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第590章 童养媳34

    这个战地到底还是没有守住,上面已经传来撤退的命令了,长官叹了一口气,下了撤退的命令,然后军队以很快的速度退回去。

    这片土地就此沦陷了。

    队伍的士气低沉,抬着伤员撤退,战士的脸上都是黑灰,眼神疲惫麻木。

    宁舒背着药箱随着大部队走,偶尔有伤员需要医治的时候,也方便出手。

    小桐跟在宁舒的身边,走得气喘吁吁的,宁舒让她到卡车上去,小桐摇了摇头,神色有些恐惧,冲宁舒说道:“师傅,我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

    在战场上小桐感觉到自己的价值,能够跟着师傅救治人,但是现在撤退了,她不知道去哪里,重新走入人群,小桐又想起自己被糟蹋的事情,害怕别人嘲笑鄙夷。

    宁舒想了想说道:“你跟着我吧,可以成为一个军医。”这场侵略战场会持续很长时间,军医会很缺少的。

    自己离开以后,祝素娘和小桐会是很好的搭档。

    “谢谢师傅。”小桐神色稍安。

    “祝军医,前面一个战士一直叫着腿疼,让你过去看看。”一个战士跑过去朝宁舒。

    “好。”宁舒背着药箱走过去,小桐跟在宁舒身后跟着一起去,宁舒朝她说道:“你不用跟着我,去车上吧。”

    宁舒自己能这么扛着,是因为修炼了绝世武功,体质杠杠的,但是小桐只是一个弱女子,没法跟她比。

    “师傅,我可以的。”小桐咬咬牙,神色坚毅,宁舒看她这样,就让她跟着。

    一直叫着腿疼的人是祝砚秋,祝砚秋躺在担架上被两个战士抬着。

    “腿是哪种疼法?”宁舒放下箱子朝祝砚秋问道,解开了腿上的木棍和绷带,拆开一看是有些发炎。

    宁舒拿了新鲜的草药放在嘴里嚼了敷在伤口上,祝砚秋愣愣地看着宁舒,看着她一丝不苟地处理自己的伤口,问道:“祝素娘,你什么时候会这个的?”

    宁舒将纱布打了一个结,语气冷淡地说道:“跟人学。”

    祝砚秋神色彷徨,看着自己的腿问道:“我的腿会好吗?”

    “不知道,等到了医院才知道,不要乱动。”宁舒看着祝砚秋的腿,估计会留下后遗症,毕竟伤到了骨头。

    祝砚秋的神色灰败,脸上带着不安,显然心中也清楚自己的伤,才会这么一遍一遍朝宁舒求证,就是为了心安。

    他咬牙上了战场,没想到拼刺刀的时候被敌人一刀砍在了腿上,当时他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敌人放翻在地,结果躺在地上的敌人一刀砍在腿上。

    祝砚秋病没有经过军事化的训练,遇到这种事情的当然慢半拍,不像剧情里在战场慢慢成长。

    渴望成功,急功近利,就容易出事。

    祝砚秋心里也有些后悔。

    宁舒左右看了看,没有看到方菲菲,现在军队都撤了,方菲菲这个战地记者也应该跟着军队撤退,怎么没有看到人呢。

    尤其是现在祝砚秋受伤了,祝砚秋已经受伤了这么久,

    真分手了?!

    宁舒也懒得管这两人的事情,不过爱情这种东西还真的太脆弱了,可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就夭折了。

    但是不是什么事情都要为爱情让路,真爱不是理由。

    当宁舒再次回到繁华的上海,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好长时间没有见到这么和平氛围了。

    没有枪林弹雨,上空没有呼啸的空军,没有哀嚎痛苦的战士,这些安宁和平都是前线的战士用命换来的。

    宁舒带着小桐回到自己的家,两人洗了澡,然后倒在舒服的床上睡得昏天黑地的,什么事情都不想做,先睡一觉。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天之后。

    宁舒穿着军装,将二等军功的勋章挂在胸前,脚上穿着军靴到寄宿学校去见祝思远了。

    一段时间不见祝思远了,祝思远长高了许多,身体很结实。

    “娘。”祝思远跑到宁舒的面前,不再像小时候一样扑在宁舒的怀里了,行为克制了许多,不过看着宁舒的眼睛有些发红。

    宁舒笑着说道:“思远,娘回来了,我们回家。”

    祝思远拼命点头,一路上都在问宁舒各种问题,得知宁舒获得了二等功,看着勋章就移不开眼睛了。

    宁舒将勋章递给祝思远,祝思远小心翼翼接过勋章,翻来覆去地看,对宁舒说道:“娘,以后我也要上战场,将侵略者赶出我们的土地。”

    宁舒笑着嗯了一声。

    回到家里,小桐已经做好了饭菜,看到宁舒和祝思远有些拘谨,宁舒跟祝思远介绍了小桐,祝思远朝小桐喊了一声小桐姐。

    饭桌上祝思远一直缠着宁舒,让宁舒讲一讲战场上的事情,想到战场上的种种,让宁舒都怎么没有胃口了,对祝思远说道:“思远不问娘了,娘待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写下来,你自己看。”

    宁舒倒是想把战场上所遇到的伤都整理成册,把自己遇到的情况都写出来。

    嗯,名字就叫《我是战地军医》

    宁舒开始写日记一样记录在战场上遇到的事情,写自己是如何工作的,战士在战场上受到什么伤害,伤口应该怎样处理。

    每次写一点,祝思远是第一个先看,每次看完,都用一种又景仰又心疼又愤怒的眼神看着宁舒,问道:“侵虐者真的这么残忍吗?”

    “嗯,战争就是这么残酷。”宁舒说道。

    祝思远自己看完了,还带到学校去给其他同学看,宁舒也不在意,应该过不了多久,她又要被派遣到战场。

    这只是短暂的撤退,这场战争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

    平时没事的时候,宁舒就教小桐一些军医知识,小桐在战场上待过,理解起来也很快。

    宁舒感觉自己在这个世界呆了蛮长时间的,尤其是从战场回来,觉得自己已经活了大半辈子,没有哪个世界让宁舒产生这样沧桑疲惫的感觉。

    有报刊找到宁舒,要刊登宁舒写的《我是战地军医》,宁舒没说什么就同意了,刊登就刊登,现在民族到了危难的时候,能够让普通群众了解战争也好。

    报刊还给了一点稿费,宁舒也收着,攒着给祝思远娶媳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