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7.第537章 逍遥女尊国5

    宁舒觉得自己有必要找个理由不跟后宫这么多的男妃滚,尼玛,宁舒非常怕自己嗝屁在床上,这具身体是宁舒遇到最差的。

    “御医,朕的身体如何?”宁舒朝给自己把脉的御医问道。

    女御医把脉的手一抖,跪在地上说道:“陛下的身体需要修养,怒臣斗胆,陛下应该少吃丹药。”

    “修养身体包括什么?”宁舒挑眉看着御医,御医先是一愣,随即说道:“陛下应该禁.欲一段时间。”

    好吧,宁舒要的就是这个答案。

    御医走了,宁舒就打算修炼绝世武功,必须要把身体弄好了,这句身体很虚,总是虚汗。

    “陛下,今儿个是十五。”秋女官朝宁舒说道。

    所以?宁舒一下就明白了,十五应该到凤后的宫中,宁舒想了想还是去凤栖宫。

    沐霓裳每个月十五雷打不动都要去柳长青的宫中,宁舒也不好改变。

    摆驾到了凤栖宫,柳长青一身青色的衣衫,但是一只湘妃竹笛始终不离身,柳长青是一个非常有气质有魅力的男人,身上总是一股淡泊静谧的气质。

    看到柳长青,宁舒的心中又冒出了古怪的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破心而出一般。

    沐霓裳对柳长青的感觉怎么这么复杂,复杂到宁舒都有些分辨不出沐霓裳对柳长青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沐霓裳对自己的凤后肯定是有爱意的。

    柳长青是一个安静的人,在宁舒的面前也不多话,两人这么坐着怪尴尬的。

    宁舒咳嗽了一声,柳长青看向宁舒,开口说道:“陛下,要不长青给你吹笛子吧。”

    呃,宁舒摇了摇头,这么晚了,吹笛子扰民,“就寝吧。”

    柳长青的脸上闪过一丝细微的表情,走上前来替宁舒更衣,柳长青骨节分明的手指划过宁舒的脖子,让宁舒感觉一阵酥麻,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

    该不是要那啥吧,宁舒差点就控制不住想要柳长青推开,但是宁舒发觉柳长青的手有些细微地发抖,宁舒一下就镇定了,握住了柳长青的手,柳长青的手有些凉,就像是握在一块玉石上一样。

    “不用麻烦,御医说朕的需要修养。”宁舒说道。

    柳长青不着痕迹挣开了宁舒的手,朝宁舒露出了轻淡的笑容,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

    柳长青和宁舒躺在榻上,两人无言,就这么看着床顶,宁舒感觉跟长长毛刺一样,浑身都不舒服,开口道:“后宫的事情,多亏凤后操心,朕谢谢你。”

    柳长青沉默了一下,淡淡地说道:“这本是长青的职责。”

    然后两人又相顾无言了,气氛总有股淡淡的尴尬。

    宁舒:⊙︿⊙

    说话咋这么累呢?

    宁舒翻了一个身背对着柳长青。

    柳长青微微转过头来看着宁舒的背,眼波沉沉浮浮的,伸出手放在宁舒的腰间,淡淡地说道:“陛下,早点睡吧,明日还早朝。”

    宁舒:草,能不能别把手放人腰上,好刺挠。

    宁舒还在纠结的时候,柳长青已经收回了自己的手,然后翻了一个身,和宁舒背对背。

    这种情况还真是夫妻同床异梦呢。

    宁舒皱了皱眉头,柳长青这个凤后真的很奇怪。

    宁舒转过身来,伸出手抓了一把柳长青如墨的头发,然后清楚感觉到柳长青的身体一僵,一动不动的。

    果然有问题,宁舒收回了手,从床上坐起来了,朝柳长青说道:“朕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政事要处理,朕先走了。”

    柳长青握住了宁舒的手,他的手很凉,咋一握住宁舒的手,宁舒打了一个摆子,那种凉似乎侵入了心脏。

    “陛下,休息吧,现在已经是子时了,再过不久就该早朝了。”柳长青的声音清冷,说的是关心的话,但是语气似是有情又无情。

    宁舒紧紧皱着眉头,尼玛,心里暴躁了,尤其是面对这种的要死又不死,要活又没点劲的柳长青,宁舒的心中有股挥之不去的烦躁感。

    这应该是原主的情绪,宁舒在心里默念清心咒,压住这股烦躁的感觉。

    “好,睡觉。”宁舒躺了下下来,心里念着清心咒,念着念着倒是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耳边响起柳长青清冷的声音,“陛下,该出寝了。”

    宁舒一个激灵就醒了,感觉口干舌燥的,浑身燥热,心脏砰砰砰地跳得飞快,这具身体真的太虚了。

    宁舒看向柳长青,柳长青坐在窗口,手中拿着一本书,阳光照在他的身上,晕开了一层浅浅的光辉,连他身上清冷淡泊的气息都消散了不少。

    真是一个气质美男。

    柳长青放下书,朝宁舒走过来,拿起衣架上的衣服,对宁舒说道:“陛下,更衣吧。”

    宁舒张开手臂等着柳长青穿衣服,柳长青一靠近,宁舒就闻到他的身上带着淡雅的味道。

    宁舒觉得吧,沐霓裳心中一定稀罕这个柳长青。

    但是和柳长青短短相处间,没有感觉到柳长青对沐霓裳的爱意,也就说,柳长青的心中不爱沐霓裳?

    好烦,不管了,这后宫的男妃都跟她木有关系,懒得操心。

    柳长青替宁舒整理好了衣服,宁舒就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柳长青叫住她,宁舒转过身来看着柳长青,柳长青沉默了一下说道:“陛下注意身体,不要太操劳了。”

    宁舒一笑,点点头就走了。

    出了凤栖殿,宁舒没有着急去上朝,而是回到自己的宫里,咕噜咕噜灌了一茶壶水,太渴了,感觉自己都要脱水。

    宁舒替自己把了一下脉,这具身体被丹药掏空了。

    在凤栖殿,宁舒忍着口渴没有喝水,不知道为什么,宁舒面对柳长青的时候总是心里发毛,这种不喜欢说话,闷不作声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心中在想什么。

    要说柳长青深沉也不算深沉,他就好像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淡薄安静,管理着后宫,也不邀宠。

    宁努力回想剧情,想知道沐霓裳和柳长青的相处过程到底是怎么样。

    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沐霓裳固定每月十五都到柳长青的凤栖殿,两人有一女就是皇太女沐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