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8.第568章 童养媳12

    5块大洋是巨款,方菲菲犹豫了一下,听到祝砚秋的解释,方菲菲的心中有些无奈。

    “菲菲,我的钱不知道被谁给抢了,等到我伤好了,我就把钱还给你。”祝砚秋只能再次厚着脸皮朝方菲菲开口,祝砚秋的声音里含着强压的尴尬。

    这种情况,祝砚秋跟方菲菲借钱确实挺尴尬的,尤其是她们还是情侣,扯到金钱又尴尬又觉得玷污了纯洁的感情。

    现在的祝砚秋和方菲菲还只是在谈恋爱,没有经历后面同生共死的战火情缘,最多只是互相有好感,处在感情萌芽中,祝砚秋提出借钱让方菲菲的心中怪怪的。

    换做任何的女生,男朋友要朝自己借钱,心中总有那么一点不舒服,本该无往不利的男朋友要跟自己借钱,略感男朋友……无能。

    宁舒在旁边看着,朝方菲菲说道:“他确实伤得挺严重,如果不治疗,这张脸可能会留下印记,腿骨骨折了,不治疗可能会留下病根,还有脑震荡,这个最严重,确定不治疗?”

    祝砚秋只能费力睁着眼睛看着方菲菲,方菲菲见祝砚秋和护士盯着自己看,只能点头对祝砚秋说道:“钱的事情你不用操心,好好把身体养好就行了。”

    祝砚秋长长出了一口气,伸出手抓住了方菲菲的手,声音嘶哑地说道:“菲菲,谢谢你。”

    方菲菲拨开祝砚秋的手,说道:“我去交钱。”

    祝砚秋的手有些尴尬得停在半空,然后若无其事地收回了手,见旁边这个黑心护士还看着自己,闭上了眼睛,没有理睬宁舒。

    宁舒一点都不在意祝砚秋对自己嫌弃,尽职尽责地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头还疼,还想吐吗?”

    祝砚秋眼睛都没有睁开,语气非常不好:“只要你不在这里,我就不会想吐。”

    祝砚秋说话的时候,有些用劲,让他脖子上的掐痕充血明显了起来,模样很凄惨。

    宁舒心里狂笑,你丫活该。

    宁舒眯着眼睛看着祝砚秋,要不现在直接弄死他吧,用治疗无效的理由搪塞过去,现在的祝砚秋可以说是孤家寡人,祝家已经不复存在了,爹妈都死了,至于她这个童养媳,宁舒可从来没有把祝砚秋当丈夫看。

    宁舒摸向腰间暗器,用粗针杀了他算了。

    “你怎么还在这里?”祝砚秋睁开肿得只剩下一道细缝的眼睛,“我现在不需要你,请你走。”

    宁舒压抑住心中的杀意,淡淡地说道:“我现在要替你检查身体,并且帮你擦拭身体。”

    祝砚秋心中很不耐,这个护士真讨厌,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护士,祝砚秋的心里就有一股无法解释的愤怒。

    宁舒这会只想弄死祝砚秋,手中拿着暗器走进祝砚秋,祝砚秋看这个护士不走,反而靠近了,一皱眉头,结果扯上脸上伤口,痛得直吸气,“你这人怎么回事。”

    宁舒伸出手想要替祝砚秋整理一下被子,手指间夹着暗器,想要往祝砚秋的心脏地方扎去,但是身体里突然涌出一股巨大的弹力,几乎要将她的灵魂弹出了祝素娘的身体。

    宁舒踉跄了两下稳住了身体,身上一下冒出了冷汗。

    “砚秋,我已经交了费用。”恰巧这个时候方菲菲又进来了,扫了一眼宁舒,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说道:“你安心养病吧。”

    方菲菲巧笑嫣然的,声音干脆利落。

    “谢谢你。”祝砚秋的声音里饱含温情。

    宁舒转身就出了病房,不去看这两人之间腻腻歪歪的,摸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身体有些发软地靠在墙上,只能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宁舒除了叹气还是只能叹气,刚才出现那样的情况,还是因为祝素娘的反抗,祝素娘不想让她杀了祝砚秋。

    弑夫这样的事情祝素娘是做不出来的,也不想背上弑夫的罪名,祝素娘就是一个胆小卑微,封建教条下成长的女人,不敢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从小被卖到了祝家,骨子里的奴性很重,祝素娘就是一个胆怯善良的人,让她的手上沾上鲜血,而且还是自己丈夫的血,祝素娘会受不了了。

    不管怎么样,祝砚秋都是他的丈夫。

    宁舒只能微笑着呵呵哒一声,你开心就好,既然祝素娘不要祝砚秋死,就让他活着呗,但是现在的祝砚秋想要功成名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宁舒往病房里看了一眼,方菲菲正在照顾着一张脸肿得像猪头一样的祝砚秋。

    脱了护士服,宁舒带着祝思远回家了,祝思远朝宁舒问道:“娘,为什么我没有爹?”

    祝思远经常跟在宁舒的身边,出入医院,医院里很多的人都认识了祝思远,有些比较八卦的人朝祝思远问你爹是谁。

    祝思远通常是一脸茫然。

    宁舒听到这话,说道:“思远你是有爹的,你爹死了。”

    祝思远:????

    宁舒说道:“你爹跟你奶奶一样,去世了被埋入土里了。”

    祝思远的表情有些沮丧,“娘,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爹。”

    “没事的,不知道家里有没有你爹的遗照,娘找找,让你见见你爹。”宁舒不甚在意地说道。

    祝思远哦了一声,趴在宁舒的背上。

    宁舒知道自己一个单身女人带着一个孩子,总是有流言蜚语的,但是这些人居然去问祝思远,让宁舒的心里很是不舒服,孩子什么都不知道,不能让孩子处在这样不利的环境下,对祝思远的心理有影响。

    宁舒心理别提多厌烦祝砚秋了。

    既然不能杀了祝砚秋,就弄残他,好胳膊好腿的,但是做精细的事情就力不从心。

    祝砚秋以后可是拿枪杀敌的人,呵呵……

    在这个跌宕的时代,没有祝砚秋,也会有人崛起,这个时代最不缺的民族英雄,少了一个祝砚秋还有千千万万的英雄。

    祝砚秋最后走到那一步,那是有大气运在身的。

    但是宁舒可不想让祝砚秋功成名就,权色兼收。

    祝砚秋忘记了一个女人的血泪,祝砚秋心中没有对祝素娘有一点的感激和怜惜,甚至把祝素娘当成了耻辱,一个受过新式教育的人怎么有童养媳。

    方菲菲才是此生的妻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