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9.第549章 逍遥女尊国17

    沐雪让宁舒废了她不过是以退为进而已,再有大臣给宁舒施压。

    宁舒看着这些人,嘲讽地说道:“是朕的女儿死了,你们这些人站着说话不腰疼,沐雪,你的妹妹因为你的缘故死了,难道就不愧疚?”

    沐雪头磕在地上,瓮声瓮气声音带着鼻音,“儿臣从来没有想过要害死四皇妹,儿臣不配做一个储君,求母皇废了儿臣。”

    “陛下三思。”大臣立刻叫了起来。

    宁舒神色疲惫,最后挥了挥手说道:“皇太女闭门思过,没有朕的旨意不可出太女府半步。”

    “儿臣叩谢母皇恩典。”沐雪头磕在地上。

    宁舒看着担架上沐瑶,“给皇四女准备棺椁。”

    宁舒走路都是踉跄的,如果不是秋女官扶着,宁舒只怕都栽在地上了。

    沐雪看着宁舒的背影,眼波深沉。

    回到寝宫,倒在榻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好半晌才说道:“用最快的速度将皇四女下葬了。”

    秋女官应了一声是。

    因为没有现成的棺椁,宁舒将沐霓裳的帝王棺椁给沐瑶,大臣本来想说这不合规矩礼仪,但是看宁舒通红着一双眼睛,眼神里充满了冷厉和戾气,不敢再说什么。

    这件事本来就是皇太女理亏,皇太女只是被禁足了,而皇四女却死了。

    现在他们冒出来替皇太女说话已经很危险,不敢再惹宁舒了。

    皇四女的尸身用最快的速度装入棺椁中,第二天就准备下葬了。

    外界只是说女皇陛下无法接受四皇女的死,只想快点让下葬,还有一个意图就是保护皇太女殿下。

    深夜,大殿里挂着白帆,带着微弱的油灯,豆大的火苗偶尔跳动一下。

    华丽的棺椁摆在中间,有种阴森的感觉,宁舒走进大殿里,费劲地推开了棺材,伸出手拍了拍沐瑶的脸,出声道:“喂,醒了。”

    沐瑶一脸苍白,身上穿着华丽的衣服,躺在棺椁里一动不动,宁舒没好气捏住了沐瑶的鼻子,开始的时候沐瑶还忍着,最后憋不住张开嘴吸气。

    “哎呦,我的头。”沐瑶艰难从棺材里爬起来,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母皇,儿臣的头好痛,怎么不给儿臣包扎一下。”

    “都死了还费这劲做什么?”宁舒挥了挥手,外面的暗卫走了进来,手中抱着是石头,将石头放进棺椁里。

    “把棺椁钉死了。”宁舒两个暗卫吩咐了一声。

    宁舒身体靠着大殿的柱子,看着不停摸后脑勺的沐瑶说道:“以后就好好跟元君过日子吧。”

    “他跟朕说,以后到皇陵去守灵,守着你的坟墓。”宁舒觉得现在的元君跟剧情里的元君不太一样了,现在的元君因为失节,受到的非议多,走到哪里都要面对别人异样的眼神,他心中就是有再多的雄心壮志也得焉。

    而且宁舒也看得出来,沐瑶的死对元君来说是一个打击,毕竟沐瑶是真心对待元君的,在元君人生绝望的时候,沐瑶对他不离不弃。

    后半辈子都打算在荒凉的皇陵度过,当一个守墓人。

    “谢谢母皇,儿臣知道了。”沐瑶笑着说道,“谢谢母皇为儿臣所做的一切。”

    “现在儿臣就要出去逍遥了,周游世界。”沐瑶说道,“儿臣跟着元君,还有儿臣真心爱的人,一起周游世界。”

    尼玛,真好命,好嫉妒啊,她好苦逼,马上命不久矣,还得每天操心。

    “明天就跟着出殡队伍出去,朕会派人保护你们的。”宁舒嘱咐了一句,“不要让人察觉你,做得到吗?”

    “儿臣能做到。”沐瑶拍了拍心口保证道,“一定不给母皇惹麻烦。”

    宁舒看暗卫将棺椁钉死了,拍了拍沐瑶的肩膀,转身就出了大殿。

    第二天,宁舒看着长长的出殡队伍出了皇宫,沐瑶混在出殡队伍中,沐瑶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高处的宁舒,想要挥挥手再见,但是考虑到这种场合,只能乖乖跟着队伍走了。

    看到沐瑶出宫了,宁舒松了一口气,坐上了轿辇回宫。

    一连好几天,宁舒都没有上朝,宁舒本来就不想上朝,现在找到理由了,因为失去了闺女太伤心了,不想上朝,谁让我上朝弄死谁。

    倒让宁舒苟延残喘的身体能够休息一下。

    让宁舒比较失望的是,这次的事情没能撸掉皇太女的储君之位,这种程度显然是不够的。

    而且大臣这么极力反对也是因为,沐瑶已经死了,没有必要为一个死人再搭上一个活人,死人是没有价值的,再说了活着的沐瑶也没有沐雪的身份贵重。

    沐雪被宁舒无限期禁足,柳长青也没有说什么,依旧给宁舒送补汤,然后握着宁舒难看的手,嘱咐她:“陛下,你需要调理身体。”

    宁舒:……

    反正宁舒是搞不懂柳长青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宁舒将晾了好久的沐晴捉到了跟前,沐晴的身上依旧穿着普通面料不是很好的衣服。

    看到宁舒的时候,沐晴的脸上带着警惕和怀疑,问道:“你找我做什么?”

    沐晴这段时间都小心翼翼的,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这个名义上的母亲到底想做什么,把她晾在一边了,现在她在冷宫都是小心翼翼的,总觉得这个人不安好心。

    宁舒看沐晴就跟浑身炸刺的刺猬一样,问道:“最近过的好吗?”

    沐晴:……

    沐晴现在的心情只能万头草泥马里形容,还问她过得好不好,明显就是讽刺,是嘲讽。

    这么玩.弄人。

    沐晴呲牙,“过得很好,非常好。”

    宁舒点了点头,拿了一份奏折,“过来读一下。”

    沐晴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拿起奏折读了起来,读完之后宁舒就问她解决的方法,沐晴直接说不知道。

    宁舒看了她一眼,拿有了一份奏折让她读,沐晴读完,宁舒就问:“如果是你,这件事你怎么处理,这个上奏的大臣到底是个什么心思。”

    “不知道。”沐晴直接说道。

    宁舒又拿出一本奏折,“再读。”

    沐晴算是看出来了,如果今天晚上不说出个解决方法,就会一直让她读奏折。

    老巫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