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第580章 童养媳24

    做完这些事情,宁舒就打算回去了,之前叫宁舒的长官对宁舒说道:“你先回去,等到长官有事情,我再叫你过来。”

    “好。”宁舒挎着药箱就走了,猫着腰在战壕里走,遇到受伤的战士,立刻就放下医药箱施行抢救。

    回到帐篷,看到方菲菲正忙得团团转,因为没有做过这些事情,手忙脚乱的,看到宁舒回来了,长长吐了一口气,“你总是回来了。”

    宁舒放下了医药箱,戴上了手套,朝方菲菲问道:“谁的伤口比较严重?”

    “那边那个,中了两枪。”方菲菲指着一块木板上的人,宁舒走过去,一摸脉搏,很微弱了,伤口上还有方菲菲撒的药粉。

    宁舒拿出了银针在战士的身上扎了两针,然后开始处理伤口。

    方菲菲愣愣地看着宁舒,感觉面前这个人根本就不像是砚秋口中目不识丁的祝素娘,这样从容处理着伤口,怎么可能是祝砚秋口中什么都不懂的童养媳。

    这会天色已经开发黑了,宁舒处理伤口都有些看不见了,再说了忙活一天,眼睛已经吃不消了,拿着手术刀弯着腰很费劲。

    “把那边的灯帮我拿过来,我看不见。”宁舒朝站在那边的方菲菲说道。

    “哦,好。”方菲菲将那边的油灯提了过来,凑到宁舒的面前,宁舒这才勉强能够看到。

    炮火声渐渐小了起来,枪声也没有之前密集了,宁舒知道今天的战事结束了。

    将伤员的伤口缝了起来,宁舒伸了一个懒腰,长长出了一口气,好累啊。

    战役结束之后,又有不少伤员被抬了过来,宁舒加紧治疗,因为天色黑了,一直都是方菲菲帮忙提着油灯,方菲菲一只手举酸了,就换一只手举。

    又忙活了好一阵子,终于把伤员的伤口处理了一下,外面天已经黑透了,估计有十点了。

    结束之后,宁舒跟方菲菲倒了一声谢,方菲菲没说什么,放下了油灯,守在祝砚秋的身边。

    宁舒动了动自己僵硬的脖子,总算能够好好休息了,宁舒将自己手术刀剪子之类的手术刀擦干净了,放在箱子里,药箱里的药粉少了许多,这才是第一天啊,看来要省着用啊,宁舒觉得自己应该上面的人要医药资源,她是军医没错,但是没有消炎的西药,宁舒就是有再大的本事也不能救人。

    到了该吃饭的时候,炊事员给这边送了一些饭过来,饭菜非常简单,就是米汤加咸菜窝窝头,宁舒一边啃着窝窝头,实在咽不下去就喝清水一样的米汤。

    方菲菲有些吃不下这些东西,吃了一口就放下了,从兜里够拿出巧克力,宁舒看到方菲菲吃着巧克力,这个时候巧克力可是很贵的洋人糖果。

    真是壕无人性。

    昏迷了差不多足足半天的祝砚秋终于醒了,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有些茫然,动了一下身体,顿时痛得吸了一口气。

    “砚秋,你先躺下不要动。”方菲菲连忙按住了祝砚秋不让他起来。

    “菲菲。”祝砚秋看到方菲菲,脸上露出了笑容,方菲菲眼泪一下就下来了,声音带着哭腔说道;“你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呢。”

    “不会。”祝砚秋疼得龇牙,方菲菲连忙将碗里的米汤送到祝砚秋的嘴前,“喝点水吧。”

    祝砚秋享受着方菲菲的照顾,看样子就算是受了伤,也是幸福的。

    宁舒就在旁边啃着窝窝头,看着这两人腻歪,吃完了窝窝头,宁舒就开始检查这些人伤员有没有发烧,发烧也是致命的。

    宁舒看到这些伤员,很多都已经残了,没有什么战斗力了,估计会被军队遣送回家,再做补偿。

    乱世人命是最不值钱的,这些人至少还活着,那些被命中了要害,当场就死亡的人好多了。

    “军医,你快跟我走一趟,长官发烧了。”之前的军官朝宁舒说道。

    宁舒一听,将药箱跨在肩膀上,二话不说跟着

    正在喝米汤的祝砚秋只看到宁舒的背影,在微弱的灯光下看得并不真切,朝方菲菲问道:“我们的军医是女的?”

    方菲菲端着碗的手一顿,只是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宁舒来到了长官的帐篷,长官正睡在一个简陋的木板床上,身体修长,身体比木板还长。

    走过去一摸他的额头,又看了看他的伤口,伤口处的纱布渗出了鲜血,浑身大汗淋漓的,宁舒连忙说道:“打点水给他擦擦身体。”

    宁舒打开药箱,将西药用水化开了喂给长官。

    有警卫员打了水给长官擦身体。

    宁舒又把伤口的纱布重新换了。

    能做她都做了,如果这都活不了,宁舒表示无能为力。

    “你箱子里这些东西都是哪里来的?”军官朝宁舒问道。

    宁舒说道:“都是我自己准备的。”

    “你先回去吧,如果长官有什么事情我会再叫你。”军官朝宁舒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祝素娘。”宁舒将药箱跨在肩膀上。

    “那么我叫你祝军医,我是唐正。”唐正朝宁舒说道。

    “唐军官。”宁舒客气叫了一声,然后说道:“军队很缺药,光是简单物理治疗是不能挽救战士的生命的,能不能拔点医药资源?”

    唐正摊摊手说道:“我没有办法准确给你答案,等到长官醒过来再说吧,不光是我们军队缺药,其他的都一样。”

    宁舒只能点头,战争期间,不光是医药资源紧缺,连粮食也紧缺,宁舒心中有些后悔没有多弄点药。

    她想到医药资源会紧缺,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紧缺,如果她事先什么都没有准备,,面对这样的情况还不得麻爪子。

    巧妇难煮无米之炊!

    背着药箱就回到了帐篷,头昏脑胀的,忙一天,脑子根本没有歇过,宁舒直接倒在木板上打算眯一会。

    明天还不知道怎样啊,日复一日惨烈的战役,谁都不知道自己明天是否还活着,身边又有多少的战友倒下了,自己下一刻是不是和战友一样倒下。

    人心贪婪而恶毒,掠夺,暴虐。

    为了生存必须拿起武器抵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