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第575章 童养媳19

    祝砚秋就是做梦都想不到目不识丁土里土气的祝素娘能成为护士,这比做梦还要玄幻,祝砚秋的心中涌起一股怪异的感觉。

    自己心中不屑的人发生了自己不知道的改变。

    祝砚秋一间一间病房地找宁舒,最后找到了宁舒,看到宁舒正拿着针管,然后熟练给病人打针,祝砚秋都怀疑这个人是不是祝素娘。

    在祝砚秋的心中,祝素娘是一个只知道做事,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闷不啃声的人,现在能穿着白色护士衣,拿着针管。

    祝砚秋感觉自己被蒙蔽被欺骗了,祝素娘这样偷偷摸摸的是什么意思?

    他之前被人打劫了在这所医院里呆了这么久,祝素娘不可能不知道他的存在,可是她去没有告诉他,让他为了医药费不得不跟方菲菲开口。

    现在又因为她,方菲菲貌似要跟他分手,祝素娘可真是一个搅事精。

    宁舒给病人打了针之后,端着托盘转身就看到站在门口祝砚秋,祝砚秋一张脸黑的不能再黑了,浑身都带着一股怨气,一脸幽怨又愤怒的表情。

    宁舒一点都不在意祝砚秋,端着托盘就走了,就这样面无表情,淡然无事和祝砚秋擦肩而过。

    祝砚秋顿时气得不行,转身跟上宁舒,压抑着愤怒问道:“祝素娘,难道你不应该跟我说点什么吗?”

    “说什么?”宁舒可不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

    祝砚秋低沉着声音问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在这所医院里当护士?”

    “哦,我在这里当护士。”宁舒说道。

    祝砚秋被宁舒无所谓的态度气得脸色发青,眼睛通红地问道:“祝素娘,你这是什么意思?”

    祝砚秋非常生气宁舒的态度,难道她就不该对自己说点什么,祝砚想要的不过是一个道歉的态度,但是现在她这是什么态度?

    什么态度?

    之前问她要钱也没有,护士难道没有工资吗,他已经这么困难了,但是祝素娘居然无动于衷,让祝砚秋非常不满。

    宁舒看着祝砚秋,他的表情愤愤不平,好像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宁舒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了,你在委屈毛?

    “你不是不要我们娘俩了吗?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我默默离开你,你还要怎样?”宁舒悲苦地看着祝砚秋,“我已经乖乖走了,不妨碍你跟你的女朋友,你还要我怎么做?”

    宁舒看旁边很多人围观,红着眼睛看着祝砚秋,“娘走的时候我一直给你发电报,但是你就是不肯回来,你跟我要钱,我说我的身上没有钱,你就生气,你把我卖了吧,我真的没钱。”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祝砚秋听着宁舒的话,脸色涨红,周围人的眼神让祝砚秋如芒在刺。

    “素娘,你在说什么,你来上海也不跟我打招呼,我担心你。”祝砚秋伸出手拉宁舒的手,显然是要想要避开人群,但是宁舒避开了他的手。

    “素娘,别任性。”祝砚秋的语气含着威胁。

    宁舒语气悲伤地说道:“砚秋,我知道我没有你女朋友好看,没有你女朋文化高,你不要我和孩子了,你说你没有办法跟我沟通,但是你从来都不跟我好好说话,娘去世之后家里已经没钱了,我给你发电报说要里上海,但是你不回我电报,我来上海又找不到你,我只能带着孩子睡大街。”

    祝砚秋一张脸涨红,眼睛发红,看着宁舒说不出话来了,气得浑身都在发抖,祝砚秋没有想到祝素娘会有这样的胆子,在众人面前一点面子都不给他,把他说得好像是畜生一样。

    难道要你不要方菲菲吗?只要脑袋没有坏掉的人都不会选择祝素娘,祝素娘这是在干什么,败坏他的名声吗?

    不光是目不识丁,心思还歹毒。

    果然人都是会变的,以前的祝素娘根本就不是这样的,祝家垮了倒是让祝素娘生出了其他的心思。

    “素娘,我没有想过跟你要钱,就是你带着孩子不跟我说,我担心啊,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祝砚秋的语气里带着关怀。

    宁舒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说道:“我还以为你又是跟我要钱呢,等到我这个月工资发了给你好不好,你在忍几天。”

    祝砚秋顿时感觉周围的目光带着强烈的鄙夷,对宁舒说道:“素娘,我还有课,我明天来找你。”

    祝砚秋匆匆忙忙就走了,背影看起来有些狼狈。

    “祝护士,这就是你的丈夫?”四十多岁的护士长朝宁舒问道,“看着长得挺好的,怎么能干出那种事情呢?”

    宁舒咧了咧嘴说道:“他是接受新式教育的人,追求的是自由恋爱反对封建包办婚姻,跟我说不到一块。”新式教育让人抛妻弃子?

    “这个男人不行。”护士长说道,“不过你是正儿八经的妻子,那种狐狸精名不正言不顺。”

    宁舒没有说话,听护士长这个意思,还让她挽回这段婚姻不行,宁舒可没有这个心思,她为什么要挽回,而且也不一定能挽回得来。

    这段时间,没有祝砚秋,她带着孩子依旧活得好好的,活得很滋润,还不用伺候一个大老爷们,还要面对他的冷暴力。

    任何人都可以活得很好,即便是女人没有了男人,依旧是能活得很好,哪有那么多的寂寞,不过是想找个人依靠,尤其是祝砚秋这种男人,根本就依靠不了,反而会被他敲骨吸髓的,祝砚秋不会跟祝素娘同甘共苦,同甘共苦也是跟方菲菲一起。

    心里就没有把祝素娘当成同一阶层的人,清高着呢。

    “你也不要太伤心了,男人都是这样,年轻的时候见到花花世界迷花了眼睛,等年纪大还是要回归家庭的。”护士长安慰宁舒。

    宁舒脱下护士服,打算去接祝思远下学堂了,她可不会苦巴巴等到浪子回头,再说了祝砚秋怎么可能浪子回头,就算是回头也一脚踹开。

    浪子就是浪子,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接了下学堂的祝思远,宁舒带着祝思远去洋人餐厅吃牛排,把钱都用完就是不给祝砚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