往上面爬,只要不被抹杀或者是死在任务中,就是永生不死。”2333再次朝宁舒问道:“你想要放弃吗?”

    2333的声音非常冷漠。

    宁舒深深谢了一口气,“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放弃了,我不过是感叹了一声而已,你就巴拉巴拉说个不停。”

    2333还故意恐吓她。

    宁舒洗漱了一翻,就去伺候宋格格了,到宋格格的院子,发现宋格格还没有起床,可是再过不久,就该是后院的格格去给嫡福晋请安的时候了。

    难道宋格格不打算去给嫡福晋请安了吗?难道是想要仗着自己怀孕了,不给嫡福晋请安?

    宁舒端着水盆站在门口等着,等了好半晌,这日头已经不早,确定宋格格是真的不会不打算给嫡福晋请安。

    这才第一个月怀孕一个月,又没有行动不便,宋格格只是一个侍妾,这样恃宠生娇容易出问题的。

    遇到这种有点拎不清的主子也是有点苦逼。

    ‘吱呀’一声门开了,宋格格的贴身侍女红梅出来了,看了一眼宁舒,接过宁舒手中的洗脸盆,斜眼看了宁舒一眼,抬着下巴说道:“你到嫡福晋的院子去,说格格今个很不舒服,早上起来头晕目眩的,你去跟嫡福晋告罪一声,说今天的格格不能去她请安了。”

    宁舒:(ノ*T_T*)ノ┴—┴(泪奔掀桌)

    这种当炮灰的事情绝壁不能去做。

    “红梅姐姐,奴婢还要给格格梳洗呢,在贵人面前露脸的事情哪里能轮到奴婢去做。”宁舒小心翼翼地说道。

    红梅抬了抬下巴,“算你识相,你去吧,到嫡福晋的院子去禀告一声。”

    “快去,不然嫡福晋该怪罪格格了。”红梅端着水盆走进屋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