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1.第541章 逍遥女尊国9

    宁舒心里非常疑惑另一个任务者是谁,在谁的身体里。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是诅咒,宁舒朝2333问道:“真的没有办法破解。”

    “木有,这个诅咒是一次性道具,但是被诅咒的人必死无疑,所以,你这个任务必定失败。”2333语气非常无奈,“不过幸好你之前兑换了护身符,这个护身符能抵一命。”

    尼玛,好不甘心。

    “我们离开这个任务世界吧。”2333朝宁舒说道,“反正中了诅咒的人不久之后就会死。”

    宁舒紧紧咬着嘴唇,问道:“怎么离开。”

    “当然是去死,自杀吧。”2333不甚在意地说道。

    尼玛,这么没出息的事情怎么可能做出来,她一死,沐雪作为储君就会登上皇位,还是男人登上皇位,这跟原本的剧情发展有什么区别?

    宁舒摇了摇头,就算是任务失败了,也要熬下去,让不知道是谁的任务者没有那么顺利完成任务,就算是要死也要做点事情。

    “我让你死是为你好,中了这个诅咒的人会很痛苦,每天每天都犹如万蚁钻心,碎骨之痛,可以说是活活痛死的,而且还呕血。”2333语气很是无奈。

    卧槽?!宁舒吓得差点跳起来,这么恶毒的道具宁舒还是第一见,而且还是用在她的身上。

    宁舒选择道具都是选择保护自己,增强自己实力的,还没有注意有这种道具。

    宁舒感觉喉咙有些腥甜,一股血涌上了,宁舒面带微笑地把血咽下去,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漱漱口,然后咕噜一声把嘴里的血水吞下去了。

    2333:“……”

    这是打落牙齿混血吞真实写照。

    “真不走?”2333问道,“这个会很痛很痛哦,非常痛,很少有人承受得住的,这是系统最恶毒的道具,木有之一,受诅咒的人都是自我了断。”

    宁舒:→_→

    本来就害怕,还这么渲染这个诅咒的恐怖。

    宁舒惴惴不安,但是想到这么窝囊灰溜溜跑了,简直没出息。

    忍着,本妹子可是十多年化疗的痛苦都忍受过来的人,再大的痛苦也能忍着。

    虽说宁舒已经有心里准备了,但是当天晚上就见识到了什么叫痛不欲生,五脏六腑就跟无数的细针再扎,痛得人都要断气了,而且好像有锤子将她身体的骨骼一寸一寸慢慢地有节奏地敲碎。

    不光如此,还拼命地呕血,有那么一瞬间,宁舒都想这么死去,就像身处炼狱一般,就算是宁舒之前准备了止痛药,但是没有一点用。

    这种诅咒好像更多地侵害的人神经,让人产生一种痛苦无比的感觉,要有多痛就有多痛,把人类极致的痛苦重叠起来。

    宁舒痛得在床上打滚,紧紧地要咬着被子,实在痛得不行了,宁舒就大把大把往嘴里塞解毒丹,这是一个类似于毒的诅咒,虽然吃解毒丹没有什么用处吗,但是宁舒只能自我催眠这个东西有用。

    “陛下,陛下啊。”龙榻边捧着痰盂的秋女官急得都哭了,“奴婢去找御医。”

    “回来。”宁舒气若游丝,“不要伸张。”

    叫御医有什么卵用,御医解不了,现在的宁舒就是在熬日子。

    “陛下。”秋女官看着痰盂里的血,神色惶恐无比。

    好在似乎身体承受住了这样的痛苦,宁舒勉强能够忍受这样的痛苦,让秋女官把床上染上血的传单都处理了,不要让人察觉。

    宁舒痛得身体都在颤抖,浑身的肌肉似乎失去了控制,僵硬无比,宁舒甚至不能抬起来手来。

    宁舒气息微弱地躺在床上,心中不停地默念清心咒,只希望清心咒能够消散一些心中扑面而来的绝望,痛恨还有迫切想要去死的心情。

    “宁舒,要不我们走吧,这才是第一波,以后只会越来越痛苦,反正这个任务都失败了,你这么熬着没有意义。”2333的声音在宁舒的脑海中响起。

    宁舒想要露出一个笑容,但是痛苦让她的脸狰狞无比,“不能这么白痛了。”

    “……唉。”2333只能叹口气,“回去之后记得兑换一个能够有抵御诅咒的光环,以后面对的任务会越来越复杂,同为任务者敌对也是正常的,就看各自的手段了。”

    宁舒吞下口中的血,以前她从来没有注意到有这种道具,看来以后没事就要多浏览系统商城。

    有保护人的道具就有害人的道具。

    宁舒念着清心咒,倒是迷迷糊糊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耳边响起了秋女官的声音,“陛下,您龙体不适,今儿个上不上朝。”

    宁舒睁开眼睛,整个身体都麻木了一般,艰难从床榻上下来了,坐在铜镜面前,往铜镜一看,宁舒差点被吓得摔了镜子,镜子里的人脸色惨白如纸,准确来说是青白青白的。

    “多给朕擦点胭脂。”宁舒的声音囫囵从喉咙里吐出来。

    一阵捣鼓,宁舒的脸色看着好看多了,看着没有那么渗人了。

    “端着水杯,朕会渴。“宁舒声音有些嘶哑地说道,随时随地可能呕血,把水杯带上还能漱漱口,不然说话满口都是红牙。

    秋女官点点头。

    宁舒走路的时候双腿都在颤抖,身体太痛了,宁舒走得很慢,还得装出一副雍容华贵的样子,但是裙摆下一双腿跟筛糠一样。

    坐在龙椅上的一瞬间,宁舒心里感叹,坐着好舒服啊。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秋女官立刻喊道,今天的声音格外尖锐,有种杜鹃啼血凄厉的感觉。

    沐瑶率先说道:“母皇,还有几天就是儿臣要成亲的日子了,母皇一定要来参加儿臣的婚礼,儿臣还得给你磕头呢。”

    宁舒刚想说话,喉咙就一热,艰难将血咽下去,朝秋女官招手,秋女官立刻端过身后宫人捧着的茶杯。

    宁舒咕噜咕噜一杯茶才对沐瑶说道:“到时候再看吧。”

    沐瑶倒也没有失望,知道自己母皇整天忙政事。

    “母皇,你的气色看着不是很好,身体不舒服吗?”一旁的皇太女沐雪朝宁舒问道。

    宁舒看着沐雪说道:“是有些不舒服,不过都是老毛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