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9.第539章 逍遥女尊国7

    宁舒坐在床上修炼,感觉没有什么效果,也许是这具身体资质太差,一时间不能修炼出什么成果。

    宁舒心里有些烦躁,说不出这股烦躁是从何而来,也许是因为身体太不舒服了,导致人的心情不好,再加上以前无往不利强身健体的绝世武功好像也不太管用。

    宁舒心里发狠,非要修炼出成果,这具身体总让她处于一种比较烦躁的状态。

    而且对丹药已经有瘾了,心里那股抓心挠肺的感觉就是想吃丹药。

    修炼好一阵子,还是没有什么成果,倒是出了一通有些浑浊发红的汗水,应该是潜藏在身体里的丹毒,汗珠里的红色应该是丹砂吧。

    舒舒服服洗了一个澡之后,倒是感觉神清气爽了不少,连混沌的脑子都清楚了不少。

    批阅了一会的奏折,宁舒打算出去逛逛,放松一下心情,缓解一下心中那股挥之不去烦躁的感觉。

    宁舒必须要保证冷静才能完成任务,有一个颗冷静的心才能注意到周围的环境变化。

    在御花园里逛了一会,遇到了一个在御花园里嬉戏的男妃,这个男妃姿态非常地妖娆,身上穿着薄纱一般的衣服,透过薄纱能看到胸膛两颗红艳艳的茱萸,虽然妖娆,但是一看就是男人。

    男妃看到宁舒,两眼珠子登时发亮,就像是蚂蚁看到了糖块,一下就扑了过来。

    男妃一靠近,宁舒就闻到了他身上的浓重的熏香,不着痕迹后退了两步。

    “陛下,您最近怎么都不来看乐,乐好想陛下。”男妃朝宁舒不满地说道。

    宁舒挑了挑眉头,“凤后没跟你们说吗?最近朕的身体有些不舒服,暂时不进后宫了。”

    叫乐的男妃撅了撅嘴,没有说话,看他这个样子,宁舒就知道凤后是跟这些男妃打了招呼的。

    柳长青一看就是有能力的男人,替原主把后宫看管得好好的。

    宁舒有些想不通沐霓裳怎么就把他打入冷宫,是因为皇太女的关系?

    沐霓裳应该对柳长青有情意的,为什么到死都没有去看柳长青一眼。

    “没事就在你宫里呆着,这么大的太阳会把你的皮肤晒伤的。”宁舒朝男妃说道。

    “真的吗?”男妃一摸自己的脸,朝宁舒行了一个礼就匆忙走了。

    身在后宫的男人都是以色侍人,对自己的容貌当然在乎。

    宁舒转悠了一圈,又转到了柳长青的凤栖殿前,正在考虑要不要进去的时候,就看到沐雪从里面走出来了。

    沐雪看到宁舒的时候,愣了一下,连忙走了过来,对宁舒行礼。

    宁舒看着沐雪,眼神闪了闪,说道:“皇太女这是来看凤后?”

    “是,儿臣来看看父后,现在准备走了。”沐雪恭敬地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宁舒的错觉,明明沐雪非常恭敬,但是宁舒就是感觉沐雪态度并不是那么恭敬。

    宁舒嗯了一声,沐雪说了一声告退就走了,宁舒看着沐雪的背影,真是越看越像个男人,女人的身姿柔软,走路不可避免会摆动着胯.部。

    但是沐雪却直挺挺地走着,宁舒猜测她估计绷紧了臀.部走路。

    宁舒看了一眼凤栖殿,不打算进去了,每次面对柳长青的时候都感觉有些尴尬。

    她毕竟不是沐霓裳,被柳长青看出什么来就不妥了。

    宁舒转身就走了,准备回自己的宫殿。

    回到宫殿,宁舒又派出了几个皇家暗卫,让他们观察一下皇二女沐梦和皇三女沐柔,看看这两个人能不能做女皇,实在不行就找年纪小一点,多做一些安排,确保江山稳定。

    反正宁舒是看出来了,沐霓裳的意思就是不能让男人篡夺了江山,还要保证江山在沐家的手中。

    这段时间,宁舒一直都没有放弃修炼绝世武功,但是都没有修炼出气劲。

    一般在现代灵气较少的位面,才不能修炼出气劲,在古代一般都能修炼出比较微弱的气劲,但是这具身体宁舒抽出很多时间修炼。

    但是依旧没有什么卵用,修炼的时候出一身的汗水,能排除出一点身体里的丹毒,但是对于宁舒来说是不够。

    而宁舒派出去观察沐雪的暗卫回来,将自己观察到的东西都告诉了宁舒。

    宁舒整理了一下暗卫说的东西,就是沐雪在自己府邸的都是穿黑色的衣服,从来不戴首饰,基本不让下人在身边伺候,而且也不进后院。

    胸前的隆起也被束缚起来了。

    这些宁舒百分百确定了沐雪的身体里是个男人,还是一个大男子主意比较严重的男人。

    真是越来越热闹了啊!

    不过沐雪也做了一件好事,就是把标点符号弄出来了,现在她看奏折轻松多了,处理起政事来轻松多了。

    现在宁舒要走的就是沐霓裳的原路,撸掉沐雪的储君之位,是不是沐霓裳发现了什么才冒着动摇国本的危险撸了沐雪的储君之位?

    发现沐雪的是身体里是个男人的灵魂?

    剧情并没有给宁舒多少又用的东西。

    总之,这个任务不简单。

    亏她之前还单纯地觉得这个任务简单。

    宁舒感觉自己的任务越来越难了,是自己运气背还是系统有意为之?

    宁舒不去后宫的这段时间,柳长青偶尔会给宁舒送一点补汤过来,表情淡淡地说让宁舒注意身体,就像是例行公事一样,让宁舒有些蛋疼。

    每次看到柳长青腰间的湘妃竹笛,宁舒就非常想知道这个笛子的来历,看柳长青好像很珍贵的样子,除了睡觉随身携带。

    宁舒心里抓心挠肺的,忍不住出声问道:“凤后,这笛子有什么意义吗?”

    柳长青取下腰间的笛子,朝宁舒说道:“这是长青自己动手做的笛子。”

    湘妃竹上点点斑驳的痕迹,就好像人的眼泪滴在上面,宁舒点头说道:“凤后的手艺不错。”

    柳长青抿了抿嘴唇,神色有些发沉,朝宁舒说了一句陛下记得喝汤,然后就走了。

    宁舒一脸懵逼,她说错了什么吗?怎么感觉柳长青生气了呢。

    难道她不该夸手艺好,该夸竹子好看?

    “陛下,你和凤后小的时候种了一丛湘妃竹。”旁边的秋女官忍不住说道。

    宁舒:(⊙0⊙)

    原来如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