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5.第585章 童养媳29

    又是接连几个炮弹落下来,一阵地动山摇,简易的帐篷被巨大的热浪掀翻了,帐篷里的一些伤员有些直接被落在就近落下炮弹炸死了,宁舒抬起头看着被炸死的伤员,这些人都是她废了很大心力救回来的人,一颗炮弹下来,她所有的努力都化为乌有了。

    空军在上空盘旋了一阵,然后呼啸而去。

    宁空头炸弹虽然准头不太准,但是能给建筑和目标造成破坏,各种热辐射和放射线对人体也是一种巨大的伤害。

    宁舒摇了摇头自己的头,感觉自己的耳朵嗡嗡直响,周围人说话也听不太清楚了,这种症状要持续一段时间。

    帐篷依旧坏了,不少伤员伤上加伤。

    唐正带着一队战士过来查看情况,看到宁舒问道:“祝军医,你没事吧。”

    宁舒有些听不见,掏了掏耳朵,对唐正说道:“有些伤员的伤口稳定了,将他们派遣回去吧,在这里太危险了。”

    “好,长官找你,长官伤口的纱布该换了。”唐正大声朝宁舒说道。

    宁舒勉强听见,示意自己知道了,先处理被炸弹炸伤的人的伤口。

    “方菲菲,菲菲。”祝砚秋匆忙跑了过来,看到方菲菲坐在地上,连忙过去扶起来,问道:“菲菲,你没事吧。”

    方菲菲脑地有些发懵,看到祝砚秋的时候眼睛红了红,忍不住抱住了祝砚秋,祝砚秋连声安慰道:“没事,没事的。”

    唐正指挥着士兵将这些伤员都抬走,准备将他们派遣回去了,宁舒眼睛转了转,朝唐正说道:“你们回去上海吗,我想写封信,能不能帮我捎回去?”

    唐正点点头,“可以。”

    宁舒飞快把手中的活计结束了,然后就有些尴尬了,她没有信纸,也没有笔,唐正给了宁舒一支钢笔,又从旁边警卫员的手中拿了信纸宁舒。

    “谢谢唐军官。”宁舒接过信纸,把木板上的灰尘擦干净,把信纸放在木板上,开始想着怎么给祝思远写信。

    宁舒就在信中说了自己的工作,很忙,救了很多人,这些战士受到了怎样痛楚,都是在保家卫国,然后告诉祝思远不用惦记自己。

    写完这封信的时候,宁舒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她来前线整天救人,睡醒了就救人,不知时日,宁舒甚至都不知道今天几月几号,也不知道现在祝思远怎样了?

    将信给了唐正,宁舒说道:“麻烦唐军官了。”

    唐正将信了收了起来,宁舒又说道:“医药资源还没有申请下来吗?我这边已经挺不住,要不你给我弄点中药,我自己弄药。”

    宁舒的药箱里已经没有药粉了,如果不是止血的药粉,会有一部分人因为失血过多直接死了,根本来不及抢救,在这个不能输血,也没有输血条件的年代,止不住血就只有等死。

    宁舒也不等唐正回答,拿过警卫员手中的纸,在上面写了中药的名字,说道:“就要这些中药,这个药粉是止血的,现在没有药,我也救不了人。”

    唐正只能点头,让宁舒去给长官换纱布,然后就去忙了。

    “祝素娘,你可以啊,现在都搭上了上面的人,我之前还没有看出你有这个本事呢?”祝砚秋看宁舒跟唐正说话,心中火烧火燎的,他现在还只是小喽啰,但是祝素娘这个人居然能跟唐正说话。

    唐正是谁,是这只军队最高统帅长官身边的人。

    宁舒转头看到祝砚秋扶着方菲菲,眼神不屑地看着自己,语气又像是喝了两瓶醋,酸得不得了。

    见宁舒盯着自己看,祝砚秋讽刺地说道:“当军医还有这本事,勾三搭四,不守妇道。”

    祝砚秋就是看这个他瞧不起的女人混的比他好,什么都不会的人摇身一变也改变不了卑贱的过去,一个被卖为仆的女人

    这个时候的祝砚秋完全忘记了自己接受的新派思想,什么平等自由博爱都是瞎扯淡

    宁舒冷冷地看着祝砚秋,“你吃.屎了,满嘴喷粪?”

    “我不守妇道,你倒是说说看我的丈夫是谁?”宁舒鄙夷地看着祝砚秋,“有本事说出我的丈夫是谁?”

    “你……”祝砚秋左右看了看,到底没敢说出自己和宁舒的关系。

    嗤,看这没有担当懦弱无能的样子啊,简直没种。

    面对宁舒鄙夷的眼神,祝砚秋心中生气,咬着牙没有说话。

    宁舒懒得理睬祝砚秋,将伤员处理了,跟小桐嘱咐了一声,背上了药箱去给长官换纱布。

    宁舒觉得这个军队的长官挺厉害的,年纪也就三十多岁,能率领军队抗敌了,至少祝砚秋在这个年纪没有这样的成绩。

    这个长官也许是后面有人,或者有什么傲人的背景吧,宁舒背着药箱走进屋里,看到长官正在看地图,他的脸色有些不好,带着大病的虚弱和苍白。

    宁舒立正朝长官行了一个军礼,“长官。”

    长官嗯了一声,说道:“我听唐正说是你救了我?”

    宁舒点头,本来就是她救了他。

    宁舒让长官把衣服脱下来,解下了纱布,将伤口的化脓处理了一下,重新包扎了一下,然后将染着血迹的纱布收起来带回去。

    “这种纱布还能用?”长官看宁舒将纱布收起来,出声问道。

    “当然,洗洗在太阳下暴晒还能用,这些东西不够用,只能重复使用。”宁舒说道,资源紧缺的情况下只能尽力想办法,伤口不能没有纱布绑。

    长官叹了一口气,“你不错,虽然是个女人,我听唐正说你救了很多人,等战事结束了,我给你颁给你一个三等军功。”

    “多谢长官。”宁舒立刻行礼喊道,她心安理得接受这荣誉,这是她该得,有了军功在身上,祝素娘以后的生活会更好。

    宁舒不知道自己还能在这个世界呆多久,祝素娘的性格有些懦弱,不知道她能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军医。

    坚强为自己而活没有那么难的,就算是为了祝思远,也应该勇敢起来,成为一个让祝思远值得骄傲的母亲,现在的祝思远就以自己的娘为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