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8.第588章 童养媳32

    宁舒就想不通了,凭什么她就应该给祝砚秋治疗手,每次方菲菲总是站在大义这一边,站在道德的顶端,要求她给祝砚秋治手。

    好像她不给祝砚秋医治手就是民族,是国家的罪人,说得大仁大义还不是道德绑架。

    她就不给祝砚秋治手,治好了然后就她就等着抛弃?

    宁舒淡淡地说道:“祝砚秋的手根本就没有问题,他是自个晕枪,根本就没病,我根本就治不了,我只是一个军医,又不是神医,不是什么毛病都能治疗。”

    方菲菲叹了一口气,看着宁舒说道:“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是现在这种时候就应该把这些爱恨情仇放在一边,努力活下来,阻挡侵略者的脚步,也许,也许祝砚秋会回到的身边呢。”

    宁舒:Σ(°△°|||)

    宁舒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祝砚秋会回到她的身边?呵呵哒。

    也许这两人分手了,两人因为迫不得已的原因分手,祝砚秋好像浪子回头一样回到祝素娘的身边,但是心中还是爱着方菲菲,祝素娘特么还是苦逼,守着一具没有心的躯体。

    祝砚秋和方菲菲的爱情经过炮火的洗礼更加纯粹,彼此心中都爱着对方,也许老了白发苍苍的时候相遇,面对面站着,彼此对视着,简直就是一段可歌可泣的时代恋歌。

    就算没有在一起,也不代表这两人之间就没有爱情了。

    “所以,祝军医,我请求你治一下祝砚秋的手,他应该上阵杀敌,而不是做一个后勤员。”方菲菲诚恳地对宁舒说道。

    宁舒心里嗤笑了一声,说道:“你们知识分子不是接受的新派思想,说人生而平等自由,不管是战士还是后勤员,都是在为抵抗侵略做贡献,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只是分工不同而已,这不是你们提倡的理念吗,祝砚秋晕枪,呆在后勤是最安全的还能为整个部队做贡献,难道方小姐你瞧不起后勤员”

    嘴上说着什么平等自由博爱,但是心中还不是把人分成了三六九等,打着这样旗帜来达到某种目的,做某些事情就很光明正大,比如自由恋爱,反对包办婚姻,美其名曰解放思想,解放人性,你要是不同意,不赞同,你就是老封建老思想老古板。

    抛妻弃子还能说成追求幸福也是没谁了。

    方菲菲被宁舒说得愣住了,抿了抿嘴唇说道:“我没有瞧不起后勤员,祝砚秋是大学生,一身才华不应该被浪费了,整天围着锅炉打转,这不是瞧不瞧得起的问题。”

    宁舒一脸茫然,看着方菲菲说道:“什么才华,上战场是拿枪杀敌,他一肚子的洋派思想有什么用,就算有才华又怎样,难道要对着敌人念情诗吗?”

    祝砚秋本来就不是军事学院毕业的人,认真说起来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而已,还才华?!

    方菲菲的脸色黑了黑,无奈地说道:“你的心中就是在怨恨我和祝砚秋,但是这关系到祝砚秋的前途,所以我拜托你,请求你,能不能给祝砚秋治疗一下。”

    宁舒:→_→

    “我说过了,我根本就不会治疗,也不知道祝砚秋是个什么毛病。”宁舒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

    “我很累了,我要去休息了,你以后也不要动不动就找我聊天,我很忙,时间就是生命懂不,你和祝砚秋的事情我不想管,祝砚秋不想跟我在一起,难道我就想跟祝砚秋在一起,一个抛妻弃子的男人而已。”

    “还有方小姐,抢了别人的丈夫,最好还是要有点廉耻心,你们没有权利要求我做任何事情,更不要在我的面前晃悠。”宁舒嗤笑了一声转身就进了帐篷休息。

    什么平等,高高在上地要求她,恶心一点说就是一肚子的男盗女娼。

    方菲菲看着宁舒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她没有想过伤害谁,她也是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好像是一个幸福的女人,可是她跟祝素娘何尝不是一样。

    方菲菲去找祝砚秋了,祝砚秋正等着方菲菲,看到方菲菲连忙迎上去问道;“菲菲,祝素娘怎么说。”

    方菲菲摇了摇头,“祝素娘还是那样,说自己不知道该怎么治,我要回去了。”说着方菲菲转身就走了。

    祝砚秋看到方菲菲冷淡的态度,心里有些慌,连忙拉住了方菲菲的手,说道:“菲菲,你是不是生我的气。”

    方菲菲抬眼看着祝砚秋,“你一次又一次地骗我,从来不跟说一句实话,你有妻子孩子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说你们的生意都是靠着你娘支撑,但是你家早就垮了,你对我就没有一句实话,这些事情我还是从祝素娘那里听到的。”

    刚才被祝素娘那么侮辱,她不生气吗?她很生气,但是好像自己有理说不清,她成了跑坏别人家庭的人,被人指着鼻子骂还不能反驳。

    她方菲菲有自己的骄傲,绝不跟别的女人共同拥有一个男人,她学了那么多知识,不是为了给别人做小妾,成为姨太太。

    “菲菲,我没有想过要骗你,我只是太爱你了,担心你会离开我,祝家是在我父亲死了之后就落魄了,我之所以不敢告诉你,是担心你因为家庭条件离开我。

    “我要在战场上奋斗出一片天地来,给你最好最荣耀的光辉。”祝砚秋慌忙说道。

    方菲菲拨开了祝砚秋的手,“我们已经认识了那么长的时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会不清楚吗,我不在乎你的家庭条件你这样瞒着我,什么都不告诉我欺骗我,才是对我最大的侮辱。”

    “我们需要冷静冷静,先这样吧,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战场上活下来,感情的事情不想说了。”

    祝砚秋脸色瞬间衰败了,痛苦道:“菲菲,没有你我活不下去的,别这样。”

    方菲菲摇了摇头,转身头也不回就走了,身影消失在黑暗中了。

    祝砚秋失魂落魄地跌在地上,揪着自己的头发,用拳头锤着自己的头。

    一颗心在油锅里煎熬,对祝砚秋最大的伤害就是没有方菲菲,他从来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