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第531章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33

    宁舒知道夏晓曼出去工作,一家三口就指望着夏晓曼吃饭,而楚萧然却什么都不做,不光是如此还酗酒,喝醉了就打人,但是夏晓曼还是无怨无悔的。

    宁舒整个人都斯巴达了,人生观又被刷新了,夏晓曼这是多大的承受能力才能过这样的日子,都这样还把楚萧然当个宝。

    斯德哥尔摩晚期了,没救了。

    感觉夏晓曼就是那种,就算是楚萧然奸了她妈,刚了他爸,就是家里的吉娃娃狗都不放过,依旧能够跟楚萧然happyend幸福在一起。

    徐文朗对夏晓曼好吧,好,相当好,但是夏晓曼却感觉不到爱情的心跳,反而楚萧然一直伤害她,她却觉得这是爱情,这丫的爱情观有问题。

    连基本的尊重和爱护都没有,这算是什么爱情,只要楚萧然稍微表现得好一点,夏晓曼就退步了,夏晓曼处于弱势的地位,而且是自己把自己放在弱势的地位上。

    宁舒只是让人接着关注他们,根本就不打算管他们,高高在上俯瞰着这两人在底层为了生存奔波和痛苦。

    剧情里虐来虐去最后幸福在一起,那是有金钱支撑着,现在没有了资本虐来虐去的,他们只会被生活虐来虐去的。

    宁舒没事就上法院打官司,也会抽空到处走走,到处看看,放松心情,偶尔听听楚萧然和夏晓曼之间的事情。

    好像现在楚萧然出了酗酒,还迷上了赌.博,想要靠赌.博发家致富,每次都把家里的钱拿走,那是夏晓曼幸幸苦苦给孩子挣的奶粉钱。

    开始偷钱的楚萧然还有些愧疚,跟夏晓曼说,我一定会赢回很多的钱,不想看到你这么幸苦巴拉巴拉巴拉的。

    夏晓曼没有啃声,只能自己加倍工作。

    夏晓曼不累吗?

    非常累,但是夏晓曼只想着身边有个依靠的人,哪怕是累一点,但是如果只有夏晓曼一个人,夏晓曼绝对撑不下去。

    夏晓曼是一个非常怕孤独的人,她没有独立的心理,楚萧然就是她的心理支柱,哪怕是现在的楚萧然再不堪,夏晓曼都怕楚萧然会离开自己。

    楚萧然不照顾家庭,不照顾孩子,整天就沉迷于赌博,想要靠着赌博赢很多钱,能让他回到过去。

    赌博这个东西从来都是无底洞,扔进去很多的钱也不见得能赢回很多的钱,输了钱的楚萧然只能从家里拿钱,拿了钱就没日没夜地赌。

    整个人变得非常暴躁,经常跟夏晓曼要钱,夏晓曼如果不给,就跟仇人一样暴打夏晓曼,还叫嚷着夏晓曼怎么不去卖。

    夏晓曼的心里受伤了,楚萧然让她去卖,让她去妓.女彻底伤害到了夏晓曼,但是她一反驳就被楚萧然一顿暴打。

    夏晓曼经常是旧伤未去,又添新伤,但是夏晓曼还是默默忍受着,因为她如果说一句反对的话就会迎来楚萧然的狂风暴雨。

    没有金钱和权势衬托的楚萧然更渣了,以前的渣有钱有颜值遮盖,任性一点也是很正常的。

    现在夏晓曼已经没有办法负担房租了,只能搬到那种小房子去住,一个月两三百块钱,但是只有一间房子,吃喝拉撒都在一个房间里。

    周围都是租房都是早出晚归的农民工。

    “老板,门口有一个叫夏晓曼的女人找你?”宁舒正在看文案,秘书走进来朝宁舒说道。

    宁舒挑了挑眉头,夏晓曼来找她做什么,夏晓曼从楚萧然入狱之后再也没有交集了,算起来已经差不多两年的时间。

    宁舒走到窗口,看到夏晓曼站在门口,身上穿着朴素耐脏的衣服,夏晓曼很瘦很瘦,让人看到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宁舒感觉自己的心里被什么东西拱了一下,流出了一股莫名的情绪,这应该是原主的情绪。

    “把她叫进来吧。”宁舒有些话还想要问问夏晓曼。

    秘书将夏晓曼带进来了,夏晓曼的神色有些拘谨,接触到宁舒的目光时候,飞快就低下头了。

    宁舒看到夏晓曼的眼圈乌青,显然是被楚萧然打的。

    “坐吧。”宁舒淡淡地说道,夏晓曼动作有些瑟缩地坐在沙发上。

    宁舒又问道:“想喝点什么?”

    “不用了,不用了。”夏晓曼连忙摆手,神色看着非常地慌张。

    残酷的生活将夏晓曼摧残成了胆小又卑微的女人。

    宁舒看到她的手很粗,还有一些小伤口,脚上穿的都是非常便宜的平底软胶鞋,以前的夏晓曼虽然单纯,但是拾掇自己还是很漂亮的,出门高跟鞋是不会落下的。

    繁重巨大的生活压力让夏晓曼没有钱也没有时间整理自己,当生存成为问题,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宁舒看着夏晓曼,她的皮肤变得粗糙了,皮肤也比之前黑了,但是嘴唇却是苍白的没有一点颜色,贫血且营养不良。

    甚至眉宇间带着一股黑气,夏晓曼的身体被严重透支,甚至可能英年早逝。

    宁舒觉得很心塞,女人为何不知多爱自己一点,为什么就离不了个男人,夏晓曼的种种行为让宁舒非常讨厌她,但是她自己却沉溺其中。

    夏晓曼见宁舒盯着自己看,只能低下头,手局促不安地捏着衣角,甚至来看宁舒的勇气都没有。

    这个男人身上穿着笔挺的西装,俊朗的外表,更是将她衬托入泥了,夏晓曼的心里万般滋味,浮躁无比

    “你这样值得吗?”宁舒问道,一个女人能把自己作践成这样。

    夏晓曼抬起头看了宁舒一眼,又低下头小声说道:“文朗哥,我回不去了。”

    因为无望了,索性省省力气都懒得挣扎一下?就这样过?

    现在的夏晓曼都才不到三十岁,但是她的面容看起来快要超过四十岁了,又黑又瘦,浑身上下都带着疲惫。

    正是一个女人大好时光,踩着美丽的高跟鞋去跟闺蜜逛街喝咖啡的时光。

    夏晓曼的悲惨人生完全是她自己造成的,或许她自己却并不觉得自己有多悲惨,跟自己爱的男人在一起,还有一个孩子,算是一个完美的家庭。

    宁舒本来想替徐文朗问问夏晓曼后不后悔,显然是是多此一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