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8.第558章 童养媳2

    祝砚秋提着皮箱,身上揣着祝母给的钱,踏上了去往上海的轮船。

    祝砚秋走了没过多久,祝素娘发现自己怀孕了,但是家中的情况艰苦,祝素娘交了一点拜师费跟人学了做豆腐,怀着孕起早贪黑地做豆腐。

    做豆腐是非常幸苦的活计,泡黄豆,还要磨浆,用那种大磨盘磨浆,又要过滤又要煮浆,点卤,压榨成型,这些都是靠祝素娘做,祝素娘一天基本没有休息的时间。

    半夜就要起来做豆腐,第二天一早又要挑着担子沿街叫卖,卖完了回家又马不停蹄地磨浆,九个月之后祝素娘生了一个儿子,也算是让祝家后继有人了。

    祝素娘幸苦操持家务,还要靠卖豆腐供祝砚秋读书,祝砚秋会时常家里寄信要么就是发电报,让祝素娘给他寄钱,理由不是要买书就是买钢笔。

    从祝家落魄依赖,祝砚秋根本就没有受苦,什么都是用最好的,就是穿袜子也是最新潮的洋人做的尼龙袜,洋人的玩意,那个时候就是奢侈品。

    每次祝砚秋要钱,祝素都会给她寄钱,家里省吃俭用,嘞紧了裤腰带,过得非常幸苦,尤其是祝素娘,生了孩子五天就下床干活了。

    祝素娘不知道的是,祝砚秋有女朋友了,是同校的女生,学堂里的学生接收着新潮的思想,崇尚自由恋爱,学校里志同道合的男女很容易走到一起。

    要知道谈恋爱耍朋友就是高消费的娱乐方式,祝砚秋就只能频繁朝家里要钱,祝素娘都咬牙给了。

    祝砚秋自然和他的女朋友方菲菲在一起了,九一八日本侵华战争爆发之后,这对恋人毅然奔赴了战场,成就了一段传奇,祝砚秋成了高级军官,方菲菲成了战地记者,被人称为巾帼英雄。

    而祝素娘郁郁而亡,加上这么多年的操劳,身体已经吃不消了,四十岁不到就死了。

    祝素娘到死都想不通,祝砚秋说自己是文明开化的新派人物,要一夫一妻,她为祝砚秋生了孩子,从小一起长大,不是夫妻是什么?

    祝砚秋说没办法跟她沟通,但是祝砚秋很少跟她说话,每次只是要钱要钱。

    祝素娘的心愿:不再为祝家所累,带着儿子过自己的生活。

    祝素娘没有办法像方菲菲一样进入学校读书,不能穿上黑皮鞋百褶裙,不能并不是她的错,但是祝砚秋就是嫌弃祝素娘。

    怎么说呢,祝素娘就是封建思想和先进思想碰撞下的炮灰,但是还是祝砚秋这个男人没有担当,对祝素娘尽到一点责任。

    宁舒接受完剧情,摇了摇头,所以说祝素娘善良啊,连心愿都这么卑微,祝砚秋这样忘恩负义的渣男不弄死难道留着过年?

    宁舒能感觉到祝素娘心中对祝砚秋的愤恨,但是从小生活的环境,让她有些不敢说出太过分的要求来。

    祝素娘就是封建社会下的女子,善良,为了家庭付出一切,用自己的力量成全家庭,甚至有些卑微,而方菲菲接受新思想的人,果敢爽利,勇敢追求理想,穿上洋装走在街上昂首挺胸的,带着别样的魅力,鲜明无比。

    一个穿着灰衣黑裤,一个穿着短袖旗袍,手中抱着诗歌书,只要不是瞎子都知道该选择谁。

    宁舒对此只能呵呵哒一声。

    宁舒揉了揉发困的眼睛,往灶孔里添了一点柴火,一边用勺子将豆浆浮沫舀出来,她根本就不会做豆腐啊,全靠原主脑子中的记忆,估计以后她会把三百六十五行都做一遍。

    宁舒手忙脚乱地做豆腐,搞到天亮,宁舒都没有做好。

    “素娘,你还在家呢,今天豆腐还没有做好?”祝母走进厨房,朝宁舒问道。

    宁舒正在努力让豆腐成型,听到祝母的话,说道:“马上就好。”

    平时天不亮祝素娘就挑着担子走了,今天太阳都出来了,祝母起床之后看到宁舒还在厨房,走过来看看,替宁舒打打下手。

    祝母偶尔会帮忙,但是祝母到底是富家太太,就算是现在落魄了,有些习惯是改变不了的。

    但是祝母是聪明人,大户人家的当家主母,大宅院里奴仆不少,很会御下,时常对祝素娘说一些窝心的话,说祝素娘是贤惠的儿媳妇,能娶到素娘是祝家祖上积福了。

    祝素娘之前在祝家的身份本来就不高,吃饭都没有资格上桌子,现在祝母承认她,祝素娘心里挺高兴的,祝素娘本就是心底善良的人,再说了,她已经是祝家的人,没有地方去。

    “素娘,砚秋最近有来信吗?”祝母朝宁舒问道。

    宁舒随口说了一句,“没呢,估计快了。”谈恋爱的祝砚秋永远缺钱。

    好不容易将豆腐做好了,将豆腐放在担子里,宁舒肩扛着扁担,宁舒一使劲还没能将担子挑起来,只能气沉丹田,又来一次。

    这次倒是挑起来了,不过宁舒身体往前踉跄了两步才稳定了身体,扁担压在肩膀上很疼。

    从祝砚秋离开这个家到上海求学,祝素娘就天天做这样的事情,祝砚秋却没有对祝素娘起到一点责任,反而竭尽压榨着祝素娘。

    祝砚秋接受的新思想,自由、平等、博爱,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但是他的内心深处是瞧不起祝素娘,瞧不起祝素娘目不识丁,土里土气的。

    “娘,思远醒了照顾一下他。”宁舒转过头来朝祝母说道,祝思远是祝砚秋和祝素娘的儿子,马上快三岁了。

    祝母点点头,让宁舒小心一点。

    宁舒挑着担子走了,沿着祝素娘的路线走,会有一些熟人买她的豆腐。

    卖豆腐都不是难事,就是挑胆子让宁舒感觉好幸苦,豆腐差不多都是水,挑着两个箩筐的水到处走,简直累死。

    也不知道祝砚秋是怎么坚持下来,而且一天坚持下来好的话也就也就赚到一些钱,各种纸币钱加起来能有五分之一个大洋,这个时候五个大洋能够买一头耕牛,两块大洋能够让一家三口过一年了。

    虽然幸苦,但是能挣到一些钱才能祝砚秋这样日复一日地坚持,让祝砚秋富裕地生活。

    尼玛,宁舒好想撂摊子不干,不过想到祝素娘的儿子,只能接着卖豆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