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9.第579章 童养媳23

    战火从早上一直都傍晚都没有停息,帐篷里的伤员越来越多,宁舒忙得一口水都没有喝,往嘴里塞了一颗辟谷丹才勉强坚持下来。

    宁舒的耳边都是轰隆的炮弹声,上空的敌军呼啸的战机,动不动就地动山摇,好几次炮弹就落在了帐篷的旁边,宁舒甚至能感觉到炮弹喷溅而出的热浪灼伤了她的皮肤,皮肤火辣辣地疼。

    真的太危险了,现代化的战争更加残酷,各种武器杀伤力巨大,对士兵的伤害和痛苦更大。

    要不怎么说战争推动了人类发展进程。

    “医生,快帮忙看看。”一道仓促的女声响起,声音中含着焦急。

    宁舒听到这个声音有些耳熟,转身一看,就看到一身军装,胸前挂着照相机的方菲菲,此刻方菲菲正扶着一个受伤的人。

    宁舒一看那个士兵,咧了咧嘴,居然是祝砚秋,祝砚秋肩膀位置正在冒血,显然是中弹了。

    没想到三个人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见面了。

    方菲菲看到宁舒的时候愣住了,有些结结巴巴地问道;“你是军医?”

    宁舒没有理睬她,忙着给战士治疗伤口,方菲菲也不纠结这个女人为什么在这里,连忙朝宁舒说道:“请你帮砚秋看看,砚秋中枪了。”

    “放在那边,我马上就来。”宁舒说道。

    “可是他的伤得很重,能不能先给他看看。”方菲菲看到祝砚秋身上满是血,有些被吓到了。

    宁舒头也不抬地说道:“这边有这么多的伤员,比他伤得重的人很多,都在等着治疗,我说了,把他放下,拿这种药粉敷在伤口上止血。”

    方菲菲看到宁舒冷酷的面容,有些语塞,将祝砚秋放在木板铺成简陋手术台上,解开了祝砚秋的衣服,将宁舒说的药粉洒在伤口上,把祝砚秋痛得直吸气,身体都痛得痉挛了。

    “你快来看看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方菲菲看到祝砚秋这样,连忙朝宁舒喊道。

    宁舒将纱布打了一个结,朝祝砚秋走过去。

    “把他按住了,不要让他乱动。”宁舒朝方菲菲说道。

    “哦。”方菲菲愣了一下,连忙按住了祝砚秋。

    宁舒拿起手术刀,将伤口切开了一点,然后拿着摄子将子弹和碎片给夹了出来,然后洒了药粉,用纱布包起来了,全程也就十多分钟的事情,

    祝砚秋痛得哀嚎不已,刀子划破皮肤,还有摄子在伤口里搅动,简直让祝砚秋痛不欲身。

    方菲菲好不容易按住了乱动的祝砚秋,看到宁舒如此生猛的动作,有些不可置信地说道:“为什么不给他打麻药?”

    宁舒看了一眼方菲菲,“这里根本就没有麻药这么贵重的东西,每个战士都是这么硬挺着。”

    宁舒又塞了一颗消炎防止发热的西药在祝砚秋的嘴里,“给他弄点水,把药吃了。”

    宁舒嘱咐了两声,又开始去救治其他人了。

    方菲菲看了一眼宁舒,拧开了水壶小心翼翼给痛苦呻.吟的祝砚秋喂水,然后守在祝砚秋的身边,看着一直忙碌的宁舒,又看了一眼受伤的祝砚秋,皱了皱眉头。

    “军医,快跟我走一趟。”一个身穿军官服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的胸前挂着两个勋章,走进帐篷,到处张望了一下,看到宁舒,立刻说道:“有人受伤了,你跟我来一趟。”

    “怎么不弄到这里里?”宁舒一边问道,手下不停地忙着。

    “长官中枪了,他要指挥整个战场不能走,他一走对士气是一种极大,现在你跟我走一趟。”男人焦急地朝宁舒说道,“如果不出意外,天黑之前能守住这个站垒,所以长官只能硬挺着。”

    宁舒哦了一声,将医药箱跨在肩膀上,对守着祝砚秋的方菲菲说道:“你也别闲着,如果这些伤员要喝水什么的,你帮一下忙,如果有新的伤员送进来,如果大出血,就把这个药粉洒在伤口上,先把血止住了,等我回来再说。”

    方菲菲被宁舒说得一愣一愣的,接过宁舒递过来的药粉,刚想说话,对方已经出了帐篷了。

    宁舒猫着腰在战壕里行走,耳边都是枪林弹雨,宁舒差点就被飞射而来的子弹给打中了,连忙将腰弯得更低。

    ‘彭’一个战士中枪倒在宁舒面前,宁舒立刻蹲下来看看还有没有救。

    “走了,你在干什么,长官还等着呢。”前面的军官朝宁舒吼道,炮弹声太大了,人说话不大声一点根本听不见。

    “哦……”看到伤员就想救,身体快过脑子,完全是条件反射,宁舒一摸战士的脉搏,已经死了,宁舒连忙跟上军官男人,见壕沟里几个人正围着一个躺在担架上的人。

    躺在担架上的长官大约三四十岁,因为流血过多,脸色惨白,连嘴唇都没有血色了,已经陷入昏迷了。

    宁舒看到他心口位置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打湿了,应该是心脏位置受伤了,宁舒顿时感觉麻爪子。

    这不好救啊,要是救死了,她会不会被这些军官给毙了。

    宁舒放下了药箱,将长官的衣服解开,拿了棉球擦着伤口的鲜血,心口的位置一个洞,宁舒心里拔凉拔凉的,这可怎么救。

    “怎么样,快点救人。”旁边几个军官都看着宁舒,一时间让宁舒压力山大。

    宁舒拿着手术刀清理着皮肤边缘,扩大创口,把伤道显露出来,没有打麻药,已经昏迷的长官痛醒了过来,动着身体,旁边几个军官连忙按住了长官。

    宁舒拨开坏死失活的组织,看到已经变形的子弹头卡在肋骨上,还有一些碎片散落皮肉组织里,这些碎片如果不取出来还会造成铅中毒。

    宁舒拿着手术刀慢慢撬开了肋骨组织,长官顿时痛得直吸气,睁开眼睛,一脸痛苦,满头大汗,宁舒右手拿着摄子将子弹取了出来,然后伤口像泉眼一眼飞快冒血,宁舒洒了一点药粉,连忙用棉球捂住。

    等到出血没有厉害了,宁舒将一些碎片清理了,然后衬垫盖住伤口,然后包扎固定,宁舒看到气若游丝的长官,心里惴惴的,将消炎防止感染的西药放在水里化开了,让军官喂给长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