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6.第576章 童养媳20

    宁舒比较担心自己去战场祝思远怎么办,宁舒抿了抿嘴唇说道:“思远啊,娘可能会去战场。”

    祝思远放下了手中的铅笔,走到宁舒的面前,现在的祝思远比之前高了许多,五六岁岁的年纪已经到了快到宁舒的心口了,再说了祝素娘本来就不高。

    “娘,你会离开思远对吗?”祝思远看着宁舒。

    宁舒叹了一口气说道:“娘必须去。”

    祝思远低着头,声音非常失落,“娘,思远不想离开你。”

    宁舒有些后悔谈起这个话题了,也没有承诺祝思远自己永远都不离开她。

    祝思远为此不高兴了好几天,有些不太搭理宁舒,宁舒也没有说什么,宁舒能陪祝思远也就几年的时间。

    祝砚秋自从知道宁舒在医院上班,没课的时候就到医院里找宁舒,不过对宁舒的态度好多了,估计是医院的人多,让他有一些顾忌。

    祝砚秋可不想背上负心汉的名声,这个时代的知识分子都比较注重名声,祝砚秋还想着要振兴祝家呢。

    祝砚秋的目的是跟宁舒要钱避过眼前的难关,感觉现在的祝素娘比以前精明了,也不直接说要钱了,想要将宁舒和祝思远接过去跟自己生活。

    “素娘,你一个人带着孩子太,跟我一起住吧,让我照顾你。”祝砚秋朝宁舒柔和地说道。

    宁舒听到祝砚秋的话,整个人都斯巴达了,这是什么意思?宁舒可不觉得祝砚秋有这么好的心,带着她和祝思远生活,之前那么抗拒。

    “这不太好吧,会不会太影响你的学习,你之前不是说学业繁忙,不能照顾孩子吗?”宁舒皱着眉头说道。

    “没事的,照顾你们是应该的。”祝砚秋温和地说道,配着他一张英俊的脸,文质彬彬通体富家大少爷的气质,很容易给人好感。

    宁舒没有同意,也明白了祝砚秋的意图了,到了祝砚秋的地盘,祝砚秋想怎样就怎样,到时候她还不得被祝砚秋剥削得精光,

    在医院祝砚秋不太敢把事情做得太绝了。

    祝砚秋被宁舒拒绝了,心里生气,面上却说道:“素娘,你到底要生气到什么时候?”

    宁舒裂了裂嘴唇,这话说得,好像还是她无理取闹一样,就不去,你特么咬我啊。

    祝砚秋只能天天到医院里找宁舒,嘴上说着要照顾宁舒,让宁舒跟着自己生活,说宁舒一个女人带着孩子生活太危险了,尤其是现在世道这么乱。

    宁舒依旧拒绝,大写的拒绝。

    祝砚秋简直都要气死了,心中更加厌恶宁舒了,他这么着急要钱是有理由的,因为现在方菲菲给根本就不理他,从事情败露到现在,方菲菲都没有跟他说一句话,虽然没有提要分手,但是祝砚秋的心中非常不安。

    祝砚秋现在就想要找个理由跟方菲菲说话,最好的理由就是还钱,把之前方菲菲给他垫付的医药费还给她。

    但是祝砚秋的身上没有钱啊,就指望从宁舒的手中拿,祝砚秋从小到大就没有吃过苦头,根本就没有想过去打工赚钱,所以就只能从宁舒的身上着手,从宁舒的身上弄钱。

    而且她现在还是一个护士,应该是有钱的,再说了,祝砚秋还怀疑宁舒卷了祝家的钱。

    当时他的母亲将大半部分的给他,那么剩下还有一些钱呢,祝砚秋觉得这些钱在宁舒的身上。

    祝砚秋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为了钱的事情这么操心,他忍着被方菲菲厌恶的危险,要将这对母子接过去一起生活,她还不知好歹。

    但是现在祝砚秋只能忍着,每天都到医院,无论什么天气,风吹日晒,风雨不间断只是为了让宁舒看到他的诚意,让宁舒跟着自己生活,态度非常好,还说会保护宁舒母子。

    连医院里的医生护士都让宁舒别太绷着了,该软和就软和了,到时候男人不耐烦了,吃苦的还是自己,让宁舒好好跟祝砚秋生活。

    宁舒对此只能呵呵哒一声,这些人就只看到了祝砚秋一副温柔,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样子,没有看到祝砚秋包藏祸心,祝砚秋的心中只有方菲菲,现在对她这么好无非就是想要她把钱掏出来。

    宁舒被祝砚秋烦得不行了,直接不到医院去上班了,只去学习战地军医知识,你喜欢在医院里等,那你就等到死吧。

    祝砚秋到医院的时候,直接被告知宁舒辞职了,祝砚秋的脑袋一下就懵了,气得恨不得在心里掐那个女人。

    又一声不吭消失了,人海茫茫祝砚秋又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找人了。

    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宁舒住在哪里,他已经放下身段跟那个女人说话,但是她还是那么拿乔。

    祝砚秋的心中很着急,他的身上没有钱了,在拖下去连饭都没得吃了,更不要说还钱给方菲菲了,只怕方菲菲就要跟他分手。

    祝素娘这个女人太可恶了。

    祝砚秋出了医院,想要坐黄包车回去,一摸兜里根本就没钱,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祝砚秋现在困苦得很。

    祝砚秋看着大上海繁华的街道,来来往往的人,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无助,不管祝砚秋怎么瞧不起祝素娘,但是他的心中还是依赖着祝素娘的。

    因为祝素娘包容他,他才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对祝素娘,因为祝素娘只会无限宽容他。

    现在没有了祝素娘,祝砚秋的心中茫然又恐惧,跟当初祝母的心情是一样一样的,不想面对外面的世界。

    却让祝素娘做牛做马伺候她们。

    宁舒的日子过得很舒心,至于祝砚秋是死是活着她都不想管。

    其实宁舒的心中是有些不舒服的,当初她想要直接动手结束了祝砚秋,但是祝素娘的潜意识里是反抗的,让现在的局面不上不下的。

    卑微懦弱的祝素娘,是包子就不能怪狗啃。

    一个人没有底线和原则,要么活得唯吾独尊好的不得了,要么就像祝素娘这样活得没有自我。

    宁舒空出了更多的时间陪祝思远,一边准备着上战场的前序工作,免得到了战场手忙脚乱的。

    宁舒现在就恨不得全套武装,武装到牙齿保证自己的安全,战场上什么都可能发生,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她的任务就是失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