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第530章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32

    宁舒一直都在关注楚萧然,知道他将唯一的别墅卖了,准备靠着这点钱重新开始,宁舒只能说有点天真了。

    楚萧然是在当局的面前挂了号的,在t市基本没有人敢跟楚萧然合作,就算是要合作,楚萧然有什么资本,就凭手中几百万的钱?

    现在的楚萧然不是商业巨擘了,其他公司都争先恐后来合作。

    人走茶凉,就是这么现实。

    但是楚萧然带着一股韧劲,似乎非要成功。

    宁舒觉得吧,楚萧然能这么上窜下跳都是因为手中有钱,如果没有这些钱,估计就蹦达不起来了。

    但是宁舒还没有出手,宁舒派出去监视楚萧然的人告诉宁舒,楚萧然已经找到了合作伙伴。

    这么快?!

    宁舒有些惊讶,难道楚萧然这是要崛起的节奏。

    但是很快那边传来消息,说是一个型新能源开发的项目,似乎非常有搞头,而且跟楚萧然合作的公司也很正规。

    宁舒派人去调查了一下,却发现是个皮包空头公司,连办公室都是租的,就挂着了一个公司的名字,看样子是盯上了楚萧然手中的钱。

    而且计划很周密,貌似楚萧然已经上勾了,双方已经够签了合同,而楚萧然也将一半的钱投入了进去。

    宁舒只是看着没有说话,也没有想过提醒楚萧然,一定是楚萧然出去寻找商机的时候,说漏嘴自己有钱,然后骗子才想出了这么一个方法。

    这才投入一半的钱,骗子会想方设法掏光楚萧然手中的钱。

    楚萧然好歹也是做生意的人,但是出狱以来,都处在一种非常急躁的状态,让他失去了基本的平静和理智,再加上骗子做的事情非常正规,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上网查都能查到这个公司。

    而且还在工商局注册了,楚萧然这才答应合作。

    宁舒就在旁边看着,就跟看大戏一样,楚萧然出狱之后艰难的情况自然有她的功劳,以她现在的社会地位,想要为难楚萧然简直太容易。

    现在她和楚萧然的情况完全反转了,冷眼看着楚萧然苦苦挣扎。

    主宰别人命运,高高在上的楚萧然肯定不会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很快骗子就通知楚萧然,说资金不够,要停止这个项目,而楚萧然之前投入的钱就打水漂了,楚萧然咬咬牙,孤注一掷将手中所有的钱都投入进去了。

    然而第二天,楚萧然面对的就是空空如也的公司了,那些技术人员也不见了,跑得一个不剩。

    楚萧然瞬间就反应过来了,自己被骗了,这一刻楚萧然身体一下就软了,似乎魂魄都要离开身体了。

    这笔钱就是楚萧然所有的希望,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甚至以后的生活都不能保障了,一家三口等着吃饭。

    也是楚萧然太贪心了,就想凭借着手中的钱大赚一笔,迫切想要翻身,当时只投入了一半的钱,如果能够立即止损,至少还有一半的钱在手中。

    现在的楚萧然可谓是万念俱灰,甚至一瞬间产生了死志,但是真的站在高楼上,从上往下看的时候,让人头晕目眩的,心里一下就胆怯了,再也没有了想死的勇气了。

    苦闷的楚萧然喝了个酩酊大醉,回到家里,耳边听着孩子的哭泣,心中的火山就爆发了,把一脸无辜什么都不知道的夏晓曼打了一顿。

    楚萧然要发泄心中的憋屈,下手很重,将夏晓曼打得鼻青脸肿的,鼻血糊了一脸。

    喝醉的楚萧然将暴虐的心情发泄在了夏晓曼的身上,夏晓曼只是默默忍着。

    第二天醒酒之后的楚萧然看到不堪入目的夏晓曼,一下跪在夏晓曼的面前乞求原谅,不停地对夏晓曼说读不起,对不起。

    他是因为心中太憋闷,努力想着要爬起来,给他们娘俩一个幸福的家庭。

    夏晓曼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狼狈的楚萧然,抱着楚萧然二话不说就原谅了楚萧然。

    没有了钱,楚萧然浑身都没劲,呆在家里那也不去,一天三顿饭都是夏晓曼送到他的面前。

    不修边幅,甚至连胡子都懒得刮,颓废无比,显然没有从被骗的打击中回过神来,现在的楚萧然身上再也找不到之前一点影子。

    楚萧然整天呆在家里什么都不做,但是需要开支啊,孩子的奶粉尿布钱,房租水电费,吃穿用度。

    夏晓曼本想伸手跟楚萧然要,但是想到楚萧然前段时间才被人骗了钱,跟他提钱就让楚萧然难受的。

    生存的压力都压在了夏晓曼的身上,从来没有参加过工作的夏晓曼要去工作赚钱。

    夏晓曼这种人根本就不适合工作,很多公司都不要夏晓曼,虽然夏晓曼有大学文凭,一方面是夏晓曼在t市也算是知名人物,因为她曾经是t市男神楚萧然的女朋友,二是夏晓曼总是一脸茫然和无措的样子,一看就是没有什么工作能力的样子。

    最后夏晓曼在一家小餐馆洗盘子,还笨手笨脚打碎了盘子,结工资的时候还要赔盘子钱,到手根本就没有多少钱。

    一天不停歇地洗盘子,腰都要断了,一双手被水泡得发皱,回到家里孩子嚎啕大哭,楚萧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都没有想过抱一下孩子。

    夏晓曼把孩子哄好了,又忙不停地做饭。

    一天下来,夏晓曼的脸都青了,睡觉的时候,腰都疼不能翻身了,孩子半夜闹的时候,还得起来哄孩子。

    都这样了,夏晓曼还是没有说楚萧然一句,第二天一早起来把早饭做好了,把孩子喂得饱饱的,尿片什么都换好了才出门,而楚萧然还在床上睡觉。

    而无所事事的楚萧然心中烦闷,于是借酒浇愁,开始酗酒,喝醉的楚萧然总是控制不住打夏晓曼。

    以前的楚萧然对夏晓曼是冷暴力,但是现在发展到了拳打脚踢的地步,从高处跌落下来挫败的楚萧然只能在夏晓曼身上找到存在感。

    酒醒之后的楚萧然就跟夏晓曼忏悔,一次次保证,指天发誓再也没有下一次了,但是喝醉的楚萧然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样的发泄是有瘾的,夏晓曼的一次次原谅让楚萧然肆无忌惮,甚至觉得理所应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