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4.第594章 童养媳(番外)

    祝思远到医院去看祝砚秋,提着小桐姐熬的鸡汤,但是他名义上的父亲见到他就问:“思远,你帮爹找到方菲菲吗,让她来见我。”

    祝思远:→_→

    祝思远只是一个十岁不到的孩子,能独自到医院来看祝砚秋已经很不容易了,天下这么大,他到哪里去找这个叫方菲菲的女人,那个女人他就见过两次,根本就不认识。

    祝思远好无语,娘说对父亲尽到责任,但是这样的父亲让祝思远看都不想看,嘴里一直念叨着别的女人名字。

    明明娘是他的妻子,为什么还念叨其他女人。

    祝思远把鸡汤一放,转身就走了,祝砚秋还朝祝思远的背影喊道:“思远,你一定要帮忙。”

    祝思远多想说自己做不到,这是什么爹啊。

    祝思远回到家里,跟祝素娘说起这件事,祝素娘神情有些恍惚,现在她的脑子里闪过各种画面,一帧一帧的跳过。

    祝素娘看着自己的手,伸出手握着箱子中的手术刀,心中瞬间就感觉这手术刀就像是自己的手。

    “娘,我不想去见爹了。”祝思远皱着眉头朝祝素娘说道,感觉自己的爹就是脑子不清楚。

    祝素娘不甚在意地说道:“不去就不去了。”

    祝素娘正在一遍一遍地摸着各种医疗器械。

    “他想见方菲菲。”每次去见爹,他就只会说方菲菲。

    祝素娘想了想说道:“他想见就见吧。”

    祝素娘通过报刊联系到了方菲菲,让她去看看祝砚秋,方菲菲有些不耐烦,说道:“这是你的丈夫,为什么你要让我去见你的丈夫,我和祝砚秋的相遇相知就是一个美丽的错误,现在要将这个错误改正了。”

    祝素娘看着方菲菲说道:“既然你们这么相爱,为什么到现在都不去看一眼,我和祝砚秋是没有可能的,以前是我傻,但是现在我要为自己活着,你们这么相爱,我就成全你们的爱情,祝砚秋那么爱你,你不会这么狠心吧。”

    方菲菲抿着嘴唇,看着祝素娘,这个女人明明处处都不如她,现在却因为一本《我是战地军医》的书名气比她都大。

    现在在她的面前落落大方,明明是一个目不识丁的女人她在自信什么。

    “你们的爱情不应该是矢志不渝相互扶持的吗,现在祝砚秋出了一点小问题,你就要抛弃他吗?”祝素娘疑惑地看着方菲菲。

    “你之前还不说今生遇到一个相知,遇到一个谈得拢的爱人多么不容易吗,既然不容易就不要这么轻易放弃。”祝素娘将方菲菲以前说的话全都还给她了。

    方菲菲脸色不好,还是抽空去了一趟医院,到医院看到祝砚秋的样子,瘦了很多,连眼眶都深陷了。

    浑身都带着一股阴郁的气息,穿着病装很不好看,阴沉沉中透着一股死气。

    祝砚秋看到方菲菲的时候,眼睛一亮,慌忙从床上起来,抱住了方菲菲。

    方菲菲顿时就闻到祝砚秋的身上带着一股难闻的味道,是那种久病之人身上腐朽的味道。

    方菲菲推开了祝砚秋,客套地问了两句祝砚秋的身体如何,祝砚秋对于方菲菲的到来很高兴。

    可是现在的祝砚秋太落魄了,让方菲菲简直不忍直视,之前祝砚秋意气风华的形象在脑海中渐渐模糊了,就跟有魔性一样,现在方菲菲的脑海中只有祝砚秋现在的样子。

    方菲菲几乎是落荒而逃,祝砚秋看出方菲菲的敷衍,心中恐慌。

    等祝砚秋出了院,到处寻找方菲菲,甚至找到了方菲菲居住的地方,每天都等着方菲菲,纠缠着方菲菲。

    祝砚秋本来就有前科,就像以前天天到医院堵着宁舒一样,惯用这种痴缠烂打的招数

    方菲菲被祝砚秋弄得烦不甚烦,之前还有点愧疚,但是这么一点愧疚都被祝砚秋痴缠消耗殆尽了。

    现在的方菲菲就只想让祝砚秋滚。

    如果祝砚秋功成名就这么痴缠方菲菲,方菲菲都不会这么反感。

    两者性质完全不一样,一个是追求,一个是性.骚扰。

    尤其是现在祝砚秋的腿还有问题,慢慢走的时候看不出来,但是跑起来,或者稍微走快一点就能看出来。

    方菲菲想法设法要摆脱祝砚秋,方菲菲越是这样,祝砚秋就越是要抓住方菲菲不放。

    现在的祝砚秋是什么都没有了,只要要抓住自己深爱的女人。

    方菲菲一气之下带着相机跑到前线去了,祝砚秋也跟着跑上了战场,不过祝砚秋因为身体的缘故,而且又不能拿枪,干起来了老本行,就是当一个后勤员。

    总是想法设法地给方菲菲开小灶,但是方菲菲一点都不领情,每次方菲菲都非常不客气将碗扔在地上,还说让祝砚秋不要跟着自己。

    祝砚秋气得要死,说方菲菲狠心,但是第二天还是端饭菜给方菲菲,方菲菲倒也没有动不动就摔碗了。

    方菲菲跟军队的一个年轻的军官了一丝暧昧,祝砚秋知道了这件事,非常激动,甚至动手要去打那个军官。

    但是那个军官拿出枪抵在祝砚秋的脑门上,祝砚秋顿时不敢闹了。

    却因为这件事,那个军官对方菲菲态度也淡了下来,方菲菲长得漂亮,做事利索,很让男人喜欢,但是现在是特殊时期,军官作为军队的上层人士要保证军队的和谐。

    不能带头做出这样的事情。

    方菲菲气得要死,烦透祝砚秋这个人,看着祝砚秋的眼神充满了厌恶。

    祝砚秋的心中蛮高兴的,还跟方菲菲说那人就是玩.弄你,千万不要上当,方菲菲气得差点想杀了祝砚秋。

    而祝素娘和小桐也被派遣上了战场,还是跟着那个长官,长官指定要祝素娘成为他的军队军医。

    显然是比较信任祝素娘。

    祝素娘现在的名声可比方菲菲这个小记者的大多了,祝砚秋每次听到别人谈论战地女军医,心情都格外复杂。

    有一次忍不住说祝素娘是他的妻子,但是接收到的周围人鄙夷的眼神,祝砚秋喜欢那个战地记者是整个军队都知道的。

    现在又说战地军医是他的妻子,已经疯魔了。

    祝砚秋痴缠方菲菲的行为在别人看来不是疯子是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