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第560章 童养媳4

    宁舒到药堂找大夫,带着大夫匆忙赶回来了,躺在床上的祝母还没有醒过来,大夫替祝母把脉。

    宁舒站在床边,牵着小思远的手,如果剧情没有改变的话,祝母应该活不过这个冬天。

    “大夫,我婆母怎么样了?”宁舒朝大夫问道。

    大夫收回了搭在祝母手腕上的话,摇了摇头说道:“也不是什么大病,就是心思郁结,惊恐忧虑,慢慢调养。”

    宁舒跟大夫道了谢,给了诊金。

    说白了,祝母这病就是自个想太多了,祝母就是大宅院的女人,从祝老爷子死了之后,祝母就处在一种比较惊惶的状态,儿子也不在身边,没有男人可以依靠了。

    宁舒摇了摇头,祝母太脆弱了。

    祝素娘可是把祝母照顾得很好,没有让祝母做一点重活,结果祝母一闲下来就多想。

    宁舒给来帮忙的几个大婶一人划了一块豆腐表示感谢,几个大婶笑呵呵收了豆腐,让宁舒有什么事情叫她们一声,宁舒连声表示感谢。

    宁舒坐在床边,替祝母把了把脉,把脉结果跟大夫说得差不多,宁舒有些无语了,祝母还得忧郁症了。

    祝母幽幽醒过来,看到床边的宁舒,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娘,你没事,就是身体有些虚弱,多养养就好了。”宁舒避重就轻地说道,“大夫开了药方子,喝了药就好了。”

    祝母挣扎想起来,宁舒伸出手扶起祝母,祝母面容疲惫地说道:“不用喝药,钱留给砚秋。”

    从古到今,生病是最让人恐惧的东西,因为一个家很有可能就被掏空了。

    祝素娘没有放弃祝母,天天幸苦无比,又要照顾生病的婆母,抓药的钱,祝砚秋学费钱都落在了祝素娘的肩膀上。

    祝素娘只能多做豆腐卖,时常累得趴在磨盘上睡着了,在祝母生病的这段时间,祝素娘太操劳了,伤了身体,最后早卒。

    “没事的,家里有钱给你抓药。”宁舒说道:“明天我多做点豆腐卖。”

    祝母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给砚秋发个电报,让他回来一趟。”

    宁舒说了一声好,就到邮局去给祝砚秋发电报,发了也是白发,祝砚秋根本就不会回来,理由是自己学业要紧没有时间,祝素娘接二连三给他发电报,但是祝砚秋都没有回应。

    祝母咽下气之前心心念念都是要见一下自己的儿子,眼神一直望着门口,但是祝砚秋终究没有回来,那个时候的祝砚秋作为有志青年正在游街呐喊,振兴中华民族。

    给祝砚秋发了电报之后,宁舒就拿着药方去药堂去给祝母抓药了,剧情里,如此艰苦的条件下,祝素娘都没有放弃祝母,在这个小镇上名声非常好,是出了名的贤惠媳妇,但是祝砚秋还是抛弃了祝素娘。

    宁舒可不打算破坏这个名声,毕竟这个时代名节对女人非常重要,即便以后和祝砚秋对上,自己也是有理的。

    再说了,她现在不会再给祝砚秋寄钱了,家里将近二十块的大洋,还有每天卖豆腐的钱,足够让他们生活得很好。

    抓了药,宁舒就回去给祝母熬药,看到宁舒,祝母第一件事情就是问宁舒有没有给祝砚秋发电报,宁舒说发了。

    祝母心心念念的都是自己的儿子,这几年都是祝素娘在照顾她,但是都没有走进她的心里,嘴上说点好听的又不会少块肉。

    临死之前还抓着祝素娘的手,说你是祝家的好儿媳,希望你们两个以后好好生活,泉下有知也欣慰了,这是害怕自己死了之后祝素娘不在供养祝砚秋,临死还对祝素娘耍心眼。

    祝素娘心中那个感动啊,祝母一点微末的认同就能让她死心塌地的,祝母死了之后,祝素娘还是接着卖豆腐供养祝砚秋。

    宁舒用药罐替祝母熬了药,见小思远看着自己,宁舒拿了豆干给祝思远吃,祝思远拿着豆干,吃得很高兴。

    宁舒觉得以后要改善家里的伙食了,吃饱穿暖好好过日子。

    说起来祝砚秋到现在都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祝砚秋这人简直刷新了宁舒的人生观,自己妻子生孩子不回来,老妈死了也不回来,功成名就回来,在自己老娘坟头磕几个头,流两滴猫尿,就算是尽到自己的孝心?

    宁舒把药端给祝母,说道:“娘,趁热把药喝了吧。”

    黑黢黢的汤药很苦,祝母憋着气喝下去,苦得直咂嘴,有些怀念地说道:“以前在大宅院的时候,天天能吃到蜜饯,唉……”

    宁舒看了一眼祝母,蜜饯这种东西可比肉都贵,那是大户人家的零嘴,现在的祝家的情况根本就吃不起蜜饯。

    “娘,要不素娘去给你买一点蜜饯吧。”宁舒说道,祝母的神色有些意动,最后说道:“还是算了,家里没有多少钱,还要给砚秋寄钱,又要抓药的,不吃蜜饯死不了。”

    宁舒哦了一声,没有说话。

    第二天宁舒卖了豆腐之后,就到点心铺去,买了一点蜜饯,又给祝思远买了干核桃补补脑子,现在宁舒就想把祝思远养得白白胖胖的。

    不能为了祝砚秋委屈自己,就算千般委屈祝砚秋都看不到,也不会在意的。

    买的时候,宁舒还对老板说婆母吃药怕苦,给她买点蜜饯。

    反正她就是任劳任怨的贤惠媳妇,干脆再孝顺一点,她也想尝尝蜜饯的味道。

    祝母喝了药之后,宁舒把蜜饯给祝母,祝母看到蜜饯的时候,眼中闪过惊喜之色,嘴上说道:“干嘛买这么贵的东西,太浪费了。”

    “娘,我心里有数,今天的豆腐比昨天多卖了一点钱。”宁舒淡淡地说道。

    祝母这才拿了蜜饯放在嘴里,闭上了眼睛,表情怀念又享受,然后将剩下的蜜饯都收了起来,也没想过给宁舒吃两个。

    宁舒暗自撇了撇嘴,幸好她之前留了一点给孩子。

    祝母也是一个自私的人。

    因为祝母生病了,祝思远就跟宁舒睡觉,把祝思远哄睡着之后,宁舒就盘坐在床上修炼绝世武功,身逢乱世要有能力保护自己和孩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