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第529章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31

    夏晓曼孩子是生了,但是完全不知道该如何照顾孩子,面对哇哇大哭的孩子,夏晓曼茫然又无措,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

    孩子不舒服她不知道,饿了尿了她也不清楚,孩子一哭她又心疼,心中太多的情绪堵着,夏晓曼也抱着孩子哭起来,空荡的别墅里回荡着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

    夏晓曼的一生没有经过什么大事,夏家也算是小康家庭,夏晓曼是天骄地宠长大的,还有徐文朗这个邻家哥哥宠着,什么事情都挡在她的面前。

    还没有出社会,被社会打磨,就被楚萧然巧取豪夺了,就算是楚萧然对她再不好,但是夏晓曼都没有为生存考虑过,整天纠结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现在生存的压力压在她的身上,还要养活一个孩子,身边没有依靠的人,夏晓曼的心就像是一颗心放在油锅里煎熬。

    夏晓曼抱着孩子到律师事务所去找宁舒,在t市,夏晓曼能想到只有宁舒,只有认识了十多年的文朗哥能帮她,但是到了律师所却被告知宁舒不在。

    宁舒在楼上站在窗口前,看到夏晓曼抱着孩子站在门口,夏晓曼瘦了很多,脸色苍白,一阵风都能把她吹倒。

    宁舒一看夏晓曼的脸色,就知道她气血亏虚,生了孩子没有好好养着,伤了身体,现在年轻还好,等到老了之后,一身的月子病。

    这么糟蹋自己也是没谁了。

    夏晓曼只能回去,最后还是律师事务所上了年纪的女员工看不过去了,给夏晓曼建议,让她去请一个能照顾孩子的月嫂。

    夏晓曼听有人能帮忙照顾孩子,心里一喜,但是随即心中一凉,请月嫂肯定会花费很多的钱,她的手中没有那么多钱。

    夏晓曼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要为钱操心,她以前的生活中,甚至没有金钱的概念,现在她却要为钱做打算,为了一点钱纠结半天。

    想到自己的孩子,夏晓曼最终还是咬咬牙请了一个月嫂,只是手中的钱更加紧张了,夏晓曼在心中盘算着还有什么之前的东西可以卖。

    有了月嫂帮忙照顾孩子,夏晓曼终于能喘口气了,然后天天就守在日历前,一天一天地划日子,等着楚萧然出狱的日子。

    宁舒也在等着楚萧然出狱的日子,呆在监狱里有什么意思,一天二十四小时有人看守,有吃有喝,无聊了还有一群人陪着玩耍,捡捡肥皂什么的。

    楚萧然出狱这一天,宁舒开车到监狱门口,到的时候夏晓曼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今天夏晓曼还打扮了一翻,一身白裙,但是就是太瘦了,看着没有以前好看了,身上带着一股挥之不去的疲惫。

    宁舒就在车里没有下车,看着陆陆续续有人从监狱大门出来了。

    楚萧然也出来了,夏晓曼捂着嘴噼里啪啦地掉眼泪,扑进了楚萧然的怀中。

    宁舒看着楚萧然,这和她记忆中的楚萧然完全不一样,现在的楚萧然彻底没有了尊贵傲然的气质了,退去了无数的光环,楚萧然就是一个普通的男人,甚至连一个普通男人都比不上。

    现在的楚萧然什么都没有了,还有案底在身,出了社会简直举步维艰。

    但是宁舒看楚萧然的眉宇间似乎很自信,宁舒撇了撇嘴,难道他还以为自己能爬起来,就算楚萧然想要爬起来,宁舒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看了一眼胜利会师的两个人,宁舒开车就走了。

    监狱大门前,楚萧然和夏晓曼还拥抱在一起,环抱着楚萧然的腰肢,夏晓曼的心中一下就踏实了,感觉自己有了依靠,似乎什么都不怕了,前面有人替她遮风挡雨了。

    回去别墅的路上,夏晓曼跟楚萧然说了这一年发生的事情,楚萧然有些动容,没有想到夏晓曼放弃跟家人走,留下来等他。

    楚萧然抱住了夏晓曼,说道:“我们结婚吧。”

    夏晓曼心里很惊喜,笑着流泪点头答应了,虽然没有鲜花和钻戒,但是这些东西夏晓曼不在乎,心里只有能跟心爱之人相守的欣喜和幸福,还有孩子,会是幸福的一家。

    回到别墅,楚萧然抱着自己的儿子,心中充满了希望,以他的能力很快又会回到巅峰时候,给夏晓曼和孩子一个幸福的人生。

    楚萧然想要东山再起就需要资本,但是楚萧然的资产都被当局收刮干净了。

    楚萧然决定卖掉这栋别墅,当初这栋别墅买的时候将近上千万,那个时候千万对于楚萧然来说就是毛毛雨雨,但是现在却是楚萧然手中唯一的资本了,东山再起的资本。

    别墅卖掉了之后,楚萧然和夏晓曼搬入了普通的小区房子,过着没房一族的生活,而且照顾孩子的月嫂也辞退了,照顾孩子的事情就落到了夏晓曼的身上。

    而楚萧然揣着卖房子的钱出去寻找商机了,但是通常一天下来都没有什么收获。

    楚萧然回到家里连口热饭都没得吃,没有月嫂在身边的夏晓曼照顾起孩子非常吃力,楚萧然回来了,让楚萧然照看一下孩子,然后去给做饭。

    夏晓曼之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做的东西可想而知,楚萧然吃了两口就不吃了,吃着不知道是面还是面糊的东西,住在逼仄的房子里,楚萧然的心中憋着一股气,晚上睡觉的时候,孩子总是不停的哭,楚萧然的心中烦闷得要死。

    “哭哭哭,嚎丧呢。”楚萧然从床上起来,到阳台上去抽烟。

    被楚萧然的声音吓到了,摇篮里的孩子哭得更加凶猛了,夏晓曼看到楚萧然生气了,心里一颤,连忙将孩子抱在怀里哄着。

    哪怕现在楚萧然落魄了,但是长久以来的威势,夏晓曼面对楚萧然还是无条件退让。

    楚萧然的心中很着急,非常焦急,他急切想要证明自己,想要重新站起来,以前在他眼中轻而易举的事情,一句话的事情现在却艰难万分。

    他甚至还没有说话,就被人跟轰出去了,难堪和恼怒让楚萧然想杀人,越是这样,楚萧然就越想回到以前,让这些瞧不起他的人后悔不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