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6.第566章 童养媳10

    祝砚秋的是真的没钱了,家里很长时间没有给他寄钱了,现在他都很少跟方菲菲出去玩耍,以前两人没事的时候就去看看电影,现在祝砚秋只能用学习来搪塞方菲菲了。

    但是祝砚秋是聪明人啊,约方菲菲到图书馆看书,坐在窗口,阳光透过窗户朦胧又美好,祝砚秋拿着铅笔在白纸上一笔一划画着方菲菲。

    偶尔写首朦胧又浪漫的小情诗,在不浪费钱的基础上,尽力浪漫起来。

    好在方菲菲是个文艺女青年,很吃这一套,丝毫没有发现祝砚秋经济窘迫。

    现在宁舒问祝砚秋要医药费,祝砚秋身上是没有的,只能推说自己身上没有钱,还非常装.逼地把自己的手表给宁舒作抵押。

    宁舒挑了挑眉头,接过手表,这手表还有点重,看做工很精致,细小的指针都是造型别致,没有粗制滥造的感觉,这东西一看就不便宜。

    “这东西多少钱?”宁舒问道。

    祝砚秋眉宇间带着一股自得,说道:“一千大洋,够不够抵押医药费?”

    我草泥马,宁舒想拿着夹子戳祝砚秋的脸,戳烂他的脸,一千大洋买块表,呵呵哒,现在一块大洋能买一百七十多斤大米,普通一家三口两三块大洋能过一年了,500块大洋就能买一间普通的房子。

    祝砚秋做的事情简直就不是人干的,把祝素娘累得要死,但是祝砚秋呢,带这种奢侈品表。

    “我要你的表作什么,医药费不及这表的万分之一,我不要表,就要钱。”宁舒把表扔给祝砚秋,祝砚秋有些惊慌地接住了表,不虞地说道:“这表很贵的,摔坏了你赔不起。”

    “医药费。”宁舒淡淡地说道,“你该不是没有钱吧,穷装,戴这么贵的表,身上一分钱都没有。”

    “我都说了,今天游行没有带钱在身上。”祝砚秋脸色通红地说道,再加上脸上的伤,一张脸红紫红紫的。

    宁舒就看着祝砚秋不说话。

    最后还是其他同学帮忙付了医药费,祝砚秋立刻将腕表戴在手腕上,跟那个同学道谢,说以后会还钱的。

    祝砚秋出了病房,看到祝思远坐在椅子上看书,小模样很认真,心中一动,蹲在祝思远的面前,问道:“小朋友,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叫什么名字?”

    宁舒正在收拾东西,看到祝砚秋跟祝思远居然接头,心中一跳,正打算把孩子带走,就听到祝思远对祝砚秋说道:“你真丑。”

    祝思远的声音奶声奶气的,但是表情非常认真,到了上海之后,宁舒将祝思远装扮得好看,祝思远白白嫩嫩的,这会一脸认真严肃说你好丑,简直让人啼笑皆非。

    祝砚秋现在的形象确实有些糟糕,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又擦了药,一张脸简直不能看,被一个孩子这样说,祝砚秋又窘迫又有点生气。

    “孩子真没礼貌。”祝砚秋说了一句转身就走了。

    这父子俩第一次见面就这样不欢而散,其实这对父子八字相冲,气场各种不和谐。

    宁舒将孩子交给一个熟悉的护士照看一下,对祝思远说道:“思远,你乖乖在这里等娘,娘很快就回来了。”

    祝思远乖巧点头,嗯了一声。

    宁舒脱掉了护士装,摘了口罩,跟在祝砚秋的身后出了医院。

    这会天色已经开始发黑了,走在前面的祝砚秋并没有察觉到有人跟在他的身后,路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宁舒脱下自己大衣,快步跑到祝砚秋的身边,把大衣往他头上一蒙,拖入了小巷子里。

    祝砚秋正走着路,眼前就一片漆黑,然后就被人拖走了,祝砚秋心中一惊,剧烈挣扎,但是对方的力气很大,怎么都挣扎不开。

    宁舒对着祝砚秋就是一顿猛打,又是脚踹,又是用拳头往祝砚秋的脸上招呼,祝砚秋本来身上就有伤,被宁舒揍得嗷嗷直叫。

    “你是……”祝砚秋想要说话,想要将闷在头上的衣服拿掉,但是一拳头砸在他的脸上,接着又是一脚揣在他的肚子上。

    祝砚秋哇的一声吐了,宁舒左勾拳击肝,旋转飞腿扫在祝砚秋的下盘,祝砚秋砰地一声倒在地上,呻.吟着半天起不来。

    宁舒俯身将祝砚秋手腕上的表褪了,又扒掉了他身上的衣服,就给他留了一条裤衩。

    祝砚秋已经被宁舒打得没有反手之力了,被打得浑身骨头都被折了一样,眼睛都肿得睁不开了。

    身上的衣服别人扒了,祝砚秋的心中涌出一股恐惧,他该不是会被人给强了吧,还是一个男人?

    宁舒力气很大,祝砚秋的心中认定暴打自己的是男人。

    宁舒看着像浑身白皙,跟白斩鸡的祝砚秋,心中杀意直冒,干脆就此弄死他算了,这种人死不足惜。

    而且以祝砚秋的气运,最后还会发达,手底下几万人人马,她到时候就搞不过他。

    宁舒伸出手掐住了祝砚秋的脖子,非常使劲。

    祝砚秋剧烈地挣扎,手扳着宁舒的掐在她脖子上的手,声音嘶哑地喊道:“呃,救……命。”

    到现在,祝砚秋都没有看到对方长什么样子,肺部火辣辣地疼,快要爆炸了一般,“放……放过……”

    宁舒手下越发用劲了。

    这时,巷子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和人说话的声音,估计是巡警在巡视。

    宁舒咬了咬牙,祝砚秋真是好运,宁舒松开了祝砚秋的脖子,手捏成拳头一拳头砸在祝砚秋的心脏位置,祝砚秋被这一拳头打得喷了一口血,软软倒在地上,剧烈地咳嗽,呛了一嘴的血。

    宁舒拿了蒙在祝砚秋头上,转身就跑得没影了。

    巡警支着电筒看到地上被脱得精光的,已经昏迷的祝砚秋。

    宁舒用袋子装好从祝砚秋那里收刮的东西,然后回到医院去接祝思远。

    宁舒没有在医院停留,背着祝思远回去了,祝思远趴在宁舒的背上,朝宁舒问道:“娘,什么是没有礼貌的孩子。”

    宁舒不甚在意地说道:“娘的思远是有礼貌的孩子,只是思远说了实话,让那个小气的人不高兴而已。”

    “娘,那人真是又丑又讨厌。”祝思远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