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7.第557章 童养媳1

    宁舒打算到其他店铺去看看,如果转悠一圈都不能拿下的,还是可能回到这个店铺,毕竟宁舒还蛮喜欢那串念珠的,能让人心情平静。

    看到宁舒要走了,最后店铺老板咬了咬牙,说道:“可以,35点信仰力。”

    “还有一串念珠。”宁舒高兴地说道。

    老板脸皮颤抖了两下,宁舒付了35点的信仰力,信仰力还剩下14点,果然还是虚拟空间的东西便宜。

    宁舒戴上了念珠,顿时感觉心平气和的,而且念珠还挺漂亮的,一颗颗圆润饱满。

    出了店铺,宁舒又都酒楼去点了一些东西,过过嘴瘾,

    宁舒看到别人都是三五成群的,都有人拼桌,但是每次自己都是孤零零一个,没有谈得来的朋友,好像她遇到的任务者好像都是彼此敌对的。

    算了,朋友这种东西还是算了。

    与其天天想着捉马,还不如现在多种草,以后会有很多马来吃草,等到强大了之后,会遇到志趣相投的人。

    吃完了满满一桌子菜,宁舒又在城里转悠了一会,以前她还没有注意,虚拟空间还有赌场和竞技场,还是很多任务者参与赌博。

    宁舒看到一个任务者输的什么都没有了,就用自己的灵魂力来赌,最后输的只剩下灵魂本源了,灵魂淡薄得好像泡泡一样,一戳就能破。

    以这状态的灵魂进入委托者身体只怕够呛。

    宁舒才感觉到,任务者哪怕是成了任务者,拥有了永生的,也是人,人的劣根性任务者同样深埋骨子里。

    赌场的人看到宁舒伸长脖子到处看,上下打量了一下宁舒的灵魂,是少有的坚韧,朝宁舒问道:“小姑娘,要不要来两把。”

    宁舒连忙摆手,“我就到处看看。”说着宁舒就离开赌场,这种东西她才不碰呢,来这种诱惑都抵挡不住,她要如何强大。

    逛了一圈,宁舒就回到了系统空间,先是盘坐在地毯上将修炼一阵,等到没有办法吸收空间里的物质才停了下来。

    然后宁舒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书,她的目标是,将书架上的书都看完了。

    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宁舒翻着书,到了最后一页,然后把书一合放在书架上,给盆栽浇浇水,在跑步机上跑跑步,东摸摸西摸摸,一点都不着急。

    宁舒点开了系统兑换商城,兑换了生存基本的东西,辟谷丹,水,药品,解毒丹还有假死药,一些雄黄粉。

    宁舒发现假死药可是一个好东西。

    兑换好了基本的东西,宁舒才对2333说道:“我们开始任务吧。”

    “好哒。”2333立刻说道。

    宁舒脑袋眩晕了一下,感觉自己的灵魂进入了一具身体中,等到适应身体,宁舒睁开,从手臂间抬起了头,动了动僵硬的脖子。

    原主正坐在灶口前烧火,灶孔里有火苗舔着锅底,宁舒看到灶孔里的火苗小了,左右看了一下,抓起了一块干木头塞到灶孔里。

    周围的环境环境很昏暗,桌子上点着一盏煤油灯,宁舒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时间了。

    屋里都是一股豆腥味,不远处挂着滤豆渣的纱布,锅里正煮着雪白的豆浆,豆浆正咕噜咕噜地冒泡。

    这是做豆腐啊,宁舒有些麻爪子,赶紧接受剧情。

    原主叫祝素娘,已经为人妻子了,一家人的活计就靠祝素娘做豆腐,丈夫祝砚秋到上海读书了。

    祝素娘是一个苦命的女人,在八九岁的时候被父母卖到了当地乡绅大户祝家,以祝家的条件,哪里需要养童养媳,而是因为当时只有四岁左右的祝砚秋生病了,怎么都不见好,祝家就这么一根独苗,这要是去了,简直就是就是挖祝家人的心。

    祝老爷可是老来得子,四十岁才有这么一个儿子。

    当时就是怀着冲喜的心理,还有就是想转移一下祝砚秋的病痛,将厄运转移到别人的身上,就想出了童养媳的方法。

    时日正值晚清,八国联军已经将圆明园扫荡了一遍,军阀割据,社会动荡,百姓生活困苦,哀鸿一片,祝素娘的父母迫不得已将祝素娘卖给了祝家,祝家将祝素娘和祝砚秋的八字一合,很合适,于是给了祝砚秋父母半串铜板。

    从此祝砚秋就是祝家的人了,乡下人没有什么名字,祝素娘在家里排行老四,就叫四丫头,祝家不满意这个名字名字,祝砚秋的秀才爹给原主取了一个素娘的名字,还恩赐让祝砚秋跟祝家姓祝。

    这样就算是一家人,也能帮忙替祝砚秋分担厄运。

    童养媳在家里是没有什么地位的,其实祝砚秋的身份也就是照顾祝砚秋的侍女一样,有点像是通房丫头。

    八九岁的祝素娘接受了自己的命运,至少在祝家能够吃饱。

    也许是冲喜有作用,祝砚秋的身体渐渐好转了,从此祝素娘就是开始了天天照顾祝砚秋,给祝砚秋洗澡喂饭,还得陪着祝砚秋玩耍,祝素娘可以说是又当老婆又当娘。

    祝砚秋继承了祝家人的好皮囊,穿着洋人的小西装,蹬着小皮鞋,走出去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少爷。

    在这个江南水乡,北平的动荡对这边没有什么影响,随着晚清最后一个皇帝退位,封建社会结束了,流通的货币从铜板变成了袁大头和各种纸票,祝砚秋和祝素娘也也长大了。

    在祝砚秋十六岁的时候,和祝素娘圆房了。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祝家却一遭落魄了,家中的生意直接倒闭了,祝老爷子直接吐血病倒了,再也没有从床上爬起来,最后撒手而去。

    家中值钱的东西都还债了,葬了祝老爷子后,遣散了家中的奴仆,一家子三口搬出了大宅子挤在小房子。

    巨大的落差让祝砚秋很不适应,有种茫然无措的感觉,最后稳定了心神,告诉祝母自己要去上海求学。

    这个时候正是新旧思想碰撞的时候,女子走进了学堂,穿着改良的旗袍,露出细瘦的胳膊,新新学子接受着洋派的思想,祝砚秋想要通过求学来振兴祝家。

    祝母将家中大半部分的钱都给了祝砚秋,让祝砚秋到上海去求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