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6.第586章 童养媳30

    几天之后,唐正过来给宁舒一封信,还有一些中药材,宁舒拆开信,是祝思远写给她的信,上面都是对宁舒担忧,还有就是满满的自豪,他说把信给先生和同学看了,都在夸赞我娘是大英雄。

    最后还让宁舒好好保护自己,说自己会尽快长大,到时候上战场打鬼子。

    宁舒看到这信的时候,感觉祝思远长大了好多。

    宁舒将信收好了,然后开始处理这里中药,告诉了住小桐该怎么处理,现在宁舒和小桐又多了一个任务,就是处理这些药材,睡眠的时间更少了。

    宁舒都会让小桐休息,她有修炼绝世武功,身体还熬得住,小丫头小桐是熬不住的。

    好在有这些中药的支持,宁舒和小桐治疗过程中也显得轻松了一些。

    唐正找到了宁舒,说是看中了宁舒手中的药方,想要大量生产,这次唐正回去才发现,其他战线的军队损失惨重,很多伤员来来不及救治就死了,虽然乱世人命不值钱,但是死亡数据统计下来,还是很惊人的,死亡战士太多了,对整个国家的士气都是一种打击。

    唐正很早就注意到这个军医用的药粉,貌似很有作用,在这个速效西药紧缺的时候,能用祖宗传下来的中药很好,而且中药材也多。

    宁舒心中各种念头转了一翻,问道:“这是谁的主意?”

    “我跟长官反映了这个情况,长官说你如果能献出这个药方,授予你二等功。”唐正看着宁舒,“你现在比一个连的连长功勋都高了。”

    这么一个药方换取一个二等军功,是挺划算的,但是宁舒心中还有一个想法,对唐正说道:“可以,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就是这个药方我要申请专利,这个药方只能是我祝素娘的,其他人不得盗用。”

    这个药方算不得什么,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拿出来也就拿出来,但是需要一个名,申请一个专利能让祝素娘得名,以后到了和平年代专利就是钱。

    “专利?”唐正有些不太明白,宁舒解释道:“这个东西只能是我的,虽然这个东西我献出来了,但是我依旧对药方享有占有权利。”

    唐正思索了一下,然后打量了一下宁舒的脸,说道:“你这药方还是相当于没有献出来。”

    “唐军官,人都好名,我献出了药方,但是这个药方名义上还是属于自己,其实还不是你们说了算。”

    宁舒微微一笑说道。

    唐正摇了摇头,“这件事我要上报给长官。”

    宁舒点点头。

    “师傅,长官要授予你二等军功?”小桐看着宁舒的眼神充满了赞叹和景仰,“师傅,你好厉害。”

    宁舒咧了咧嘴,这件事最后成不成还是一个问题,宁舒看着小桐,“你以后也能成为军医的。”

    小桐的脸色发红,但是随即想到了什么,神色暗淡,宁舒一看她这样就知道她想起自己悲惨的遭遇。

    “你一定能成为一个好军医的。”宁舒把自己的事情都跟小桐说了,说自己被丈夫抛弃了,自己养孩子,为了能活下去,参加了战地军医的培训。

    小桐听着宁舒的话,瞪大了眼睛问道:“孩子的爸爸呢?”

    “不是说了吗,他抛妻弃子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宁舒不甚在意地说道。

    “师傅,你可想的真开。”小桐对宁舒也亲近了许多,都是受到了伤害的女人。

    这种事情想不开又能怎么样,哪怕是逆境,也能绝地反击,哪怕是死也要死的有意义,死也要拉一个垫背。

    我特么这么苦逼了,伤害我的人必须更苦逼。

    唐正来告诉宁舒,长官同意了宁舒的同意,并且找了一个时间,亲自颁勋章给宁舒。

    宁舒心里松了一口气,至少争取到了自己的权益,就算是上面的人要强抢,宁舒也是没有办法的,这种局面是最后好的。

    长官拖着受伤的身体给宁舒佩戴上了勋章,还将一份申明给了宁舒,说是这药粉还是在宁舒的名下。

    宁舒看着这份申明,眼神不着痕迹在长官的脸上扫过,心中顿时感觉不对,长官这么做完全是还自己救命的恩情,如果她真的这么收下了,对方这份人情就算还完了。

    世间人情是最还的,欠什么都不能欠人情,这个男人如果不死,以后肯定是位高权重的人,这样的人人情比什么专利都值钱。

    而且宁舒还得为祝思远,认识这样的人,对祝思远的未来也有帮助,这可是多少钱都求不到的。

    而且自己走了之后,这个人多多少少会照顾一下祝素娘。

    宁舒将这份申明撕了,递上之前写的药方,行了一个军礼说道:“我是这个国家子民,这药粉的配方根本算了不了什么,如果能让这药粉救更多的战士,也算是我的功德,申明什么的太俗套了,太俗了。”

    长官挑了挑眉头扫了一眼宁舒,最后还笑了一声,收了药方就走,唐正落后两步朝宁舒说道:“做得很对。”

    宁舒摸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差点就被钱迷了眼睛,祝素娘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身处乱世,能有人护着是好事。

    在后勤烧火的祝砚秋听到宁舒颁了二等军功,眼睛都红了,满脑子都是不可能,那个女人凭什么,二等功,这二等功是怎么来的。

    祝砚秋扔掉手中的烧火棍,找到宁舒,质问道:“你怎么可能获得二等军功,怎么来的,该不是做了什么肮脏的事情。”

    宁舒取下手套,一个大耳刮子扇在祝砚秋脸上,直接将祝砚秋的脸都扇偏了,身体踉跄了两下才稳住。

    宁舒冷冷地说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祝砚秋被宁舒大力一扇,扇得眼冒金星,脑子晕乎乎的,听到宁舒的话,条件反射地喊道:“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不守妇道做了什么龌蹉脏脏的事情。”

    祝砚秋是怎么都无法接受这个女人获得了军功,凭什么。

    宁舒又一耳刮子扇在祝砚秋的脸上,半边脸被扇得肿了起来,跟另一半边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