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2.第552章 逍遥女尊国20

    宁舒不知道柳长青拿着药丸过来是干什么,难道是想要毒死她,她现在这个样子,给她喂毒药都是浪费。

    她没几天好活了,但是她还有一件事情得做,不能现在死。

    “秋女官,秋女官。”宁舒出声喊秋女官。

    柳长青见到宁舒脸上的警惕,皱了皱眉头,声音清冷地说道:“陛下,长青让秋女官去准备热水,陛下醒了就可以洗簌。”

    宁舒的心中更警惕,看着柳长青冷冷地说道;“凤后这是要干什么?”

    柳长青低沉地笑了一声,这还是宁舒第一次听见他的笑声,笑声中带着一股的悲凉,说道:“沐霓裳,我真的恨你。”

    宁舒面无表情,他恨的是沐霓裳,关她屁事。

    不过现在的柳长青看着有些不太正常,宁舒往床角缩了缩,淡淡地说道:“凤后这话是何意,你恨朕?”

    柳长青脸上带着清雅的笑容,拿出了一颗药丸送到宁舒的嘴边,说道:“陛下,吃药吧。”

    不,不吃,宁舒偏过头去,柳长青也不生气,扳正了宁舒的脸,“陛下,这是解药,你中毒了。”

    阿席吧,宁舒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了,她中毒了?!

    她不是受了诅咒么?

    难道她又中了诅咒,又中毒了?

    这父女俩不约而同对她下毒了?!

    宁舒:→_→

    “中毒了,朕怎么会中毒?”宁舒摇了摇头,“这药丸朕不吃。”

    柳长青抿了抿嘴唇,自己吃了一颗药丸,又拿了一颗药丸送到宁舒的嘴边,“霓裳,把药丸吃了,身体自然就会好的。”

    “你对朕下毒了?”宁舒看着柳长青,宁舒想了好一阵子都没有想通柳长青是怎么对自己下毒?

    难道是补汤?宁舒记得自己喝了一口补汤,虽然柳长青喝了大半碗,但是他的手中有解药啊。

    柳长青没有反驳,只是说道:“陛下把药丸吃了吧。”

    宁舒心头真是无数草泥马,人生还能在苦逼一点。

    不过柳长青给她下的毒她已经解了,毕竟吃了那么解毒丹。

    “为什么要对朕下毒,因为皇太女?”宁舒看着柳长青问道,估计这柳长青就是重生的。

    柳长青手中拿着药丸,轻柔地说道:“陛下把药吃了,长青就告诉你为什么?”

    宁舒吞下了药丸,就算是毒药,她的手中还有解毒丹。

    “凤后,给朕倒杯水。”宁舒看着柳长青,“朕渴。”

    柳长青转身去给宁舒倒茶,宁舒立马塞了解毒丹在嘴里,谁知道这是解药还是毒药,宁舒从头到尾都不相信柳长青。

    柳长青端着茶杯送到宁舒的嘴边,“陛下喝茶。”

    宁舒抿了一口就没有再喝了,问道:“现在总该告诉朕什么时候下毒了,为什么要对朕下毒?”

    柳长青微微垂眸,看着手中的白瓷茶杯,淡淡地说道:“陛下,长青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被陛下打入了冷宫,陛下杀了皇太女。”

    柳长青抬眸看着宁舒,“陛下,这个梦很真实,长青醒过来的时候,心中的怨恨,愤懑充满心间,在长青最痛苦的时候对陛下下毒了。”

    宁舒:→_→

    “所以你是要报复朕,现在又给解药做什么?”这么反复无常做什么,上天给了第二次生命,就该努力争取,要么努力生活,要报仇就报仇呗。

    柳长青淡淡地说道;“在最恨的时候,梦醒的时候对陛下下毒了,长青最想看到的是陛下慢慢死去,备受折磨死去。”

    “这个毒药会慢慢抽空人的精神,最后痉挛而死。”哪怕是说着恶毒的话,柳长青的声音依旧很清雅。

    宁舒面无表情,“什么时候下毒的?”

    “从你吃丹药开始。”柳长青淡淡地说道。

    也就是她还没有进入任务,柳长青就给沐霓裳下了********了,难怪进入这具身体各种不爽,把脉也是身体虚,本以为是丹药吃多了缘故,原来丹药里还有料。

    宁舒抿了抿嘴唇,排除了柳长青是任务者,那么任务者就是沐雪身体里的人了。

    宁舒之前一直都在想自己到底是怎样接触到诅咒载体,现在想想,沐雪也给她送了一盒丹药,应该是那个时候被诅咒的。

    不约而同对她下毒,不约而同用丹药。

    宁舒替自己点了一根蜡,她替沐霓裳把这些痛苦给受了。

    “现在给朕解药做什么?”宁舒朝柳长青问道,这不是多此一举。

    柳长青蹙了蹙眉头,“陛下,长青现在恨的不是你,而是长青自己,恨自己心不够狠,恨你那么伤害长青和皇太女,但是最后发现折磨的是自己。”

    宁舒:……

    我去,为毛要用********,用烈性的,一剂下来人就死翘翘,也免得自己后悔不是。

    人在仇恨的时候失去理智的时候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毁天灭地,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份恨意也会渐渐开始消失。

    所以现在的柳长青后悔了,要拿出解药救她?但是过不了几天她依旧死翘翘。

    “陛下,热水已经准备好了。”秋女官走进朝宁舒行了一个礼,又对柳长青行了一个礼。

    柳长青垂眸,宁舒淡淡地对柳长青说道:“凤后还是回去,最近都好好呆在凤栖宫不要出来,好好静思。”

    “长青知道了。”柳长青站了起来,转身就走了,玉佩和湘妃竹笛的碰撞发出了特别的声音。

    宁舒能说什么,感情的事情就是这么剪不断理还乱。

    “你去什么地方了,朕什么情况你不知道么?”宁舒朝秋女官说道,“凤后什么时辰过来的?”

    秋女官立刻跪下来请罪,“凤后是陛下刚睡下不久就过来了,凤后让奴婢准备热水,但是中途遇到点事情耽搁了。”

    宁舒揉了揉眉头,柳长青是故意支开秋女官的。

    宁舒直接下了旨意,将柳长青禁足一个月,免得他又出来闹事。

    被宁舒禁足了,柳长青没有说什么,他说出这些话,就没有打算有个好结果,无非就跟梦中一样,被打入冷宫,现在还只是禁足。

    凤后和皇太女都被禁足了,让气氛显得有些怪异,不断有大臣上奏解除皇太女和凤后的禁足。

    对于这些奏折,宁舒都是扔在一边没有理睬,爱咋样就咋样,这些东西威胁不了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