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6.第546章 逍遥女尊国14

    柳长青的意思让女孩跟着自己生活。

    但是女孩表情非常讽刺,拿开柳长青放在自己头上的手,“我才不要,你又是谁,这么多年我在冷宫过的,不需要你假好心,这宫里每个人都是敷衍趋势的,不用做出这幅假惺惺的样子对我好,心里想着怎么利用我。”

    柳长青蹙了蹙眉头,对女孩很包容,将石桌上的点心塞到女孩的怀里,“拿去吃吧。”

    女孩端着盘子,表情有些不自然,“是你给我的,我没有跟你要。”

    女孩一溜烟就跑不见了。

    柳长青看着女孩的背影,身上笼罩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悲凉,还有迷茫和挣扎。

    宁舒走回寝宫,躺在龙榻上动弹不得了,身上的衣服也被汗水打湿了,口中呕着血,顺着嘴角流到了脖颈,床单上都是鲜血。

    秋女官一边掉着眼泪一边替宁舒擦着嘴角,“陛下,要不要叫御医。”

    宁舒没有出声,感觉自己已经粉身碎骨了,凌迟处死也不过如此,宁舒亲自验证了史上最恶毒的诅咒。

    今天出去跑了一趟,宁舒觉得觉得自己的时日又少了,再过不久应该就要崩溃了。

    “陛下,把龙珠戴在身上吧。”秋女官朝宁舒,“仙人说了对身体好。”

    宁舒摇了摇头,说是龙珠,其实是高级位面能够修炼的精怪内丹而已,里面只是能量,并没有什么延年益寿的能力。

    如果宁舒练出了绝世武功的气劲,说不定能够吸收这些能量,但是如果现在把内丹吞了,说不定直接就被里面暴动的能量炸得粉碎。

    沐瑶进宫来见宁舒,宁舒只能从床上爬起来,让秋女官重新给自己上妆。

    沐瑶见到宁舒就问道:“母皇,儿臣什么时候才能离开。”

    宁舒有些艰难地说道:“朕还在计划,让一个皇女消失总得有一翻周折,为何这么着急?”

    沐瑶叹了一口气,表情有些无奈,她跟元君成亲了,但是元君总是在纠结自己失节的事情,就是她再三跟元君说自己真的一点不在意。

    沐瑶是真的不在意,在她那个世界,男人可是一点节操都没有,乱.搞的不要太多了,而且府里的下人也嘴碎,总说一些不好的话,现在的元君陷入了自我厌弃的地步了。

    现在的沐瑶就想带着元君和后院的男宠去游山玩水,走遍世界每个角落,以前没有机会环游世界,现在有皇帝老妈赞助,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宁舒喝了一杯水压下喉咙里冒起的血,才说道:“过不了多久,到时候你听朕的。”

    “谢谢母皇。”沐瑶很高兴,“母皇,你对儿臣真好。”

    沐瑶重重抱了一下宁舒,以示自己心中的激动,“母后……”

    宁舒:卧槽!!!!

    好痛啊。

    沐瑶一走,宁舒呕了一口血,麻痹的,吐着吐着就习惯了。

    深夜,宁舒派出了皇家暗卫将冷宫里的少女捉过来了。

    宁舒坐在椅子上,心中默念清心咒,好一会才睁开眼睛,看到少女被暗卫捂住了嘴。

    接触到宁舒的眼神,少女的眼神立刻变得愤恨了起来,直接咬向暗卫捂着自己的手,暗卫没有宁舒的命令,忍着手上的疼痛。

    宁舒挥了挥手让暗卫退下来了,暗卫松开了少女的嘴,少女的嘴唇上沾着鲜血,显然是把暗卫的手给咬破了。

    “从今天起,你就叫沐晴。”宁舒开口道。

    少女呲了呲牙,一口牙被鲜血染红了,神色讽刺,“请问女皇陛下现在是何意?”

    宁舒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连基本的礼仪都不知道吗?掌嘴。”

    秋女官走过去要掌嘴,但是被少女,不,现在名叫沐晴给推到地上了。

    秋女官跌倒在地上,沐晴站在不远处环胸挑衅地看着宁舒,神色很得意,就好像是胜过了宁舒一样。

    宁舒没有生气,只是皱了皱眉头,“在冷宫生活这么多年这么桀骜不驯,怎么没有被打死?”

    沐晴:……

    沐晴的脸色浮现出如狼一般的狠厉,“我不怕死,别人怕死,所以我活着。”

    宁舒哦了一声,原来全靠一股张牙舞爪的气势撑着。

    “你是高高在上的女皇,理会我这样卑贱的人做什么?”沐晴的脸上带着对宁舒的厌恶和痛恨,手握成拳头,身体都在微微颤抖,显然在极力压抑心中的情绪。

    宁舒喝了一杯茶,说道:“这是再跟朕发泄不满?”

    “并没有。”沐晴说道。

    “沐晴……”

    “我没有名字,我也不叫沐晴。”沐晴打断宁舒的话。

    宁舒很烦,说话本来就很累,这个丫头还咋咋呼呼的,宁舒直接叫暗卫进来,直接说道:“打一顿,别打死就行了。”

    沐晴瞪大了眼睛看着宁舒,神情震惊无比,愤恨又委屈,宁舒淡淡地说道:“虽然你是朕的孩子,但是说到底是陌生人,朕能主宰你的命运,你觉得朕亏欠你,但是你现在至少还活着,你皇女的身份能让别人有一丝的忌惮,不然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

    “打。”宁舒揉了揉额头,感觉喉咙腥甜,连续喝了两杯水。

    沐晴没有挣扎,蹲在地上抱着头,任由暗卫打在她的身上,沐晴紧紧咬着嘴唇,偶尔传出闷哼声。

    “行了。”宁舒开口道。

    宁舒看向沐晴,“现在能好好说话了吗?成熟一点,你这样发泄心中的愤恨,朕一点都不会在意,也不会愧疚。”

    沐晴看着宁舒,眼圈有些红,“难道你心中就不会对父君感到那么一丝愧疚吗?”

    “朕是帝王,所做的事情都是有原因的。”宁舒冷漠说道,“过去的事情,朕不会说什么,就算朕错了,也就这么错着。”

    沐晴之前都是桀骜不驯的样子,现在听到宁舒说这样的话,眼泪一下就下来了,“父君临死前都在念叨你,可是他的结局是被烂席一裹,你甚至都不知道他死了。”

    宁舒的头疼无比,神情都有些恍惚了,不停地在心中念清心咒,听到沐晴凄厉的指责,宁舒心里很烦躁。

    她的时间不多了,不想听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爱恨纠缠,哀怨滔天的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